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2

  

    梅塔特隆闔上手中的《律法書》,將椅子轉向他那橫躺在沙發上、仍然生著悶氣的室友:「所以要跟我一起調查襲擊事件的人是你?」

 

    「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別西卜咕噥道。

 

    窗外下著初夏的細雨,微暖潮濕的夜風從敞開的窗戶吹入,在他們裝潢得典雅舒適的公寓空間裡緩緩流動著。這樣宜人的夜晚,卻有揮之不去的苦差事糾纏不休,如此反差只讓蠅王感到更加惱怒。

    「我也是很臨時才被通知接手這件事情,」天使長道,若有所思地凝視《律法書》燙金優雅字體的封面。「雖然你可能會很難接受,但我認為路西法的判斷是正確的。」

 

    「那傢伙是想拖我下水才私下說服雅威讓你來接這件事吧!不要好心幫他說話了。」蠅王沒好氣道。

    「關於那件事,確實來得有點突然。」梅塔特隆道,「不過我剛才指的是從海爾海姆開始調查的部分。」

 

    「就說別再幫你那心機重的前同事說話了,」別西卜忍不住絕望地捂住他的巨大複眼,心想為什麼梅塔特隆今天這麼難溝通。「他跟雅威八成只是想打發我們兩個去那鬼地方幹什麼他們不想碰或是見不得人的苦差事!與其到那見鬼的死人國追一個不可靠的線索,為什麼不直接先找出襲擊者下次可能出現的地點,想辦法逮到肇事者再說啊!」

 

    「很顯然,你沒有仔細看過尼斯洛針對這系列事情寫的調查書。」天使長嘆了口氣,「至於這個差事為什麼會落到我們頭上,我知道你很介意,但這點稍後再來討論。」他起身走去餐廳,回來時手上多了兩罐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啤酒。「我先把我目前知道和注意到的部分告訴你,」他將其中一罐啤酒遞給蠅王,「中間你有什麼意見或想法,就直接說出來吧。」

 

    別西卜一聲不吭接過啤酒,扯開拉環就先灌了一大口,他承認道:「我是沒仔細看。你說吧,我聽著。」

 

    「首先是這五起襲擊事件的共通點,」梅塔特隆拿起別西卜丟在他桌上的那疊調查文件,「時間點都在晚上,而且幾乎都在半夜。」

 

    蠅王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表示這不安分的鬼東西是隻夜行生物,說不定還是見光死。」

 

    「這是其一,另外依據這幾個地區居民的說法,他們都是晚上在家的時候,聽到外面有某種巨大生物爬行的聲音、破壞東西的聲音還有嘶吼聲。隔天早上查看,他們的建物有被破壞的跡象,甚至有巨大的咬痕。卻沒有留下任何足以辨識的腳印或爪痕,周圍也找不到任何符合的生物活動痕跡,就像那生物是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一樣。」

 

    「擁有自行隱藏形跡的能力?還是說這傢伙根本沒有實體存在?沒有人直接目擊到那東西的模樣嗎?」別西卜問。

 

    「或許是湊巧,」天使長答道,翻到文件記載著目擊證言的那一頁。「只有在第一次襲擊事件發生的時候,那裡唯一一個當地居民有實際與牠面對面接觸的經驗。但說是面對面……他也並沒有看清對方的模樣,畢竟時間點在晚上。而且,」他頓了頓,「據當事人的說法,雖然可以感覺到那東西確實的存在感,但是周圍好像有一層無法穿透的黑暗包圍一樣,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一層無法穿透的黑暗?」別西卜忍不住問道,「目擊證人是怎樣的身分?那時候他沒有帶任何照明設備在身上嗎?」

 

    「一個住在吉歐爾河畔小村落裡的矮人工匠,他是在跟客戶驗收交貨完夜歸的時候,距離他的住所還有約半小時腳程的路上遇到的。據他親口所說,那時他身上帶的提燈對那東西根本照不出任何輪廓,彷彿光線直接被某種有生命的黑暗給吸收似的。也因為那次遭遇似乎對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驚嚇,在尼斯洛做過那次查訪後沒多久,那名工匠就搬走了。」

 

    「喔,所以又是一個黑暗屬性的怪物囉?」別西卜調侃道,「既邪惡又恐怖,接下來還要變成大魔王毀滅世界。這年頭真是沒什麼新鮮事可玩啊。我們還有什麼?」

 

    梅塔特隆以一種帶有譴責意味的眼神瞥了他室友一眼。「型態聽起來老掉牙,不表示牠的背景很單純。接下來我要告訴你另一個同樣來自那座村落居民的證言,」他拿起筆在那頁文件的某一行畫上底線,將它遞到蠅王面前。別西卜接過讀了半晌,握著空啤酒罐的爪子捏了又放,放了又捏。最後他終於忍不住咒罵一聲:「真是見鬼了。」

 

    「雖然我還不清楚吉歐爾橋那一帶的地形結構,」梅塔特隆道,「但現在可以確定的事情是,那東西確實是從吉歐爾橋的另一邊,也就是海爾海姆那裡過來的。這表示我們非得親自到那裡跟海爾見上一面,談一談這件事情不可。」

 

    「你說得倒簡單,」別西卜冷哼一聲,將捏扁的啤酒罐隨手拋進書桌旁的垃圾桶。「去跟那個晚娘面孔的死人國女王泡茶聊天,她就會自動把那隻暗黑怪物牽出來給我們打包帶走?路西法和你老闆顯然知道這背後有什麼有趣的內幕,卻把調查的苦工丟給我們處理,也不多透露點訊息出來,當我們吃飽太閒嗎?」

 

    天使長微微皺眉,問:「除了你之前所講的部分,路西法沒有再跟你提到其他的事情嗎?」

 

    「他只叫我先看仔細這份見鬼的文件,」蠅王不滿道,「其他什麼都沒說。當然,我懶得管這調查報告裡有什麼特別的。反正大方向曉得了,剩下就再說。」

 

    「是嗎……」梅塔特隆沉吟了一會兒,最後道:「總之,誠如路西法所說的,既然已經有情報指出這和海爾海姆脫不了關係,那麼也真的很難找到比我跟你更適合的人去斡旋這件事了。」

 

    「是啊是啊,多少人有能耐走進死之女王的地盤再全身而退走出來的?」蠅王繼續牢騷,「最好我們在海爾海姆真的有辦法挖出個什麼寶來,不然這真是個不划算的差事。」

 

    「相信我,」天使長拉開啤酒罐的拉環,「我並不會比你更想去那裡。但我認為那裡一定有什麼關鍵是我們不能漏掉的。換個角度想,這算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共同執行公事吧?」

 

   「當然,這點我倒不討厭。」別西卜哼道,他決定再去冰箱拿兩罐啤酒。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