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9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辦公時刻

 「哦別西卜大人!抱歉我沒注意到您在後面。」夏克斯尷尬的別開臉退到一邊,他的鸛鳥嘴剛才不偏不倚直戳蠅王的巨大肚腹。

 

    別西卜沒搭理他,逕自朝路西法的辦公室門口張望了下,接著道:「路西法不在?」

 

    「公出,今天不進來了。」格莫瑞在一旁輕啜手中的咖啡,「您沒看到我這個當秘書的現在很清閒?」

 

    「妳現在清閒,我可不。」蠅王沒好氣地捲了捲爪中握著的文件,「我有好幾樣東西要在這週結束前搞定,這傢伙竟然連一聲都不吭就跑出去?」

 

    「他沒有義務要讓其他人知道他什麼時候公出,」格莫瑞意味深長地瞟了蠅王一眼,「就好像您也沒有必要跟我們報告您每天的行蹤一樣。」

 

    「除非這些待辦事項可以不經過路西法就直接決行,」別西卜那巨大如紅燈籠般的複眼冷冷瞪著她,「不然我才沒興趣管他一天幾小時待在這見鬼的辦公室裡。」

 

    女公爵笑了笑,接過別西卜手上的文件開始翻閱,「這個等到下週執行也來得及,讓對方自己去想辦法趕進度……這個還需要送去人事部門核章,現在就算給路西法簽也沒用;還有這個案子的經費概算結構請再調整一下,負責寫的傢伙是誰呀這麼狀況外……」她一邊細細叨唸一邊翻到最後一份文件,完全不去看別西卜厭煩但同時也開始不安的神情。

 

    「……這個完全不需要給路西法看過,也不用讓他簽。」格莫瑞把那份文件塞回蠅王的爪中,「您以往從來都沒用過假單的,就算多請幾天也不礙事。如果這樣也要正式流程的話,您想累死我?」

 

    「我當然知道我們這裡的規矩沒有那麼要求,」別西卜不耐應道:「但就是以前從來沒請過,哪裡知道這回要不要?」

 

    「不用,完全不用。」格莫瑞把還要修改的文件再塞給蠅王,抱著剩下的文件走去放在路西法的辦公桌上又走回來,「您盡管請您的假吧,我會幫您跟路西法轉達的,這事兒很容易。」

 

    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被無視的夏克斯注視著別西卜彷彿滿意地離去的背影,忍不住向格莫瑞問道:「為什麼這一次他這麼在意請假的事情?」身為地獄的統領,路西法仍然很隨意地讓別西卜、阿薩瀉勒幾位高階主管擁有自行其是的權力。除非真有重大決策,不然他們很少會親自找路西法請示或商榷。

 

    「沒什麼好意外的,」格莫瑞繼續喝著咖啡,「我前兩天就聽尼斯洛說,別西卜上星期還特別問他訂票劃位、預約飯店諸如此類的旅遊細節,應該是特別規劃的度假行程吧。」

 

    「喔,是要跟他的哪個相好出去過幾天甜蜜假期?」夏克斯也幫自己沖了杯咖啡,他的嚼舌根習慣再次發動。「誰都知道別西卜跟好幾個女人有一腿,這次輪到誰?伊西塔?絲卡蒂?阿娜特?還是莉莉絲?」

 

    格莫瑞用一副「你竟然還搞不清楚」的眼神掃了他一眼,淡淡開口道:「你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他八成只是想拖雅威的書記出去輕鬆個幾天,有什麼好八卦的?」

 

   「哈,是嗎。沒想到別西卜大人也會如此善解人意,我竟然都不知道呢。」想到蠅王平常對下屬總是趾高氣昂的討厭樣子,掠奪侯忍不住話中帶刺。

 

   

    「那是因為你沒聽說雅威那邊的辦公文化是怎麼回事,」女公爵聳聳肩,「加百列常常跟我抱怨她一個月內難得有兩週能夠準時回家的。比起那邊來,我們這裡算好的了。」

 

    「是啊是啊,一個案子被上頭悠悠閒閒的拖到執行死線才跟我吼說辦事不力,或者本來審核過的東西到臨頭又說要重新評估結果整個砍掉重練,要不就是作案子派了個完全沒經驗的菜鳥給我當拖油瓶,我真是該知足感動得痛哭流涕了。」

    「這種事情啊,」格莫瑞瞟了自己的老同事一眼,「是需要經驗跟一點自知之明的。可惜你的話一向不可靠,自找苦吃的結果想幫你都沒辦法。」

 

    夏克斯撇撇嘴,把手上的企劃案遞給格莫瑞,「幫我把這玩意交到路西法桌上吧,我還有事情要忙呢。」

 

    「可以啊,但是在這之前,你得先把昨天從我桌上摸走的百貨禮券還回來,我就幫你順順利利的搞定這個案子,夠厚道了吧?」女公爵笑咪咪地看著他。

 

    夏克斯忍不住又嘖了一聲,身為路西法的秘書,她果然是塊不能踢到的大鐵板。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