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3

 

    早在世界誕生之前,死亡的搖籃就已經編織妥當,沉默地躺在宇宙底層的最深處。等待每一個走到盡頭的生命,迎接他們投入黑暗而無聲的最終歸屬。即使貴為神明,終有一日也必須走上這條通往冥府的道路。

   

    尼菲爾海姆,霧之鄉,靜謐得令人窒息的沉默長年籠罩著這塊日光不曾探觸之地。通往海爾所統治國度的吉歐爾橋矗立在瀰漫著濕冷霧氣的闃暗中,水晶橋身與鑲嵌的黃金隱約閃著微光。橋中央,蹲坐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茉德古德輕輕撥弄她及肩的紅髮,眺望遠方色調黯沉的山脈輪廓。她自久遠以前便派駐在此服侍冥府女王海爾,洛奇的女兒,他們統治死者的高貴族人。她喜歡站在橋口迎接亡魂的感覺,倒不是因為樂於看著他們來到此地時臉上所浮現的徬徨或痛苦的神情,而是守橋本來就是她很樂在其中的一件事。雖然她偶而會認為,那不過是自身巨人族血統的天性使然──但能夠擔任冥府女王的門衛,是個難得且高尚的殊榮,誰不會因此感到榮幸呢。

 

    年輕的女巨人很快就注意到有些微陌生的氣息逐漸從吉歐爾河的對岸浮現,她不由得皺眉,因為這次的來訪者似乎非比尋常,與以往飄盪至此的死者亡魂完全不同。這樣的感覺以前也發生過,但是那次並沒有像現在這樣,空氣中隱約充斥一種不是很讓人舒服的威壓感。茉德古德站了起來,等待來客的現身。

 

    隨著腳步聲漸趨清晰,對岸濃稠的霧氣中也逐漸隱現兩個高大的身影。說是高大,看來跟她自己似乎差不了多少。女巨人大步向前一跨,高聲問道:「不要再前進了,你們是誰,任何想通過吉歐爾橋的人,報上名來!」

 

    對方瞬時停在原地,一片短暫靜默後,一個低沉粗啞的嗓音以帶有些許戲謔的口吻開口道:「喔小姐,請妳看清楚,我們不是死人。」

 

    「我當然知道你們不是死人,」茉德古德說,「但是也從來沒有活人在他們還沒死的時候就先趕著來這裡報到。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請先讓我們走到可以看見彼此的距離好嗎?這裡的霧氣太重了。」另一個聲音說道,語調溫和而謹慎。

 

    她思考片刻,接著道:「你們過來吧,但是最好不要打歪主意,這橋是我的地盤,別想玩花樣。」

 

    茉德古德聽到剛才那個粗啞嗓音的傢伙似乎嘀咕了些什麼,但顯然被他的同伴勸阻了。接著他們的身影隨著腳步聲終於完全出現在她眼前。

 

    她仔細端詳面前的兩個陌生人,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她最先注意到那隻巨型蒼蠅兩個燈籠般的血紅複眼,尖銳的口器不懷好意地翕動著;三對巨爪比起運魂鷲的爪子都還要強而有力,浮現著骷髏圖案的半透明巨翅聳立在身後。儘管肥胖的肚腹讓他看起來有種可笑的不協調感,卻也令人毛骨悚然。茉德古德猜想他就是那個聲音粗啞說話又不客氣的傢伙。

    至於他的同伴,茉德古德只能說又是另一個詭異與前所未見的形貌。雖然從對方身後那對巨大銀白的翅膀來推測,他應該是一位天使;但如果有天使看起來活像個銀白色金屬雕像,眼瞳是兩道映射著碧綠冷光的光鏡,臉龐如精雕的面具那樣細緻而毫無表情,那麼她還真是第一次見識到。儘管如此,她倒覺得那褐金的髮色與他蒼白的臉孔十分搭調。

 

    為什麼這樣一對看來如此對比強烈又極不協調的組合,會突然造訪海爾海姆,女神海爾的領地?

   

    女巨人揚了揚眉,「很好,兩位先生,我們現在都把對方看得清清楚楚了。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蒼蠅王別西卜,地獄七君之一。」巨型蒼蠅以一種不怎麼客氣的眼神瞪著她,粗啞的嗓音如此答道。

 

    彷如雕像般的天使朝她欠了欠身,流暢的動作出乎茉德古德意料之外。「神靈雅威的書記和所有天使的統領者,梅塔特隆。請問閣下如何稱呼?」

 

    「茉德古德,海爾海姆的守門人。」女巨人答道,她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打量了下,「你們來到冥府女王的領地,有什麼要事嗎?」

 

    「我們有一件事想親自向海爾請教。」

 

    「為了什麼事要親自去見她?」

 

    「為了向她確認一個最近在這附近出沒的不明生物的消息,牠已經連續襲擊了五個村莊。」梅塔特隆道,「我們想要向海爾請教,她是否曉得任何關於這隻生物的情報。妳知道橋的對岸有座小村子吧?在來這裡的路上,我們向那裡的居民確認過了,他們認為那東西似乎是從妳所看守的這座橋走出去的。」

 

    「如果真有誰從這裡經過,」茉德古德不以為然地說:「我怎麼可能不曉得呢?也不可能就這樣放他出去。除非經過海爾許可,沒有任何人能夠走出海爾海姆的領域。除非──」她微皺眉,似乎在思考什麼。

 

    「除非什麼?」別西卜問。

 

    「搞不好,你們要找的是住在更底層的那些傢伙們。」女巨人跺了跺腳,整座橋因而微微顫動。「世界樹的其中一條主根就在這底下,」她伸手指向橋下黑不見底的深淵,隱約可聽見河水微弱的吼聲。「當然啦,那裡其實是一整大片分不清上下左右的樹根窩,住了很多條龍啊巨蛇什麼的,也許牠們其中有一隻厭倦只吃死人和樹根了吧?」

 

    「妳的意思是,可能是世界樹根底下的其中一隻巨龍爬出地底,襲擊了村莊?」

 

    「老實說,我不知道。」茉德古德聳聳肩,「但那些大蟲不在海爾的管轄範圍內,你們應該也很清楚,她只管死人。如果其中有一隻是直接游過吉歐爾河跑出去的話,不能說沒有這個可能。但是,」她咧嘴一笑,「我想不出牠們之中哪一隻有這個能耐可以直接渡河的,不說河水冰得凍死人,河床上還布滿了刀刃。」

 

    「我們要怎麼走才能到達妳說的那個底層區域?」梅塔特隆問。

 

    她的臉上浮現一絲詭譎微笑:「就是這裡,海爾宮殿的後院有一條小路,沿著走,就可以一直走到吉歐爾河河畔;再沿著吉歐爾河的上游繼續走,你可以找到赫瓦格密爾泉的源頭,那裡就是那些大蟲的老窩。但前提是,」女巨人的深褐瞳孔盯著他們,「你們有辦法說服海爾女王同意讓你們到那裡去。」

 

    「而且還肯放我們活著回來?」蠅王接著冷笑道。

 

    「那不是我管得著的事了,」茉德古德斜倚橋邊,讓出一條路來。「你們已經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認為有什麼理由不讓你們過去。」她雙臂抱胸,嘴角掛著似笑非笑的笑容,「雖然一個幹守門的好像沒有立場這麼說,但我還是要勸兩位考慮清楚。這一去呢,說不定就沒機會再回頭了。」

 

   天使長看著她,淡然道:「該調查的事情,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查個清楚。」

 

   「放心吧姑娘,我們不會太為難妳家主子的。」別西卜輕蔑地哼了一聲。

 

    「倒是頂乾脆的,」女巨人道,語調不帶任何威脅或嚇阻。「過了這座橋,直接沿著這條路過去吧,盡頭就是海爾女王的宮殿。她已經在等著你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