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10

    往尼菲爾海姆底層的中心地帶前進,攀附於蜿蜒狹小通道兩旁的樹根群也蔓延得愈加張狂,不時可見柱子般粗壯的巨大樹根如屋拱一樣橫越通道頂部,樹根表面棲息著不少外型怪異的蟲子,偶而也會見到懶洋洋吐著信的蛇垂掛下來,用牠們沒有表情的圓亮眼珠注視著闖入的來客。其中的幾隻會緊盯停在梅塔特隆肩頭的拉塔托斯克不放,但沒有任何一隻敢有所動作。

 

    經過先前那次突發的失控後,那東西似乎已經安靜下來,仍靜靜蜷伏在原本的位置。即使如此,隨著接近牠的棲身處,所散發出詭譎而不尋常的氣息也逐漸強烈起來,讓牠的追獵者們不由得繃緊了神經。

 

    約莫十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後,原本狹小的通道在他們眼前豁然開朗,來到一處由樹根群團團包圍的寬廣空間,高聳的岩壁兩旁全爬滿了大大小小粗細不等的樹根。抬頭望去,看不到岩頂,只有一片無限向上延伸的黑暗。岩壁旁岔出的樹根群之間以及地上,全都散亂掛著纏著腐爛程度不等的屍骸,有人類的,也有動物的。空氣中瀰漫難以言喻的惡臭。在那空間正中央的地上,裂開一道既寬且深的罅口,黑不見底,陰寒的冷風正從那裡陣陣吹出。

 

    「就是這裡了,」梅塔特隆抬眼打量這個異常開闊的地方,他那對碧綠的光鏡在昏沉的闃暗中映射森冷的光芒,看上去十分駭然。他看著那道巨大裂口,「那傢伙就潛伏在這底下。」

 

    蠅王不懷好意地詭笑,「好戲要開始了。」他低聲道,轉頭向梅塔特隆投以確認的眼神。拉塔托斯克緊緊伏在天使長的肩上,一動不動等待著。

 

    梅塔特隆沉默地點點頭,別西卜往前走幾步,接著突然張大了嘴,噴出一團黑濃如雲霧般的東西。那團東西在空中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嗡嗡聲,不斷在裂口上空盤旋。那異常嘈雜的噪音顯然引起了潛伏在地底下生物的注意,靠近裂口邊緣逐漸出現了顏色更為墨黑的闃暗,彷彿有意識似的不斷向上探觸。

 

    別西卜向那群東西沉聲命令了什麼,牠們倏地一擁而下,毫不猶豫直接衝進裂口。隨後僅僅數秒的時間,裂口下傳來一陣瘋狂而淒厲的吼聲,挾帶強大的波動劇烈撞擊整個地底空間,激起一陣狂亂搖晃。別西卜與梅塔特隆穩住身子,毫不在意碎石如細雨般擊在他們身上,只是全神貫注地緊盯裂口下的動靜。

 

    在大地劇烈的震顫中,首先從裂口衝出了那群別西卜所放出的生物,牠們一出裂口便四散紛飛,振翅的嗡嗡聲遠遠近近在洞穴中迴響。接著一道極其粗壯的闃暗形體迅速衝出,伸直了身子兇猛撲向空中,想要攻擊那群不知好歹的醜惡飛蟲。

 

    就在那黑影現身的一瞬間,梅塔特隆朝牠伸出右手,立時一輪巨大的破魔符印自地上浮現,綻放熾烈而清晰的光芒,牢牢束縛住那生物的上半身。黑影憤怒嘶吼著,不斷猛烈掙扎,顯然也因強烈的光線照射而顯得痛苦不已。儘管暴露在強光下,那具黑影仍是一團無法看透的黑暗,輪廓邊緣如霧氣般迷濛,卻可清楚看出那東西有著如巨蛇般修長的軀體,身後生著一對寬大的翼狀物,正在劇烈拍打著。

 

   「別西卜,趁現在!」梅塔特隆高聲呼道,蠅王仰首伸直他的兩對巨爪,空氣中開始急速凝聚大量電荷,隱約不時傳出電氣流動的輕微嘶聲。一直低伏著的拉塔托斯克覺得自己全身的毛都自動豎了起來,然而牠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那隻仍在試圖掙脫的黑影生物。

 

    蓄積力量中的蠅王直直瞪著身形如龍的闃暗黑影,最後發出渾厚宏遠的一聲大吼,霎時數道粗壯的電光劃破空氣直射竄出,彷彿箭矢般猛烈擊中那道黑影,一時間青白慘亮的光芒紛紛炸開,刺耳的爆裂聲伴隨那生物淒厲的痛苦嘶吼在地底迴盪。

 

    梅塔特隆感覺到那生物掙扎的力道減弱許多,這表示別西卜的攻擊奏效了,然而這顯然只是暫時的狀態。他不敢大意,謹慎地維持束縛牠的力量。蠅王則重新站穩腳步,隨時準備再度進行第二次攻擊。兩人在夾擊的空檔間迅速交換了一個眼色,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他們的目標上。

 

    黑影垂下身子,急促喘息著,承受如此猛烈的攻擊,加上強烈光芒的束縛,牠的侵略性和力量相對有所削弱。梅塔特隆先前所偵測到的那融合在一起、難以辨別的兩種生命氣息,此時也稍微分離開來,而更接近其原本各自的面貌。天使長凝神感覺片刻,突然像是發現什麼似的倒吸口氣,「這是……!原來如此……」他終於理解拉塔托斯克當時聽似不知所云的意思了。

 

    他感覺到停在肩上的松鼠又是一陣顫抖,「拉塔托斯克,」梅塔特隆輕喚牠的名字,牠的黑亮眼睛看向那黑影,又看向天使長。別西卜似乎也發現了蹊蹺,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他的攻擊對象。「這見鬼的到底在搞什麼?我們一直在追擊的東西竟然是……?」

 

    「又黑又恐怖……」松鼠吱聲說,語調裡混合了沮喪、困惑與恐怖,「拉塔托斯克認不出尼德霍格……!」

 

    「不,你在上次遇到尼德霍格的時候就已經察覺有異了,」天使長對松鼠道,「只是你分辨不出那是尼德霍格,或是別的什麼東西。反而最深刻的是你心裡恐懼的印象。」梅塔特隆神情凝重地望著那原本是尼德霍格的東西,雖然他目前仍無法辨識出與巨龍融合的那團黑影,不過,「這下情況變得比我想像的還要棘手。」

 

    「管他棘手不棘手,」別西卜不耐煩道,爪間再度放出蓄勢待發的電光,「不趁現在先把這傢伙放倒,還要磨磨蹭蹭到什麼時候!」

 

    「不行!」松鼠尖聲大喊,牠一下蹦到蠅王面前,擋在他與黑影之間。「尼德霍格會死掉!拉塔托斯克不要!」

 

    「你可真囉嗦!」蠅王怒吼道。

 

   此時尼德霍格變化成的黑影發出一陣恐怖的呻吟聲,突地又開始猛烈掙扎,身上所包圍的那一層闃暗重新變得濃厚起來,不斷湧向束縛牠的那道光陣,似乎想藉此將它侵蝕掉。梅塔特隆略一皺眉,持續加強束縛的力道;巨龍狂亂怒吼,反抗並未減弱,反而愈加強勁起來。別西卜嘖了一聲,揚起爪子又是一道急電當著尼德霍格的頭頂直劈而下。巨龍的身軀一陣震顫,但不多時又重新活躍起來,一對巨翼劇烈拍動,不斷颳起陣陣冰冷的強風。

 

 

    「好個難纏的傢伙!」蠅王忿忿道,「天曉得那隻笨大蟲被什麼鬼東西上身了,還這麼活蹦亂跳!」

 

    「恐怕多少是環境的關係,」天使長道,仍然沒有鬆懈他施加在巨龍身上的牽制,「畢竟這裡本來就是尼德霍格的棲地,加上與牠融合的那黑影的力量加成,看樣子我們得多費點力了。」

 

    「嘖!不然我們攻守互換一下,」別西卜提議,仍不忘持續擊出電光阻撓對方的強烈反抗,「我來牽制那傢伙的行動,你的神焰對那隻黑化大蟲應該會更有效果。」

 

    「試試看吧,」梅塔特隆道,「但是你的時間要抓得夠準。」他收回右手,就在束縛光芒退去的瞬間巨龍迅速扭頭衝了過來,然而無數道細小卻特別強勁的電流馬上在下一秒狠狠鑽進了牠體內,電得尼德霍格渾身麻痛,僵得難以動彈。

 

    「別以為我會這麼好心留機會給你。」別西卜冷笑著收緊了爪中的力道。

 

    「尼德霍格!」松鼠尖喊,試圖衝過去,卻被蠅王的龐然身影擋下。「你現在過去只是送死,」他瞪著拉塔托斯克,「我跟梅塔特隆只是要讓你的笨大蟲朋友安靜下來,若真想幫牠就別礙我們的事!」

 

    尼德霍格憤怒而痛苦地嘶吼,仍然不死心強硬衝撞身上的束縛。梅塔特隆凝神片刻,接著左手一揮,一道熾烈的白焰如箭矢般擊出,正中巨龍的龐大身軀,牠身上所籠罩的黑暗霎時被融開一大片,瞬間露出了尼德霍格原本粉藍皮膚的輪廓。巨龍發出一聲淒厲的悲鳴,巨大的身軀朝向一側傾斜。然而那團黑暗同時也不斷地聚攏填補上去,似乎想重新將尼德霍格籠罩在它的掌控之下。

 

   「不行,」天使長道,「這樣顯然只有尼德霍格的身體會受到傷害,對附在牠身上的黑影效果有限,」他觀察闇影在巨龍身上的流動,「就算我加重攻擊強度,恐怕也只會傷到牠的肉體。」

 

    「有夠麻煩,牠們當初到底怎麼融合的?」別西卜的爪子收得更緊了,他現在必須非常使勁,才能與尼德霍格的力道抗衡。

 

    梅塔特隆的破魔符印再度緊緊縛住巨龍的身軀,「一般來說,」他思考道:「兩種生命型態之間不會產生如此緊密程度的融合,除非是其中一方將另一方吸收到體內……或是直接侵入另一方的身體作為佔據。」

 

 

    「你的意思是直接找出尼德霍格與那黑影融合的關鍵點,再強制從中進行割離嗎?」別西卜道,「這傢伙的力量好像永遠用不完似的,這當口我們哪來的閒工夫做這檔事?」

 

    天使長微微點頭,目光投向拉塔托斯克,「所以……這得要請我們的那位小朋友來幫忙了。」

 

    松鼠迅速竄上梅塔特隆的肩頭,「告訴拉塔托斯克怎麼做。」牠黑豆般的眼睛閃著嚴肅的光芒。

 

   「聽清楚,拉塔托斯克,」雅威的書記慎重道:「我跟別西卜會盡量牽制尼德霍格的行動,你要利用這個時候找出尼德霍格跟那隻黑影融合的接觸點。你現在能認出牠來,表示他們的融合還不是很完全,一定在什麼地方有接隙的斷層。我要你把這個斷層找出來,儘快告訴我們。而且最好要快,我們和尼德霍格都沒有時間可以在這裡乾耗。」

 

    松鼠吱了一聲,毫不猶豫從梅塔特隆肩上躍下,以極快的速度奔向奮力掙扎中的尼德霍格。牠靈巧地閃過間歇擊落地面的電光和碎石,一溜煙攀上兩旁岩壁的樹根。牠不斷往上竄爬,目光緊盯巨龍黑暗化的巨大身軀。

 

    拉塔托斯克努力過濾掉牠身邊所有的能量波動,全神貫注於搜索牠在尼德霍格身上所熟悉的那個部分,再沿著這個熟悉的邊緣小心探查那黑影在尼德霍格體內的存在狀態。一股強勁而陰險的惡意突然侵襲過來,讓松鼠驚懼得差點從樹根上摔下去,但牠勉力穩住,思緒迅速避開那東西的追擊,反過來沿著那道惡意的波動向下探索,彷彿乘著猛浪的浪頭向前急衝。牠發現自己愈來愈接近梅塔特隆所說的那個尚未融合的斷口,只要再一些時間,就可以找出那個關鍵點──

 

    一聲砰然巨響,原本是尼德霍格的巨大生物突地扭頭撞向拉塔托斯克所在的岩壁,大塊碎石夾雜斷裂的樹根以及殘缺的屍骸紛紛落下,整個底層地帶劇烈震動。

 

    「該死!」別西卜不禁怒吼道,「為什麼這傢伙還能有如此高的行動力!!」

 

    「先找出拉塔托斯克再說!」梅塔特隆高聲呼道,同時評估暫時減弱束縛力量先去救出松鼠的可能性,無奈現在的狀況根本不容許他如此應變。即使在他與別西卜合力牽制的狀況下,尼德霍格仍然有辦法攻擊拉塔托斯克,表示他們自身的體力也削弱不少,以致讓對方有機可乘。

 

    巨龍粗聲大吼,頭顱仍不斷往岩壁硬蹭,想要挖出那隻窺探牠內在的可憎鼠輩。一片混亂中,仍然不見拉塔托斯克的小小身影。別西卜急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橫豎我們綁牠也綁不住,乾脆合力放倒牠算了!」

 

   「等等,」梅塔特隆的光鏡緊盯尼德霍格不斷甩動的頭顱,「牠在那裡!」他喊道。

 

    別西卜跟著抬眼望去,巨龍張開大嘴惱怒地咆嘯,就在牠那勉強只看得出輪廓的巨口邊緣,依稀可看到拉塔托斯克緊緊攀在上面的小小身影。松鼠驚恐得吱聲大叫,尼德霍格身上附著的黑暗此刻正不斷侵襲上牠的身軀;牠想逃開,蠅王放出的牽制電流卻也困得牠無法動彈。

 

   「別西卜,解除電流,把拉塔托斯克救下來!」梅塔特隆全力加重束縛的力道,他微喘著氣,「我來負責牽制尼德霍格!」

 

    「交給我吧!」蠅王振起巨翅,收了力就直接全速衝向尼德霍格的嘴邊。拉塔托斯克幾乎已被黑暗吞噬到只剩下一團松鼠的輪廓,別西卜欺近巨龍,毫不客氣抵住牠張嘴欲咬的頭顱,伸爪一掏硬將拉塔托斯克挖了出來。尼德霍格吃痛怒吼,轉頭想要追擊,蠅王早又迅速衝回洞穴另一端的天使長身邊。

 

    別西卜將松鼠放在爪間,粗魯抖掉還黏附在拉塔托斯克身上的黑霧。一陣劇烈咳嗽,牠困難地大口呼吸著,但意識還算清醒。「找到……了!奇怪的東西……咳咳!」松鼠急促吱聲道:「尼德霍格的肚子裡……!奇怪的東西……!」

 

    「做得好,」梅塔特隆鬆了口氣,緊接一陣突如其來的強烈暈眩猛襲上來,讓他幾乎站不穩。但他勉力撐持著,向別西卜說道:「這樣情況就單純多了……接下來想辦法讓尼德霍格吐出那東西,應該就沒問題……」他喘著氣,束縛的光芒也在減弱中。

 

    「發生什麼事了?」蠅王道,感覺不太妙地發現梅塔特隆的體力竟然像是被什麼吸收似的快速衰退。「難不成──?」

 

    「先別管我,」梅塔特隆急道,「讓尼德霍格把那東西吐出來……!」

 

    「你再撐著點,」別西卜身後的巨大翅翼高高揚起,「剩下交給我來解決吧!」語音甫落,他的身影已經迅如星矢般衝出,無視迎頭間歇砸下的石塊和樹根,整個身子對準尼德霍格的腹部奮力一撞。巨龍吃痛狂亂扭動軀體,全身如痙攣般劇烈顫動。然而別西卜在撞上尼德霍格後,爪子就死死攀住牠的身軀不放,也不顧那團不斷湧上來想侵蝕他的駭人黑暗,只是全心全意專注等待著。


終於,巨龍極度痛苦地昂首張大了嘴,一陣短暫抽搐後,一大堆成團成團的噁心穢物當場全吐了出來。大部分都是數不清的混合了消化液的屍體殘骸,還有已經看不出形狀的樹根組織和樹皮,空氣中充滿令人作嘔的酸臭味。儘管現場一片混亂,蠅王還是瞥到有一個東西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半埋在尼德霍格所吐出的穢物堆中。

 

    「賓果!」他滿意地低喊,卻發現身下的那團如霧氣般的黑暗開始變得濃稠起來。不只濃稠,還愈來愈黏膩,溼答答地不斷滴落,底下逐漸露出尼德霍格原本粉藍還帶著細碎皺褶的皮膚。

 

    「真是噁心。」別西卜振翅飛離,嫌惡地抹去沾在肚腹和爪上的黑色黏液。他降落在那枚異樣物體旁邊,用爪尖小心翼翼掃去黏附在上面的穢物。最後他勾起那東西連著的鍊子將它提了起來,若有所思地打量那顆隱隱散發著詭異光芒的斜六面體。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