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8

  儘管已經鎖定了對方的位置,別西卜還是強迫梅塔特隆留在原地休息直到體力回復到他能接受的狀態為止。蠅王很清楚以他們當前身處的環境,長時間停留只會對他室友的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不過他也不認為梅塔特隆現在的狀況能允許他們直接與那怪物正面對上,畢竟兩人已經耗費不少時間精力,好容易才追蹤至此,別西卜不希望在緊要關頭又出什麼差錯。何況經過方才的折騰,他自己也不免感到些許疲憊,因此他們決定利用此空檔喘口氣的同時,也順便整理一下目前所探索到的情報。

 

    「你剛才說,那東西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別西卜用爪子搔了搔他巨大的肚腹,「那牠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

 

    梅塔特隆稍微集中精神回想了下,接著道:「比較像是兩種型態截然不同的生命能量,彼此經過部分融合所產生的結果,而且狀態很不穩定。」

 

    「真是詭異,」別西卜不解地自語,又問道:「那時候,你有辨認出這兩股生命能量可能的原本形貌是什麼嗎?」

 

    「如果我能夠撐得更久一點,或許還有辦法繼續深入感應,」天使長道,語氣裡透著無奈,「但那時已經是極限了。」

 

    「沒關係,你查到的情報已經夠多了,剛才的就當我沒問。」別西卜忙道,他實在不敢想像如果當時梅塔特隆堅持硬撐下去,會發生什麼更恐怖的後果。然而想到當前的兩難處境,蠅王又不禁感到心煩意亂。「嘖,這東西比我們原先預想的還複雜,」他咕噥道,「天曉得那到底是什麼鬼玩意,而且跟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外神又會有什麼莫名其妙的關係,真是愈想頭愈痛。」

 

    話才說完,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黑暗中,隱約傳來了微弱的吵雜聲。自遠而近,彷彿有某種體型不小的生物正橫衝直撞朝這裡追撲過來,還伴隨著樹根被粗暴擠壓所產生的斷裂聲,在原本寂靜的地底通道中激起駭然回音。

 

    別西卜盯著聲音產生的方向。現在除了那明顯因某物大力衝撞而產生的沉悶噪音外,依稀亦可聽見類似蛇類生物所發出深具威脅性的粗重嘶聲,彷彿在追獵什麼似的急速逼近中。在這陣恐怖的騷動中,還夾雜了另一隻動物細碎而急促的奔跑聲,體型顯然比牠的追獵者小上許多。

 

    「只是一隻在追捕獵物的蛇。」天使長輕聲說道,正要移動起身,卻被蠅王按住肩膀。「這個我來處理就好了,」他說,他仔細鎖定那巨蛇的行進方向,預估牠進入他們視線範圍的時間,然後等著。

 

    那陣吵鬧的追逐聲終於逼近兩人暫時棲身的空間邊緣,在黯淡光線的照射下,一抹顏色深灰的龐然大物的身影衝了出來,其力道之猛,甚至撞落了岩頂的幾塊石頭。但這並無損於那巨蛇獵食的高昂興致,澄黃眼瞳閃著飢渴的光芒,全力追逐牠面前僅一公尺不到之遙、正在沒命奔逃的小小生物,速度之快只見模糊的黑影。

 

    別西卜略一抬爪,猛地揮向還沒注意到他們的追獵者,霎時一道青亮的電光竄出,迅速而精準射向巨蛇的其中一隻眼睛。那蛇痛苦的嘶聲大叫,粗壯的身軀在緊扭成一團的同時還不斷抽搐著,尾巴則狂亂掃向鄰近的岩壁,發出巨大的碰撞聲。空氣中依稀傳來皮肉燒焦的氣味。

 

    梅塔特隆沉默地瞪了他室友一眼,「不礙事的,」別西卜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那樣的力道還不足以弄瞎牠的眼睛呢,我只是讓那傢伙知難而退而已,疼個幾天就沒事了。」他等著那巨蛇跌跌撞撞逃離這塊小空間,嘈雜的移動聲響終於再度消失於稍遠的黑暗中時,他才開口道:「好啦,這裡沒人會吃你了,可以不用躲了。」

 

    彷彿回應蠅王的話語,靠近他們不遠處的岩縫中,慢慢爬出一個小小的動物身影。牠小心翼翼搖著身後的蓬鬆尾巴,緊繃著身子,兩顆黑亮的眼睛充滿警戒地盯著眼前兩個陌生的龐然大物。

 

    乍看之下,這隻小生物像是一隻毛色醜陋的松鼠,深褐色的皮毛濕黏雜亂,臉上有一對骨碌碌黑亮如鞋扣的迷人眼睛,小巧的嘴裡卻嵌著兩顆極其突兀的難看暴牙。然而這些特徵的集合,都比不上牠那從頭頂中央生出來的那隻銳利長角來得詭異而不協調。

 

    「這傢伙是……」蠅王正在思忖,梅塔特隆便接道:「拉塔托斯克。」

 

    聽見有人喊出牠的名字,松鼠豎起了耳朵。然而牠仍然謹慎的與他們保持距離,沒有任何動作。

 

     「那隻專門幫樹頂老鷹跟樹底巨龍傳話的松鼠?」

 

    天使長點點頭,並不答腔,只是細細打量那隻飽受驚嚇的小生物。牠轉頭望向剛才被巨蛇攻擊而逃過來的黑暗處,又迅速回首,視線輪流在他們身上游移,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馬上離開此地。

 

    梅塔特隆看著牠,輕聲說:「別害怕,如果不想離開這裡,就待著吧。我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拉塔托斯克盯著這眼前不知比牠大上多少倍的金屬巨人,尾巴輕輕搖晃,似乎正在思量他剛才對牠說的話。

 

    「你跟那隻松鼠講這麼多幹什麼,」別西卜一臉無聊地托著下巴,「牠想走自然就會走,我們也不用管牠究竟想怎樣。」

 

    「牠顯然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天使長道,同時試著挪動身子,評估自己恢復的程度。「這樣只是希望可以讓牠安心一點而已,一直跟一隻對你滿懷戒心的松鼠大眼瞪小眼,也實在好不到哪裡去。」

 

    「還不簡單,把牠趕走就好了。」蠅王咕噥道,正要有所動作,卻看到拉塔托斯克以生氣的眼神瞪著他,接著吱聲罵道:「你這笨蒼蠅!拉塔托斯克冷,拉塔托斯克累,不准趕拉塔托斯克走!」

 

    「喲,竟然開口教訓起我來了,」別西卜不禁勃然大怒,「也不想想剛才是誰高抬貴手救了你這不知好歹的小畜生!」

 

    梅塔特隆忙攔住他,「我剛才已經解釋過了,牠聽得懂我們的話。如果你要為了一點小事這樣跟牠吵下去,豈不沒完沒了?」

 

    「『笨蒼蠅』算哪門子的『一點小事』?」別西卜愈加怒不可遏,但接下來更讓他哭笑不得而且巴不得當場把這隻白目鼠輩捏爆的事情是,拉塔托斯克像在宣示主權似的一溜煙奔竄過來,不假思索便迅速攀上梅塔特隆斜倚著岩壁而坐的身軀,毫無困難地爬到他的肩頭,速度之快讓天使長一時之間也反應不過來。等到梅塔特隆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時,耳邊正傳來那小松鼠愉悅的輕快吱聲:「銀色的天使認得拉塔托斯克,銀色的天使對拉塔托斯克溫柔,拉塔托斯克開心!拉塔托斯克喜歡!」

 

    「人家對你客氣幾句就囂張起來啦?吃豆腐也要有個限度,你這隻嘴賤的臭松鼠!」蠅王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咬牙怒道,伸爪就要把牠從天使長肩上揪下來。

 

    梅塔特隆急忙擋下別西卜的爪子,同時尷尬地發現停在他肩上的拉塔托斯克也不遑多讓,衝著已經火大到極點的蠅王尖聲挑釁:「拉塔托斯克不喜歡笨蒼蠅!又凶又可怕!又凶又可怕!笨蒼蠅!又凶又可怕!」

 

    「我告訴你,你敢再說一次──」

 

    「夠了!」

 

    別西卜和拉塔托斯克同時都安靜了下來,看著被他們兩個折騰得非常頭痛的梅塔特隆。他不禁再度扶額嘆氣,伸手將松鼠托到自己的掌心,拉塔托斯克很配合地照做了。

 

    天使長注視著那對無辜的黑亮大眼,嚴正道:「你知道你一直嚷個不停的笨蒼蠅,就是剛才出手救了你免於被蛇吃掉的人嗎?如果你還要繼續做這種惹人生氣的事,我只好請你現在離開。」

 

    拉塔托斯克的眼神頓時變得楚楚可憐起來,黑亮的圓眼水汪汪地,彷彿知道做錯事的小孩般垂下牠那小小的頭。「拉塔托斯克不對,」牠細細吱聲說,「拉塔托斯克不應該惹笨……大蒼蠅生氣。」

 

    別西卜瞪著松鼠,噗哧笑了出來,「換形容詞的方式還真趣味,」他的巨大複眼盯著拉塔托斯克的臉龐,「看在梅塔特隆的面子上,只要你嘴巴放乾淨點,之前的事我就不計較。」

 

    松鼠這次很識相的點點頭,天使長也終於鬆了口氣。「那好,」他對別西卜說道:「我想我休息得也差不多了,最好儘快在那傢伙移動到別的地點之前追上牠。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也許五分鐘後我們就離開這裡吧。」

 

    蠅王點點頭,「那這小東西怎麼辦?」他指著梅塔特隆掌上的拉塔托斯克。

 

    「牠應該是來這裡找尼德霍格的,也許等牠狀況好些以後──」梅塔特隆道,卻注意到松鼠的神態在一瞬間變得慌亂而不穩定起來。「尼德霍格……尼德霍格!」牠充滿驚恐地喃喃自語,小小的身軀在天使長巨大的掌間劇烈顫抖著。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