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5

 

    從遠處望去,冥府女王的居所看來就像海爾海姆舉目可見的山脈一樣,地勢險惡而難以欺近。然而一旦親臨城下,便會發現其外形乃是人工精心雕琢過的結果。即使建造此城的工匠所使用的建材簡直令人發寒,也依舊無損於它的華美工藝與建築設計。

 

    「這算是就地取材嗎?」別西卜細細打量那一整排以刷洗得乾淨的骷髏頭所裝飾的底層外牆,不禁嘆道:「我們的辦公大樓都沒做得這麼講究。」

    梅塔特隆只是微微皺眉,沒有說什麼。

 

    那具只有臉孔的幽靈領著他們走過以粗重巨石所鋪設的寬大走道,來到高聳的正門前。它伸出一團手的形狀的霧氣,看似握住以青銅蛇口銜住的沉重門環,輕輕扣了兩聲,回聲迴響於濕冷的空氣中。

 

    隨著低沉帶著粗嘎呻吟的拖行聲,巨大的兩道門扇逐漸開啟,從漸寬的門縫另一頭瞬間吹來一陣陰冷的寒風,混雜了霉味、聚積已久的溼氣和腐敗肉體的氣味迎面而來。蠅王忍不住振了振翅,天使長修長的衣袍則被吹得翻飛起來。

 

    「這邊請。」那具幽靈般的形體低聲道,往門後的黑暗走去。

 

    他們穿過僅僅透著細微光線的寬廣前廊,最後來到正廳的大門口。只有臉孔的幽靈再度向別西卜與梅塔特隆行了個禮,隨後便無聲地消失。

 

    「你老闆交代的事到底是什麼?」蠅王抓緊這個空檔問道。

 

    「我們現在追查的這件事,不能讓外來者有可趁之機。」梅塔特隆靜靜說道,視線並未從正廳門口移開。

 

    「外來者?」別西卜想了下,突然接道:「難不成你是指──?」

 

    「到此為止,現在不是談這件事的時候。」畢竟在人家的正廳門口竊竊私語不是件合於禮數的事,在這當口討論下去只會沒完沒了。別西卜聳聳肩,和他的任務夥伴兼室友一同步入大殿正廳。

 

    他們發現自己身在一處極其廣袤的空間之中,兩旁豎立好幾根以深黑石材砌成的柱子,每根石柱上端都點著一支火把,柱子後面的區域則全部籠罩在一層模糊的黑暗裡,看不清整個正廳的布局結構。大殿另一端遙遠盡頭的牆上也點了好幾支火把,搖曳不定的光線下映照出一個端坐著的高聳身影。

 

    「啊,恭候已久,雅威的御使和路西法的副統領。」那具高大的形體出聲道,低啞的嗓音冰冷而平板。「承蒙兩位造訪這破敗的不潔之地,冥府女王海爾,洛奇之女,在此謹向兩位致上最高歡迎之意。」

 

    身為洛奇與安格波塔的後代,海爾和她的族人一樣,身軀高大而魁梧;然而她一身深黑的膚色和身上滿布的細碎裂紋,使她看來彷如一尊被遺忘了長久歲月的巨石像。半身以下全被凍在混雜了石塊殘渣和泥水的寒冰裡,將她與端坐著的王座嚴嚴實實地鑲嵌在一起。相較於駭然的身體,海爾卻擁有一頭潔白如雪絲的細柔長髮,優雅地垂落下來,散落在王座前的黑石地板上。她石像般的臉孔同樣爬滿了裂紋,細薄的嘴唇緊抿著;眼神是兩道活生生的眸子,碧綠瞳孔裡燃燒著懾人的火焰。

 

    「感謝妳的招呼,」別西卜偏頭斜睨海爾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孔,「我是個討厭拖拖拉拉的人,客套話直接到此為止吧。我和梅塔特隆來到這裡,想跟妳問清楚一件事。」

  

    她的目光輪流在天使長和魔王的身上打量片刻,「你們想知道什麼?」

 

    「海爾海姆附近的村落這一陣子陸續傳出被不明生物攻擊的事件,」梅塔特隆道,「我和別西卜被指派來調查這個案子,依據我們目前收集到的資訊,那生物的活動範圍跟海爾海姆可能有地緣上的關係。」

 

    海爾的臉微微轉向他,「海爾海姆的住民都很守規矩,」她說,「因為他們哪兒都不能去。這裡不像毗濕奴統治的三界那樣能夠維持如此高的流動率,人死了就是死了,除了待在這個儲藏罐一樣的囚籠裡,他們還能做什麼?」

 

    「襲擊村莊的,並不是一般人類的亡靈,」天使長謹慎地回答,「依據目擊居民的描述,那東西會以啃咬的方式破壞建築,但是從來都沒有留下任何足跡或爪痕。而且,」他特別強調,「當牠現身時,外形是一團無法看透的黑暗。」

 

    儘管只有極短的瞬間,梅塔特隆還是注意到一絲陰沉的不悅掃過海爾毫無表情的面龐。「兩位的意思不會是說,」冥府女王俯身前傾,做了一個強調的動作,「有隻具攻擊性而且無法判定性質的危險生物,如今正躲藏在我的領地裡?」

 

    「我們還無法確定事情是否真是如此,」梅塔特隆道,他的目光一直緊盯著海爾巨大駭人的臉龐。「這就是我們希望向妳確認的一點。」

 

    別西卜向前跨出一步,「很簡單,妳如果知道任何關於這傢伙的情報,能夠提供出來當然最好。」他的血紅複眼狡黠地閃爍了一下:「當然,如果妳不想配合的話,最起碼我們也先鎖定了一個調查地點,大不了借個路,讓我們親自到赫瓦格密爾泉那裡探望一下那些啃樹根的可愛大蟲們也沒什麼不好的。」

 

    「海爾海姆可不是兩位自家的後院,」冥府女王冷冷道,她瞪大的碧綠瞳孔裡透露著不悅,「單就為了幾個小老百姓的大驚小怪,我看不出有什麼義務或必要對你們提供這些東西。我只能告訴你們,在我的國度裡只有溫和無害的死人,從來沒發生過你們所說的狀況。不管那東西是什麼,如果牠一開始就在海爾海姆的話,我不會放任牠在這裡逛大街。」接著她話鋒一轉,「至於你提到了赫瓦格密爾泉……」海爾的神情在那一瞬間顯得有些微妙,「這個,我倒是可以稍微考慮一下。」

 

    梅塔特隆走到海爾的王座前,距離她身下包圍著的森冷寒冰僅有幾步之遙,「這件事不只牽涉到鄰近村莊的安全,」他說,「更影響到海爾海姆,乃至於妳自身的安危。現階段牠可能還沒有對海爾海姆造成威脅,但不代表將來就不會。我們不要求妳非得全力配合不可,但至少這一點,希望妳能諒解。」

 

    冥府女王盯視著他半晌,最後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乾啞的嗤笑,「哈!在這個冥府的王座上坐了記不清的千百年,」她的雪白長髮微微顫動,「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把話說得這麼好聽。」

 

    「這只是就事論事。」天使長平靜地說道。

 

    「哼……無所謂,」海爾的嘴角揚起一絲冷硬的微笑,「既然你們如此客氣把好話說盡,我讓兩位從這裡過去赫瓦格密爾泉也沒什麼損失。」

 

    「妳本來就不會損失什麼,」別西卜不以為然道,「難不成那些巨龍也是妳養的嗎?」

 

    「有一半算是,」她撥弄自己的長髮,「你知道那條路的用途是什麼嗎?當我們這裡堆積太多屍體的時候,就會把它們運到底下去餵給牠們吃。」

 

    「聽起來那些大蟲被妳養得挺肥的。」蠅王輕笑。

 

    「即使如此,」海爾道,「牠們也沒有那個能耐完全脫離世界樹樹根的範圍,牠們生來就只能活在那種地方。」她拍了拍手,先前帶路的那具幽靈再度從海爾面前的空氣中凝聚成形,「他會負責帶兩位前往赫瓦格密爾泉的那條路,」她說,「接下來就看你們怎麼處理了,如果有辦法循著原路回來,我的僕從會在路口等待兩位。赫瓦格密爾泉有一半屬於尼菲爾海姆,我也不負責管轄那裡的生物。如果兩位在那裡找不出什麼端倪的話,最好別逗留太久。」

 

    「無論如何,由衷感謝妳的協助。」梅塔特隆說道,海爾只是緩慢地將眼神移開,大殿外的黑暗中,彷彿有一大群什麼東西在騷動著。「不過給個方便罷了。現在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兩位離開吧。你們身上的氣息已經讓我的子民們非常躁動不安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可沒辦法保證。」

 

    領路的幽靈緩緩移動到他們跟前,「請兩位往這邊走。」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