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4

 

    「這裡真他見鬼的讓人不舒服,」別西卜抱怨道,他的低沉嗓音在偌大闃暗的寂靜中激起一陣詭異的回聲。「相較起來,海爾海姆簡直比地獄的廁所都還不如。」

 

    過橋以後,舉目所見的景象仍然跟吉歐爾河對岸的地形沒什麼兩樣,遠處一樣是顏色灰敗的山脈,高聳尖銳的輪廓撐著晦暗的天空。乾涸泥路兩邊偶而點綴幾棵乾枯的死樹,然而更多則是光禿的小丘,凌亂散落不規則的碎石。

    但是空氣中明顯充滿了一股窒人的氣息,似乎不只凝滯著自天地出生以來便積聚在此的極寒之氣,還混合了千百年來無數死者肉體的腐敗味道,陰沉地充斥於海爾統治的冥府國度。

 

    「我們可能還要在這裡待上很長一段時間,」梅塔特隆道,他的身軀在昏暗的天色中隱約散發著微光。「暫時也只能先忍耐著了。」

 

    蠅王聳聳肩,問:「剛才那個看門女孩說的,你有什麼看法?」

 

    「我不認為襲擊村莊的會是她所說的那種巨龍,那樣並沒有辦法解釋無形的黑暗和不留下任何生物的痕跡。」

 

   「單就地緣關係呢,」別西卜振了振翅膀,甩去因濕氣而沾上的細小水珠。「那東西就算不是啃食樹根和屍體的巨蛇,也可能同樣是棲息在尼菲爾海姆底層的某種存在。以一個當地人的立場,那女孩的推測是合理的──當然前提是她真的對此一無所知。」

 

    「在沒有實際調查過之前,什麼事情都不能完全肯定。」梅塔特隆搖搖頭。

 

    「說到這個,」別西卜問:「你之前曾經問過我,路西法有沒有跟我提到關於襲擊事件的其他細節這件事,為什麼你會這麼問?」

 

   梅塔特隆的碧綠眼瞳盯著他的室友,彷彿在考慮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最後,他終於開口道:「當初雅威要求我配合調查這件事的時候,他特別交代了一個指示。」

 

    「什麼樣的指示?」別西卜感覺到這其中有些蹊蹺。

 

    天使長正要繼續接下去,卻突然沉默了下來。別西卜正在感到奇怪時,梅塔特隆對他悄聲道:「有人在這附近。」

 

    別西卜霎時警覺的四處張望,但一時間什麼也感覺不到。直到他將視線轉回道路前方,才發現不遠處的路中央,似乎佇立著一個東西。

 

    那東西不知從何時開始便停留在路中間,乍看之下如同一團模糊的霧氣般令人難以察覺。那團霧氣逐漸自空氣中不斷凝聚、形體也逐漸清晰起來。那團形體的上半部分首先浮現出一張輪廓蒼白的臉龐,兩眼的位置彷彿是一片空洞,無神地望向他們。接著臉孔以下的部分也漸次顯現出來,身體的部分看來僅僅只是一團顏色稍微濃厚的霧氣。

 

    「恭候兩位已久,」那張臉孔細薄的嘴唇翕動著,聲音像谷地裡嘆息的風。「海爾女王派我來為您們帶路,她正在宮殿正廳裡恭候兩位光臨。」

 

    蠅王和天使長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別西卜對那東西點點頭,「帶路吧。」

 

    那具幽靈般的形體對他們欠了欠身,轉頭便沿著路飄行前進。抬眼望去,一望無際散布著起伏矮丘的平原盡頭,矗立著一座高大而森冷的建物,映襯著遠方地勢猙獰的高聳山岳,使得那座建物儼然更加可畏。

 

    接下來前往海爾宮殿的路途上,他們彼此沒有再交談過一句話。然而別西卜心裡一直思量著梅塔特隆方才沒能跟他說出來的事,愈來愈懷疑路西法和雅威指派他們去海爾海姆的真正動機到底是什麼。他甚至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照路西法的建議,詳細把所有的調查資料都讀過一遍。

 

    別西卜決定非得把握他們獨處的時間將這件事問出來不可。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