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9


    上一秒還活蹦亂跳的拉塔托斯克一聽到尼德霍格的名字,突然陷入一種難以言喻的驚慌狀態中。牠迅速竄回梅塔特隆的肩頭,身體仍然止不住瑟瑟顫抖。

 

    「這傢伙是怎麼啦?難不成尼德霍格這次不買牠的帳,還差點要了牠的命?」別西卜不解道。

 

    「但是牠的反應不太對勁,」梅塔特隆皺眉道,伸手輕撫松鼠雜亂的皮毛。拉塔托斯克似乎平靜了些,然而牠的黑亮眼珠仍充滿不安。「也許這中間不是你說的那麼簡單。」

 

    「尼德霍格……」小松鼠吱聲說,雖然不若先前滿懷恐懼,卻一臉沮喪。

 

    「別害怕,」天使長輕聲道,手指撫著拉塔托斯克的小小身軀,「你願意告訴我們你跟尼德霍格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松鼠沉默了一會兒,才遲疑地開口:「尼德霍格……拉塔托斯克不知道……又黑又恐怖……」牠忍不住又顫抖起來,尖聲喊:「想吃掉拉塔托斯克,拉塔托斯克害怕!」

 

    「又黑又恐怖?」蠅王狐疑道,「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牠遇到的其實是──?」

 

    「如果是這樣的話,」梅塔特隆問,手指仍未離開松鼠微抖的身軀,「為什麼拉塔托斯克是對尼德霍格的名字產生這麼大的反應?」

 

    別西卜攤手,「不然你怎麼認為?」

 

    「從拉塔托斯克的反應和敘述來看,」天使長推測道,「尼德霍格身上可能發生了什麼反常的事,讓牠受到不小的驚嚇。而尼德霍格的反常,」他的視線望向遠方的黑暗,「說不定跟那隻黑影生物有所牽連。」

 

   「與其窩在這裡東猜西猜,現在直接殺過去探個究竟不就得了。」迂迴曲折地折騰這麼久,終於即將正面遭遇那隻身分不明的生物,別西卜不禁亢奮起來,他不想再浪費寶貴的時間。

 

    梅塔特隆微微頷首,的確現在也不是猜想的時候。「別忘了我們之前講好的原則,」他提醒道,「只要讓對方喪失行動力就好,不要做得太過火。」他看著自己肩上縮成一團的拉塔托斯克,「至於這小傢伙呢,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讓牠留在這裡吧,總比跟我們一起去涉險好。」

 

    「拉塔托斯克不要留下來!拉塔托斯克不要分開!」一聽到自己要被獨自留下,松鼠焦急地吱聲喊道,甚至想鑽進梅塔特隆胸口的衣袍底下,不過別西卜搶先一步把牠拎出來了。

 

    「嘿小傢伙,」別西卜輕輕提起拉塔托斯克的小小身軀,「我們要去找的可是比剛才攻擊你的大蛇還要恐怖千百倍的怪物喔。你如果想保住小命,最好還是在這裡跟我們分手吧,不要自找麻煩了。」

 

    松鼠瞪著蠅王的血紅複眼,彷彿鼓足全身的勇氣般尖聲道:「拉塔托斯克要去!一定要去!拉塔托斯克要尼德霍格回來!」從這個名字再度勾起恐怖的回憶,牠顫抖了一下,「拉塔托斯克害怕!非常害怕!」但這次松鼠的黑亮眼睛閃著堅決的光芒,「可是拉塔托斯克要尼德霍格回來!沒有尼德霍格……」牠吱聲說,鬍鬚垂了下來,「韋德弗尼爾會難過,拉塔托斯克也會難過。」

 

    「我還以為那隻自以為是的老鷹會很高興呢,」蠅王搔了搔下巴,「你們的關係有這麼好啊?」

 

    「拉塔托斯克,」梅塔特隆看著松鼠,慎重問道:「你確定要跟我們一起去找那隻黑影怪物嗎?接下來的狀況會非常非常危險,」他強調,「危險到我跟我朋友都沒把握能確保自己的安全,更不用說保護你了。你要想清楚。」

 

    拉塔托斯克盯著他那對碧綠的光鏡,「拉塔托斯克跑得快,拉塔托斯克知道怎麼躲起來,」松鼠挺直牠的小脖子,展示頭頂那隻利角,「而且拉塔托斯克有武器!」牠這次加重了語氣,「讓拉塔托斯克一起去!拉塔托斯克不會當拖油瓶!」

 

    「好一隻不怕死的松鼠,」別西卜開始喜歡起這隻小動物了,「如何?」他向天使長問道,「帶牠一起走嗎?」

 

    「既然牠都表達得這麼清楚了……」梅塔特隆注視著小松鼠滿懷期待的眼神,「就讓你跟我們來吧!但是,」他聲明道,「如果我認為狀況不對的話,你還是必須馬上離開。」

 

    拉塔托斯克用力點頭,開心地吱吱叫著,也不管自己還懸在蠅王的爪間就手舞足蹈了起來,完全看不出數分鐘前牠曾經深陷無名恐懼的樣子。「銀天使跟大蒼蠅對拉塔托斯克好!拉塔托斯克高興!拉塔托斯克喜歡!」

 

    「好啦好啦,」別西卜鬆開拎著松鼠的爪子,「你高興你喜歡,待會可還要走上一段路呢,要不要換來我這裡玩啊?」

 

    結果拉塔托斯克倏地又一蹦二跳不偏不倚落回梅塔特隆的肩頭。

 

    「你這傢伙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蠅王生氣地大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