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イチャイチャトーク

最近的故事都在不太成功地處理一些糾結很久的issue,整個就是怨念私心還是怨念私心的產物。So...不管了。

說起來很諷刺,這篇故事的題名來自某玩家在部落格上形容真・女神転生IMAGINE的某個副本過場動畫裡,梅塔特隆和伊西塔之間充滿敵意的對話。當初看到的時候第一反應是囧臉,接著哈哈大笑,不知怎的用イチャイチャトーク形容祂們只有超喜感的feel,後來就乾脆把它當作這故事的標題了。

這當然不是メガテン的同人,只是自創,裡面的世界觀和角色互動也都是照自己的喜好去決定的。
雖然任性,但這是我理解祂們的方式,反正太認真也沒好處,不如就隨心所欲亂玩吧。()


這篇算是上一個故事Yahweh... And His Asherah的後續,一樣是亂七八糟的故事,就這樣。

雖然亂七八糟,但說實在的,這兩篇寫完以後心情超好的。不然怎麼辦,我也只有自high的份XD 






イチャイチャトーク


 
    黃昏在異常襖熱的天空膨脹,吐出殘留著陽光餘火的數朵霞雲,無濟於事的遮掩一日將盡的曖昧暖意。不久,當夜晚降臨大地,清冷的微風會重新編織冬末的氣息,驅逐初春僭越的意圖,釋放已顯得和緩的寒意。在同時映照夕陽和淺靛暮色的天穹交界,屬於薄暮時分的晚星高懸其中,綻放慵懶但冷冽的光芒,宣示即將到來的夜與黑暗。

    伊西塔撥了撥膨鬆如蔓草的秀麗金髮,整理身上的休閒便裝,輕哼著從某個情人枕邊學來的柔和小調,沿著鋪石磚的人行道散步閒逛,準備迎接這一整夜的清閒時刻。


     說是清閒時刻,畢竟伊西塔今天很果決的回絕掉所有情人的邀約──包括讓她既愛且恨的前夫塔穆茲在內。偶而她懷念往昔的時候,會主動聯絡塔穆茲,求他與她共度良宵,然後在第二天早晨以輕易的厭倦和舊恨毫不客氣地離他而去──她最近一直忙於處理人類愈加開放隨意的情愛法則,加上藉著部分崇尚女神信仰的人類支持,即便崇拜者數量不多,漸增的待辦事務也讓她忙碌得想喘口氣,寧可推卻情人們主動獻上來的殷勤邀請,圖個暫時的清靜。

    金星女神慢悠悠地走在點起昏黃路燈的街道上,四周是夜間商店營業的招牌燈,將初晚點綴成一片熱鬧的氣息。她漫無目的地隨意晃蕩,現在應該是思考晚餐該如何解決的時候,不過一時間也沒想到合適的選擇。猶豫了片刻,伊西塔決定去超市買點食材回家自己煮,順便做些宵夜點心,好留給她那晚班結束歸來的小房客。莫‧索保目前在文具賣場的給薪不算太好,但還說得過去;至少那是她頗樂在其中的工作,比起數個月前剛來到這座諸神之城的徬徨無助,這來自布里亞特的凶鳥姑娘現在顯得有自信多了。想到這裡,伊西塔不禁滿意地自顧自點了點頭,繼續漫步著拐向通往超市的街角。

    由於已是下班時間,超市裡採買的人並不少。女神推著小購物車在貨架之間穿梭,擠過停在走道旁的其他購物車,來到生鮮肉品區。她舉目張望,從擺放各色肉品的冷藏開放櫃中尋找想要的食材。巡了一遍後,伊西塔向冷藏櫃後方的備料區招招手,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穿著圍裙的巨魔走了過來。「需要什麼嗎,女士?」他問。

    「你們今天沒有供應羊頭嗎?」女神問,這間超市的肉品區平常都會擺著一堆剝皮乾淨、用保鮮膜包裝妥當的生羊頭──而且還是沒去腦的。莫‧索保喜歡吃清煮過的羊腦,再加一點香料,足夠讓她開心上一整天──可惜現在卻沒羊頭可買。不死心的伊西塔決定問個究竟。

    巨魔晃了晃他巨大的腦袋,「有噢,只是下午的時候就賣完了──」他看著女神失望的表情,趕緊把接下來的話說完:「──所以我們又緊急叫貨,剛剛才到噢。現在正在整理,等一下就會上冷藏櫃了。請耐心等候噢。」

    「太好了,幸好還買得到。」伊西塔放心地鬆口氣,又問:「大概多久?」
    「嗯……五到十分鐘吧,」巨魔說,開始轉身走回備料區,「妳要不要先去別區挑好要買的再回來看看呢?」

    女神聳聳肩,「也好,我去轉一圈再過來。」才剛準備推著購物車離開,就聽到身邊一個熟悉的男人嗓音揚聲問道:「請問……羊頭賣完了嗎?」

    伊西塔轉頭,很快答道:「店員說再等個五到十分鐘吧,等他們上架。」她一臉興味地挑眉看著那同樣推著購物車、還帶著公事包的男人,會在這裡遇到他還真是意外。「……我不曉得你也喜歡吃羊頭呢,梅塔特隆。」她的笑容裡有著挑逗的好奇心。

    「嗨,伊西塔,」天使長招呼道,似乎對這樣的偶遇一點都不感到驚訝。「不是我喜歡吃,」他聳聳肩,「別西卜想嘗試阿薩謝勒前幾天給他的烤羊頭食譜,所以我來這裡買今天晚餐的材料。」說著,梅塔特隆的視線望向肉品區,「沒想到居然沒現貨啊……」

    「晚點就會有了,不然我們先到別區挑東西再回來看看?」女神推著購物車往調味料區走去。天使長點點頭,跟在她身邊往同方向前進。

    「其實我本來也沒特別喜歡羊頭,」伊西塔從貨架上拿了兩個牌子的乾燥羅勒,邊比價錢邊道:「只是我的房客愛吃腦,她最喜歡的除了人腦以外──」瞥見梅塔特隆略一揚眉,她笑了笑,「就是羊腦了。況且羊頭其他部分的肉也滿好吃的,偶而想到就會來買一顆回去煮湯,美味得很。」

    「我聽夏馬修提過妳收留那女孩的事,」天庭書記回想著,同時放了一罐胡椒粉進自己的購物車。「她剛來這裡的第一天晚上,就差點被車站附近遊蕩的男夢魔侵犯吧?真是危險……」他問:「不曉得那孩子現在適應的情況如何?」

    「哈,我哥跟你說的?」伊西塔推著車繼續往前走,「好得很,她在市中心一間文具賣場連鎖店當店員,在那裡也認識幾個不錯的朋友。」她張望著尋找蔬果區的冷藏櫃,邊調整行進方向。「莫‧索保打算等錢存多一點,就要搬出去和同事一起在外面合租公寓。目前一切算滿順利的,不過……」女神停下車子,略皺眉,「有些事還是……」梅塔特隆等著她接下去,伊西塔卻只搖頭,道:「哎,算了,沒什麼好提的。」

    天使長想了下,問道:「該不會是有關感情方面的問題吧?」

    金星女神驚奇道:「噢,我以為你對這類事沒什麼敏感度的,沒想到抓得還真準。」

    「……我該把這句話當成恭維嗎?」梅塔特隆非常不以為然地瞥了伊西塔一眼,「既然那孩子是個莫‧索保,以年齡來說又是少女,這應該也不難推測吧。」他疑惑地接道:「這部分是妳的強項,但是聽妳的語氣,似乎沒那麼簡單的樣子?」

    他們現在在蔬果區挑選東西,看到新上架的新鮮草莓,兩人都不約而同地被吸引得挑了兩大盒。「她遇到的狀況不只是關於體驗愛的事情……」伊西塔嘆口氣,「我認為她還有點自我認同的困擾。」

    「那是青少年的常態,或許妳比較不那麼熟悉處理這方面的問題。」聽到這裡,天使長稍微能夠理解女神的顧慮。

    伊西塔沉吟著,「另外一點……」她道,這次頗嚴肅地看著眼前的男性友人──即使大部分神祇多少會訝異於他們的這一層關係──「她跟你一樣,過去曾經是人類。就是那個早逝女孩的靈魂,讓她困惑於對情愛體驗的障礙──是出自於內心沒能充分發展的渴望呢?或者只是她還在人類時期的殘餘執著?目前為止,我的觀察是,她不太能夠弄清楚自己對感情的需求是什麼。」女神攤手,「畢竟我不是人類,在這方面沒那麼容易使得上力,你有什麼看法?」

    「這樣啊……」梅塔特隆手上還抓著準備放進購物車的青蔥,邊認真地思考。「……的確不是那麼簡單的狀況。」

    女神抽走天使長手中的蔥,直接幫他放到車籃裡。梅塔特隆拿著蔥出神的樣子實在太詭異,讓她看不下去。「你曾經歷過……」她不確定的比了個手勢,「類似的感覺嗎?」

    他沉默片刻,最後道:「當初雅威留了很多時間讓我做好準備,與其說這當中是否存在本質的認同斷層,不如更像是蛻變前後的成長吧。我在那時遇到的狀況呢,」天庭書記嘆了口氣,「……比較屬於管理方面的,還有……一些定位問題。」

    伊西塔知道梅塔特隆指的是什麼,她輕輕點頭。「聽起來,你還是能認同那個曾經是凡人以諾的自己吧?」

    「只要你能夠接受身為凡俗的過往,將它視為自己的一部分,不管你曾經是什麼……那並不構成什麼問題。」他笑了笑,「即使我是雅威的天使,在諸神之中發展出新的關係,有自己所屬的位置,我也不會忘記或否認身為人類的那段記憶。」

    金星女神瞇眼,「唔……問題就在,那孩子顯然無法坦然面對她的人類過往。不管是下意識地忘記……或者有意地逃避否認,她連給自己個名字都不肯……或許這也是影響到她在情感方面困擾的因素之一。」

    「……可能在她還是人類的時候,曾經發生過很大打擊的事吧。這恐怕需要時間慢慢來了。」天庭書記推測道,女神的神情表示了同意。「哎,我一直沒再過問,怕影響她的情緒。希望等哪一天時機對了,那孩子會願意釋出讓我幫她的訊息,暫且也只能順其自然吧。」

     他們轉回肉品區,各自拿了一顆新鮮羊頭,往結帳櫃檯移動。一直到結帳後出了超市,兩人都沒再說什麼。

    天色已完全暗了,涼颼颼的夜風吹過街頭,卻絲毫不減人們逛街用餐的興致。幾隻霜雪精乘著冷風一路嘻嘻呵呵追鬧著橫過馬路,往遠處掛著彩亮招牌燈的冰淇淋店衝去。一對乾闥婆和阿普薩拉斯夫婦站在某間印度餐廳前,為了要不要進去吃飯而爭論不休;門口接待的侍者早已放棄遊說,一臉不耐地托腮等著他們吵出個結果。對街轉角,摩伊萊三女神興致勃勃的相繼擠進一家占卜店,顯然想藉機玩弄占卜師一番,嘲笑他或她意圖預測命運的鱉腳把戲。單卡拉比獨自在廣場的噴水池邊焦躁地飄來飄去,一邊不時瞪著廣場立鐘的時間──不知什麼原因,佛涅斯大概又遲到了。伊西塔和梅塔特隆各自提著一顆羊頭和其他食物,並肩走在往他們公寓所在住宅區的路上。再過兩個街區,他們就要分手回到自己的住處。

    女神表情凝重地晃著手上的購物袋,似乎思考了很久,才終於決定提起這個話題:「……聽說,你去過遺忘之境……見過亞舍拉了?」

    「……對。」天使長微微頷首。儘管幾乎不著痕跡,伊西塔還是察覺出他神情中隱藏的複雜和不自在。「她不願離開那裡,」梅塔特隆輕聲嘆氣,「……至少目前為止是如此。」

    「……她還沒準備好吧,或許雅威也是。」女神憮然道:「……我和其他姊妹們一直很想念她。千年歲月流逝,改變了一切──包括我們──過往留下的痕跡卻還是那麼鮮明殘酷。」她看向沉默以對的天使長,「你們過去的確做得過分,但我提這事不是要算舊帳,我只是想知道……」她長吁一聲,其中充滿慨嘆,「她現在過得好嗎?」

    「……當我找到她的時候,她的狀況並不好。」梅塔特隆垂下視線,「……雖然還算有完整的自我,但完全陷在仇恨和痛苦的瘋狂裡。」或許伊西塔已經打聽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他還是把當時在遺忘之境發生的事情詳細向她述說了一遍。

    女神悲傷地微笑,既無奈,又感到寬心。「我該找時間去看她的,就算我們的姊姊和母親很堅強……也不應該獨自面對那個孤寂可怕的境地。」

    天使長嚴正地搖頭,「那裡不安全,妳不能貿──」接續的話語突地哽在喉裡,他自己都不只一次獨自在遺忘之境冒著威脅性命的危險處理那些棘手的事了,甚至別西卜也用同樣的話關切過他,再這樣要求別人……顯得非常站不住腳。梅塔特隆的視線心虛地避開伊西塔不以為然的眼神,對自己下意識的雙重標準無言以對。

    金星女神挑眉,顯出老派的氣勢。「拜託,我可是曾經在冥界徹徹底底的死過一次。你呢,還只是差一點就死透透而已。論經驗,我還比你資深得多了。」雖然伊西塔也清楚,比起梅塔特隆,她在遺忘之境面臨的風險可能更高。當年,伊西塔同樣無法倖免地成為那一波鬥爭中被攻擊的對象,還因而促成魔王亞斯她錄的誕生;或許是幸運吧,伊西塔的自我夠頑強到沒有被雅威的信奉者們扭曲成另一個存在,即使他們宣稱她是惡魔亞斯她錄──那也算是從她的名號之中衍生出來的獨立個體,並未徹底改變她的本質。甚至反諷的──因為亞斯她錄與她之間這層關係的存在,伊西塔多少得以不致於落到像亞舍拉的下場那樣,永久地被世界遺忘。

    只可惡這老愛喔呵呵笑的傻棍兒從來不肯認我當媽媽。女神滿心不痛快地想著。她無奈地吁口氣,「……好吧,諒解和悔悟的雙腿重如鉛,向來就是最晚才到的。果然一切的坑坑洞洞最後還是只能留給時間解決……我再斟酌看看吧。」伊西塔不經意注視著自己曾經拚了命將他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天使長,她仍清楚記得當她為了注入療癒力量,而毫不猶豫吻上他的唇時,在其中嘗到的生命幾近燃盡的冰冷,無從形容的沉重痛苦。而現在……

    「……如果妳真的很想親自去見亞舍拉,」梅塔特隆道,似乎沒注意到伊西塔回望神情裡的微妙變化。他緩慢地說出後續的話語,彷彿很吃力似的。「……我想我應該能陪妳一起去,這樣會比較安全。只是……」天使長那副努力和什麼掙扎奮戰的模樣逗得金星女神直想笑,但她還是盡量維持矜持地耐心等著。

    「……這算是私人事務,」他嘆氣,垂下雙肩,「……總之,我會想辦法和解釋……」

    伊西塔終於再也忍不住,停下腳步放聲大笑。笑聲響亮得引來了街上幾個路人的好奇目光,但她才不在乎。「梅塔特隆!不要那麼急著收好人卡,你這無趣的傢伙!」一番鼓起勇氣的好意卻被潑了冷水,他不禁也跟著止步,慍怒地回瞪。然而女神只是繼續笑著,慢慢靠近天使長身邊。「噢,別生氣,我可沒說要拒絕你的好意……」她放下購物袋,擦去眼角被狂笑擠出的一點淚水,「你真的太一板一眼了,可是……偏偏也就是這點……才讓人很難討厭……。」

    她這樣說道,也不管梅塔特隆手上還提著袋子,直接整個人狠狠抱了上去。

    「……等、等等!伊西塔!妳……!」天庭書記震驚得全身一僵,他從來沒想過對方居然會做這種事,然而女神沒有絲毫鬆手的意思。目睹這一幕的路人有幾個尷尬地趕緊匆匆低頭走過,一兩個則忍不住鼓譟地吹起了口哨。梅塔特隆決定無視他們,免得被毫無防備的難為情亂了已經無措的心緒。

    雖然以前也被別西卜這樣在大街上抱過,但這次的對象可是……天使長沉默半晌,深深吸了口氣,最後索性也鬆手讓袋子跌到地上……然後環出雙臂輕柔地擁住她。

    他沒說什麼。

    「就讓我對你任性一次吧……」她喃喃道,臉龐深深埋在他懷裡,她擁抱的力道更緊了。「我們對彼此都有不能接受的地方,能到這種程度,該知足感恩了。可是……可是……」她閉上雙眼,凝神諦聽梅塔特隆胸中那平穩的生命之火的搏動,如此令人安心。溫暖穩重的身體裡有平靜的淡然,也有節制著力量的情感,和缺乏強烈自我的被動。但這是天使長身為更高存在之代理者與容器的本性,伊西塔無從評判,就如同她自己那不願受拘束的本性一樣。

    這種類型的男性神靈畢竟和金星女神喜好的交往模式格格不入,她也無法只甘於傾心於單一特定對象──但不表示她不能在此時此刻盡情傾注她所能奉獻的激情與私心。伊西塔滿足地深深嘆氣,沉浸在這片刻的澎湃之情中,直到天庭書記輕輕鬆手,溫和地將她推離他的懷抱。

    「改變終究有極限存在,」梅塔特隆輕聲道,語氣像是在宣讀某份官方聲明。伊西塔皺眉,然而很快就接受了他的意思。「我的本質裡有一部分仍不允許像妳那樣,能夠輕易地跨越界線……」天使長止聲,或許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別西卜的關係,「……太遠。」他不甚確定的聳肩。

    女神開心地笑了,其中絲毫沒有嫉妒的意味。「欸……那隻老蒼蠅也為你改變了很多啊。不只我們在一直都在調整方向,其他神祇也是,包括雅威在內。」她感嘆地了一聲,「你不曉得當我意識到祂讓舍基納成為祂的自我中重要的另一半時,我有多驚訝和不能置信……一開始,我甚至覺得這只是個差勁做作的虛偽表現。」

    「祂的陽性主導特質一向強大,而雅威絕不吝惜於把事情做絕。」梅塔特隆淡然道,「這麼說妳必定會感到不快,但就是因為這一點──祂才能達到現在的這個地位。舍基納的存在……還有接受與其他諸神維持外交往來、容許我和其他同僚們這樣自由選擇交友關係……」他輕笑,目光飄向依稀點綴著星辰的夜空,「……已經是祂目前為止所能做出的最大調整了。」

    伊西塔雙臂抱胸,冷笑道:「噢,你服侍的那位到現在還是滿討厭我的,」想起剛才大膽舉動的過程中,沒有任何從梅塔特隆體內迸現的反彈能量,她的笑容又多了得逞的挑釁。「……但顯然沒以前那麼討厭了。慢慢來是不錯,不過……有時候也得大膽試試。」

    「看在妳曾經救了我一命的份上,」天使長幫女神拾起落在地上的購物袋,交到她手裡。提起那久遠的往事,這次他的神情除了慣常的感激外,竟有著極其罕見的一絲,對自己上司的壞心的得意。「雅威絕不可能像過去那樣否認妳的,那有違祂的原則。我會和祂談談關於帶妳去探訪亞舍拉的事,如果順利的話,我會通知妳,到時候我們再私下約時間確認細節。」

    「……嗯,那就麻煩你了,」伊西塔點點頭,又道:「謝謝你……」天庭書記拿起自己的袋子,向她投以確認的眼神。女神的目光一時間竟顯得羞怯,「……做的這些事……包括……」她的視線別了開來,「……願意……接受這樣的我。」

    梅塔特隆簡直懷疑自己聽錯了,他一臉不解,甚至懷著些許擔慮端詳著她。「怎麼了?這跟平常的妳完全不一樣。」天使長困惑地皺眉,接著又苦笑。「這句話也是我該說的啊,彼此彼此,當初如果不是妳出手……」他嚴肅道:「我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裡幫妳那些事的。」

    不知怎的,伊西塔終於對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惱羞。是啊,這太不像她了,為什麼就這樣輕易地感性柔情起來?個性強烈的她,平常都讓大膽外放的性情主導,誰也不敢惹毛她,這次卻……。女神歪歪嘴,何況還是對個感情敏感度超低的傻天使……?呸,那算什麼告白?別傻了!伊西塔趕緊拚命把那突兀的情緒趕開。

    「好啦,算我多心了。」她表現得若無其事的揮揮手,臨別道:「下次有空,跟別西卜一起來我家坐坐吧。如果你們還能接受羊頭料理的話,我就來烤個鹽烤羊頭招待你們,順便把我家那小姑娘介紹給你們彼此認識認識。」

    「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回去問他看看。」梅塔特隆點頭,很乾脆地接受了邀請,「就看妳想端出什麼拿手好菜讓我們大開眼界了。」他拎著提袋轉身離開,這時伊西塔想到了一樣新菜色,於是提高聲量叫住他。

    她看著天使長回望的身影,道:「我剛剛還想到一樣不錯的菜,不曉得你覺得如何──」女神停頓,繼續接道:「……雞蛇仔蛋配蔥薑怎麼樣?那道很好──」

    天庭書記的表情瞬間充滿不能置信的驚恐,伊西塔不禁詫異的眨了眨眼。「不謝謝!羊頭就好了!就算連腦髓帶眼睛也沒關係,就是不要雞蛇仔蛋!先這樣吧,改天再見!」說完,他迅速轉身往前走遠,速度是不可思議的快。

    「噢……」女神愣愣地停在原地,隨後噗哧笑了開來。她哼著另一首有著熱情旋律的曲子,小跑跳步地朝通往自家公寓的那條小巷而去。

    雖然,若是自己在乎的對象,就不應該還故意踩對方的雷。不過呢……伊西塔壞心地偷笑,沒辦法,看到總是一臉淡定的梅塔特隆也會有反應那麼大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想到這裡,女神多少有種扳回一城的快感──即使她真的也的確無法對天使長做出那麼過分的事。

    伊西塔邊哼著歌邊掏出手機查通訊錄,準備決定好明天晚上要到哪個情人的家裡去享受被寵愛的快感與激情。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