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7

   將近四分鐘過去了,梅塔特隆仍然維持與最初陷入知覺轉移一樣的姿態,沒有任何動靜。他那對原本明亮清晰的光鏡現在只斷續閃爍著微弱的綠光,銀白身軀散發的微光冷冷地映照在別西卜凝重的緊繃臉龐上。

 

    這多少給了蠅王一點安全感,畢竟梅塔特隆身上自然散發的微光是表示他還具有生命與行動力的依據。在沒有超過指定時間前,目前的狀態都還在可接受範圍內。別西卜仔細傾聽和感覺周圍的動靜,就怕有哪頭不知好歹的大蛇或其他什麼動物突然闖進來,到時情況只會愈來愈棘手。

 

    幸好,除了不遠處依稀可聽見的泉水潺潺流動的聲音,還有偶而不知從哪幾處孔穴吹進來的寒風呼聲外,他們周圍一片平靜,什麼事也沒發生。別西卜暫且鬆了口氣,心裡卻又開始擔心起來,萬一他們所追蹤的黑影生物已經悄悄潛伏在這附近了呢?雖然別西卜自認偵測異常生命能量的能力不差,面對他們未曾真正遭遇過的追捕對象,他還是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毫無疏漏。

 

    蠅王搖搖頭,提醒自己繼續注意梅塔特隆的狀況。

    為什麼這十分鐘過得簡直比一千年還久!

 

    時間即將邁入第八分鐘,仍舊毫無變化。蠅王發現自己開始陷入難以抑制的煩躁之中,他強壓著想要碰觸天使長的衝動,畢竟時間還沒到,何況任何外力的觸碰與介入都會對梅塔特隆與世界樹的連結產生干擾。無論如何,現階段還不是他出手的時候。

 

    就在這段思緒閃過蠅王腦海的下一瞬間,突然一股淒厲的呼吼聲似乎從地心深處如一道巨大的急浪般襲擊而來,那聲音彷彿想極力釋放體內積蓄的極大痛苦一般,夾帶尖銳而震耳欲聾的悲鳴呼嘯奔湧過來。別西卜霎時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凝結,但更讓他絕望驚懼到幾乎停止呼吸的,是看到梅塔特隆原本靜止的身軀像是被那道哭吼聲瞬間擊中似的劇烈震顫了一下,接著身上的微光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捏熄般消失無蹤,別西卜他們身處的小小空間瞬時陷入一片黑暗。

 
      那陣恐怖嘶吼聲的餘韻回音仍然在闃黑的底層區域裡迴響著。

    「該死!」蠅王衝去握住天使長仍未離開樹根的左臂,發現它原有的溫熱竟然正快速退去,冰冷的寒意逐漸侵蝕他室友一動也不動的身軀。別西卜憤怒地咒罵一聲,他最不希望遇到的事還是發生了,就在他握緊梅塔特隆的左手準備強行解除連結時,天使長黯淡的光鏡突然重新燃起透亮的綠光,他急促喘著氣,也不管蠅王還緊抓著他的左臂不放,整個身子直接就癱軟了下去,左手掌也從樹根表面放開了。

 

    別西卜趕緊鬆手扶住梅塔特隆的身軀,放心地發現那股熟悉的溫熱感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讓他靠著岩壁坐下,而且刻意離那枝樹根遠遠的。

 

    我沒事……那傢伙的確就在這裡,」天使長扶額低聲說道,「牠比我想像得還要難以捉摸,我花了點時間才確定牠的定位……沒想到牠突然有這麼大的反應。」

 

    「……牠有發現你的存在嗎?」雖然很想先問對方是不是沒事,別西卜還是緊繃地問道。

 

    「我想應該是沒有,」梅塔特隆道,世界樹強大的吸收力量讓他頭暈目眩,在冰冷而充滿汙穢之氣的地底環境逗留太久更是使他開始感到吃不消,但他還是勉力向蠅王回報自己搜尋到的結果。「那黑影的感覺有點怪……好像牠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而是有什麼東西在彼此衝突著……」他深吸口氣,繼續道:「剛才的呼嚎聲,似乎是牠的存在狀態突然產生矛盾或互斥的結果。」

 

    「是嗎……」別西卜覺得這其中顯然有什麼蹊蹺,不過在此之前,他有個更要緊的想法非說出來不可。「你知道嗎?」他終於生氣地大吼,「你是我這輩子遇過做出最蠢事情的天使!你剛才那樣差點就沒命了!嚇死人也要有個限度好嗎!」

 

    「抱歉……讓你擔心了。」天使長苦笑道。

 

    「就算你道歉我也不會消氣的!」別西卜仍舊怒氣沖沖,然後他的語調逐漸和緩下來:「雖然你是我見過最蠢的天使,」他轉過身去說道,「可是也是做過最好事情的一個。」

 

    「真沒想到你會說出這麼感性的話,」梅塔特隆喘著氣,仍然還沒從嚴重的暈眩中恢復過來。「看樣子冒這個險也算是值得的了。」

 

    「等咱們找到那黑影怪物,從這鬼地方脫身以後,我絕對會讓你後悔那麼做的。」蠅王轉頭瞪著他,怒氣未消地威脅道。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