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暴風雨中

 昨天是蘇力(Soulik)颱風襲捲臺灣的日子,想起好幾年前的某個颱風夜第一次嘗試寫了一點關於梅塔特隆和別西卜的故事片段,可是從沒寫完整過。這次就割肉去骨把些東西再用進來,寫出了這篇ww

暴龍小爪子的故事是從噗浪看到的某個小漫畫來的,出處在

poorlydrawndinosaurs.com - (and explosions) ww


至於爬滿蒼蠅和蛆蟲的爛豬頭,稍微知道別西卜的人應該都曉得是什麼哏吧。ww




暴風雨中


 
    這天晚上,雨下得特別大。
 
    有著褐金髮色的男子在桌前擱筆,疲倦地瞪視攤在眼前書寫到一半的內容,窗外風雨的呼嘯撞擊充斥著他的耳膜。
 
    風暴行進的速度十分緩慢,也許兩天,也許三天。雖然風雨的轟鳴聽來甚為可怖,他想,比起真正的風暴,此時此刻已足夠平靜。男子繼續寫下他必須書寫的內容,關於人類的事,萬物的事,這個世界的事;任何細節片段,它們發生的本質。龐然雨勢傾洩奏出的旋律,和間歇狂風怒號的尖鳴,遙遙呼應世間眾生紛雜的獨唱所交織成、衝突且和諧的矛盾合聲,匯聚為那構成宇宙偉大圖像的壯麗樂響。

 
    他凝神諦聽,默然觀察世界樹不可度量的巨大枝蔭間,那無數如花朵般璀璨綻放而又凋零褪去的生命脈動──悲淒的絕望,狂喜的極樂,冷然的淡漠,惡意的侵奪,卑劣的嘲諷──凡此種種,俱在觀察者與記錄者的筆間舞動,隨著筆尖倏忽如時光飛奔的躍動銘刻為永恆的記憶,將一切必朽保存在宇宙的無盡創造軌跡之中。萬物終將如被蛻下的舊皮那樣在大地上死去、被時間遺忘;但他們存在過的痕跡,會成為記錄者筆下的無數故事而被永久保留下來,閃耀著亙古寶石般的不朽光芒。
 
    窗外的雨下得更猛烈了。如果不是屋裡的狀態出現了變化,也許在這雨夜喧嘩的寂靜中,他將一直如此書寫下去。
 
    男子正寫著世上某一小角落正在發生的某個關於不公義主題的故事,本想鋪敘後續的發展,卻驀地停筆。在風雨交織的呼嘯中,他維持原本的姿勢,頭也不回地出聲道:「……你到現在才回來啊,未免也太晚了吧,別西卜。」
 
    原本屏著氣息躡手躡腳準備摸回房間、不想打擾到室友的蠅王全身一驚,動作僵在半空。他嘖了一聲,搔搔濕淋淋的凌亂黑髮,回辯道:「哎!你就不能專心好好寫你的每日紀錄嗎?我只是在街上多遛達一下而已啦……比起在家裡卻還在埋首工作的某某人,本魔王在外頭可是盡情的放鬆找樂子喔?」
 
    「當我專心進行記錄的時候,觀察的對象自然也包括你在內啊……」梅塔特隆的眼神譴責地掃向被雨點打得濕漉漉的窗面,又望向室友那身被淋得濕透的虎皮紋便服。別西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齁……你在瞎操心什麼?我也需要溫習一下以前的力量欸!這場暴風雨的能量正好是我需要的,不趁這時候出去吸收吸收多可惜!再說如果連這點風雨都應付不來,我還有什麼資格保留巴力西卜的舊招牌啊?」
 
    「就算那樣好了,」一條乾淨的大毛巾瞬間撲到蠅王臉上,「弄得全身濕應該先去浴室換掉衣服吧?要是感冒可就傷腦筋了。」天使長以說教的口吻說著,來到室友面前,隨手幫別西卜擦了擦亂髮上的水珠,「連地板也被你弄得滿地都是水漬,像樣嗎?」
 
    「我總得先回房間拿更換的衣服好嗎!」別西卜嘟噥道,「我可不想讓你寫下『又黑又粗的胖裸魔王別西卜光著屁股在屋子裡跑來跑去』這種蠢得要死的內容!」
 
    「的確是不行,」梅塔特隆顯出很認真思考的樣子,「至少也得加上『渾圓』或……『性感』?之類的形容詞才更精準吧……」
 
    蠅王隱在毛巾陰影下的臉龐瞬間漲紅,「我隨口說說而已不要認真想這個東西!」他粗聲吼道,搶過毛巾頭也不回的大步朝自己的房間衝去。其中有多少成分是因為生氣,多少是……害羞?他完全不想管也不想承認。
 
    天使長聳聳肩,淺笑著擱下書寫到一半的紙頁,到廚房幫室友準備暖身子的熱巧克力和棉花糖。
 
※  ※   ※   ※  
 
    深夜的雨勢沒有顯出減小的跡象,兀自在沉寂的夜色中發出瀑布般的轟然聲響。
 
    「今天想說的故事是什麼呢?」蠅王問,悠哉地啜了口熱騰騰的巧克力,用湯匙撈起一顆還沒溶解的棉花糖進嘴裡嚼著。
 
    梅塔特隆將記錄世界的書頁翻到其中一面,開始訴說他方才進行到一半、還沒寫下結局的故事。蠅王沉默地聽著,偶而插話問了兩三次事件的細節;他輕輕搖晃手上盛著巧克力的馬克杯,表情難以解讀。
 
    「結局是什麼?」他問。
 
    「你猜得到的──濫用權力的人不會有事,對抗權力的人會持續周旋下去──周而復始,永無終止。」天使長輕輕闔上書頁,將它擺到茶几上時,已經是一臺有著漆黑外殼的不起眼平板電腦。
 
    「你知道我想到什麼嗎?」別西卜道,他的眼神閃過一抹詭異的笑意,客廳的寂靜瞬間被密集低吟的蠅翅嗡嗡聲佔據,振動著空氣中瀰漫令人作噁的、肉類腐敗的惡臭,深沉而野蠻的惡意氣息。梅塔特隆面無表情地注視室友脖頸上頂著的那顆爬滿蒼蠅、蠕動著蛆蟲的腐爛豬頭,正咧著半開的嘴對他獰笑,似乎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天使長的視線直直看進那對腐臭混濁、卻張揚著瘋狂、恐懼和恐怖光芒的眼瞳。有那麼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來自蒼茫眾生本質深處、空洞如無底深淵般的悲哀與絕望。
巨大的陰影在放肆狂笑,也在不可遏止的痛哭。
 
    「的確是那樣。」他簡短道。
 
    下一秒,腐敗的豬頭和惡臭都消失無蹤,客廳依舊是悠閒而輕鬆的氛圍,空氣中仍飄散熱巧克力的甜柔香氣。
回復原本模樣的蠅王打了個哈欠,揉揉眼,「老問題,世界樹下沒有新鮮事。只要人類還是被困在這副肉做的臭殼子裡,他們的心智和靈魂就一直都是那種程度,幾千年過去了,我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樣的結果。要不是這宇宙自然律的主導,難講恐龍的演化會比這些哺乳動物更有看頭也說不一定。」
 
    「你也曉得,本質性的問題永遠無解,」梅塔特隆端起自己的巧克力喝著,眼神逐漸凝然望向前方。「人類和其他萬物如此……我們何嘗不是?儘管層級不同,我們和他們一樣,還是處在同一個框架之下。如果這
一切是原初者的意志所決定……那麼祂創造出這個世界……未免也太殘酷了。」和其他諸神相較,梅塔特隆在神界的資歷不算深;然而被雅威賦予記錄者的職掌,讓他得以深入觀察整個宇宙世事的流變遷移。那種置身事外──同時又參與其中的五味雜陳,有時仍不免衝擊他的心緒,令他獨自默思良久,以致於──
 
    「喂喂喂,不要老是講一講就自己發呆去了!」別西卜的聲音把他拉回來,「那堆宇宙級大道理什麼的,不用你幫那些人類傷腦筋啦!
那是他們自己該負責的問題,神也插不了手的。繼續吧,」他指了指茶几上的平板電腦,「我要聽下一個故事,既然你都把記錄器換成平板型態了,這次我想看影音版的。」
 
    ──常常還要被別西卜這樣喊回魂。天使長不禁揉了揉太陽穴,「你的要求還真多啊……」他嘆道,拿起那塊平板電腦。「
也好,換個話題。既然你剛才提到恐龍……那我就來說一個關於恐龍滅絕原因的故事吧!」
 
    蠅王瞪著他,「……不就是隕石撞地球導致氣候劇烈變化之類的?這有什麼好講啊?」
 
   「你認為所有的隕石都是無緣無故自己撞上地球的嗎?」梅塔特隆以非常神祕的意味深長口吻道:「這其中是有內幕的,說太多就會洩漏劇情……不過我可以先透露,恐龍滅絕的原因,」他一臉認真的說:「跟暴龍的小爪子有關。」
 
    「……蛤?暴龍的小爪子?」蠅王呆到半張了嘴,「真的假的?你在開玩笑?」
 
    「記錄者必須把他看到的一切事實如實的保存下來,怎麼可能說謊呢?不相信的話,自己親眼驗證吧!」天使長得意地將平板放回茶几上,按下影像播放鍵。
 
    他期待著能看到別西卜驚訝不已又樂在其中的滿足表情。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