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6

 

    沿著吉歐爾河河道所開鑿出來的路徑,只能算是勉強看得出有大略人工開鑿雛形的不規則通道。通道隨著兩旁起伏的地形時寬時窄,岩壁上結滿反覆融化又結冰的凍霜,岩縫間或通道上隨處可見散落的人類屍骸。

 

    「這底下的死屍臭味比海爾海姆還要重,」別西卜跨過一具看似被啃噬過的屍體殘骸,抬眼張望他們頭頂昏黑的岩拱,「我現在才知道海爾海姆還不是最糟的地方。」他望著自己室友的背影,接續之前的話題問道:「如果我沒誤解你的意思,我以為那些外來者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的星球上去了。」


    梅塔特隆的光鏡略微閃了一下,「我的想法和你一樣,但顯然我的上司掌握到了更為精確的情報。我必須承認我近來並沒有花太多心思去關注那批勢力的發展,畢竟他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特別的大動作。」

 

    「而且就實力而言,我懷疑那些傢伙有多大的能耐足夠與我們這裡的諸神抗衡,」蠅王疑惑道,「他們真正以這些名號從人類意識裡出現的時間,不過短短數十年,而我們這裡任何一位基層的小神少說也有百來年的基礎。」

 

    「只要條件允許,名號和形貌隨時都可以創造,」梅塔特隆說,接著發現自己的右翼尷尬地撞到一塊突出的岩石。他站穩身子,繼續道:「重點在於憑依於名號和形貌之中的本質,雖然那批外神看來不過是少數人類作家共同創造出來的角色,但是他們根源的本質甚至可能比我們還要古老。因為他們的存在基礎,正是脫胎自人類對未知的原初恐懼,尤其是面對他們所知仍然有限的宇宙。」

 

    蠅王吹了聲口哨,「我大概懂了,而且他們的出生背景比我們更切合現在人類腦袋裡所想的,對吧?」

 

    「正是如此,」梅塔特隆回道,一縷小小的霧氣從他口中呼出,「看樣子我們已經走得相當深入了。」

 

    「就物理常規來說,應該是愈往裡邊走愈熱,」蠅王說,他不太高興地發現自己的翅膀開始結上一層薄薄的細霜。「不過這裡不是那個常規所在的世界,真是遺憾。」他審慎地打量四周,河床裡遍布的刀刃數量已明顯減少許多,這表示他們現在相當接近源頭的赫瓦格密爾泉了。世界樹的粗大樹根與分支隨處從岩縫裡雜亂無章地竄出,嚴嚴實實包圍住泉水周邊的區域,顯然有些地方必須要匍匐爬行才有辦法通過。

 

    「好啦,現在遇到一個問題,」別西卜搔搔頭,「這個區域八成比海爾海姆還要不知大上多少倍,那些可愛小蛇們不知分散在這裡的哪些角落裡,更不用說我們要找的那隻黑暗怪獸是不是真的還躲在這兒。」他活動一下因受寒而有些僵硬的肢體,「何況我們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乾耗。」

 

    天使長沉吟了一會兒,「如果派出你的部下沿著樹根和通道搜索,可行性如何?」

 

    別西卜凝神稍微感覺這附近的地形結構,評估片刻後答道:「不行,再過去的溫度太低了,牠們恐怕根本撐不到那裡。而且這裡的區域太廣,要我那些小朋友們做地毯式搜索簡直強人所難。」

 

    「果然這裡的狀況還是比較複雜一點。」梅塔特隆陷入思考,他的左手不經意撫觸攀附在身旁岩壁上的一枝粗大樹根,突然他像是發現到什麼似的,若有所思地凝視自己觸碰到樹根的銀白手指。

 

    「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試試,」短暫沉默後,他開口道,「雖然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效。」

 

    「什麼辦法?」

 

    天使長指了指他左手所觸摸的那枝樹根,「我要利用世界樹的樹根作為媒介,用知覺轉移的方式搜索這整個區域。」

 

    「你說什麼?」蠅王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就如你所見,」梅塔特隆道,「世界樹的根遍布於尼菲爾海姆的這個底層區域,我相信棲息在這裡的生物,應該也不會脫離樹根的範圍。以樹根群作為基礎,再去探索周邊活動的生物跡象,我想或許可以找出那黑影躲藏的位置。」

 

    「太冒險了,」別西卜勸道,他紅燈籠般的複眼透著些許不安的光芒。「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這裡是樹根區!是尤拉格希爾吸收力量的地方!而這樹就是世界本身,吸取力量的強度可想而知!一個弄不好你可能就沒命!」他搖搖頭,「來到這裡的路上,你應該也很清楚,我們光是在這鄰近區域活動,它就已經開始對我們的生命力蠢蠢欲動了,不管我們在諸神中的位階有多高──力量也不是無窮盡的,你這樣做等於自投羅網便宜了這棵笨植物。」

 

    「我知道這有風險,」梅塔特隆冷靜地看著他的室友兼任務夥伴,「但情況就如你所說,時間不允許我們在這裡慢慢搜尋,這恐怕是最快的辦法。」他深吸口氣,「我是天使,我的性質之一就是作為傳遞訊息的中介,雅威通常都是直接透過我向人類傳達他所要求的指示。這次應該也相去不遠,只不過現在是我主動跟世界樹連結獲得它所知的訊息。」

 

    「問題是型態完全不一樣,」蠅王堅持道,「你的波長已經被設定好是可以正常無礙接收你老闆丟過來的訊息,可是這棵見鬼的樹!它的意志之強大與複雜恐怕遠超出我們想像,你自己貼過去還沒接收到什麼東西,它八成只會當你是不知哪來的營養食物連檢查過程都省略就直接吃乾抹淨!拜託你想清楚!」

 

    「或者你能夠告訴我更好的辦法?」梅塔特隆瞪著他,眼神裡帶著怒意。

 

    蠅王很快地接道:「至少可以讓我來試試看,用威壓長驅直入的方式,說不定可以更快找到那黑傢伙的下落。」

 

    「不,」天使長扶額道,「我希望你的力量儘可能保留到我們找到那黑影並直接與牠面對面為止。你的實戰力在我之上,我必須確保到時我們至少有一個人能以最完整的實力對付牠。而且論媒介能力,你並不會比我更勝任這件事。」

 

    別西卜沉默了,他充滿怒氣地發現自己找不出任何理由來反駁梅塔特隆。到目前為止,他所說的方案都是最合於當前大局的考量。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他阻撓或是做任何抗拒。

 

    「好吧,」蠅王終於妥協道,「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他的血紅複眼堅定盯著梅塔特隆那對碧綠的光鏡,「如果我發現你可能、即將、已經狀況不妙的時候,我會直接強行解除你跟世界樹的連結,到時會怎樣我可一概不負責。」

 

    「請你刪掉可能和即將。」天使長看著他。

 

    「不‧行,」別西卜說:「你有你的堅持,我已經做出最大限度的讓步了。我也有我的堅持,這樣才公平吧?」

 

    梅塔特隆輕輕嘆了口氣,「好吧,我答應你。」

 

    蠅王點點頭,跟著天使長來到那條攀附在岩壁上的粗大樹根前,在梅塔特隆身上散發微光的映照下,看來彷彿一條醜陋而不懷好意的巨蛇。梅塔特隆謹慎地評估了一會兒,對別西卜道:「我的搜索時間長短取決於我本身的力量強度、和世界樹的連結狀況,還有這個區域範圍的大小。為了保險起見,我先跟你預估十分鐘的時間,如果過了十分鐘,我還沒有辦法自行解除感應狀態的話,到時候,麻煩你直接出手。」

 

    「就十分鐘,」別西卜同意道,「還有我剛才說的那個條件。」

 

    天使長朝他輕輕頷首,接著再度伸出左手放上粗糙的樹根表面,他加重了手指的力道,以致指尖都些微陷入樹根中。「就從現在開始!」梅塔特隆低聲呼道,原本筆直的身軀先是微微震顫數秒,接著便彷彿失去機能般無力地向前微傾,然而左手仍緊緊抓著樹根,右手則僵硬地垂在身側。

 

    別西卜深深吸了口氣,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還有隨時應變任何可能發生的狀況,至於最壞最壞的結果,蠅王拂去已經在肢體表面上悄然凝結的細霜,努力強迫自己不要往那個方向去想。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