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11

 拉塔托斯克簡直要急瘋了。

 

    那時牠正停在梅塔特隆肩上,目不轉睛看著別西卜猛撞尼德霍格的肚子,迫使牠吐出讓自己變成那副恐怖模樣的奇怪東西。當松鼠親眼注意到那個怪異的斜六面體隨著大批穢物一起從巨龍的口中吐出時,牠先是歡快的叫了一聲,接著突如其來的一陣急速下墜感,讓措手不及的拉塔托斯克嚇得吱吱大叫。等牠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時,梅塔特隆頹然倒下的身軀正沉重地撞上地面,激起一片灰暗的塵土。

 

    拉塔托斯克驚魂未定地爬近天使長的臉龐,發現他的光鏡已失去了光芒,原本身上散發冬陽般溫和的暖意現在僅僅透著一絲薄弱的微溫。拉塔托斯克抬頭張望,遠遠望見尼德霍格的巨大身軀同樣無力地癱倒在裂口邊,身上還殘留些許沒有退去的黑色黏液。牠那沒有眼睛的頭顱歪斜一側,巨嘴微啟,略微懸在大板牙旁的粉紅舌頭顯得有些蒼白。松鼠著急得不斷繞小圈,不曉得該繼續留在梅塔特隆身邊,還是現在就衝去關切同樣不省人事的尼德霍格。正猶豫時,蠅王的低沉嗓音在牠耳邊響起。

 

    「去看看你那隻笨大蟲朋友吧,」別西卜俯下身子注視著拉塔托斯克,左爪爪尖仍懸著那枚令人不快的漆黑斜六面體。「牠現在的狀況不太好,牠需要你。」松鼠望了尼德霍格一眼,又不安地瞟向天使長。「不用擔心,」蠅王道,巨爪輕輕扶起梅塔特隆失去知覺的身軀,「我會負責照顧他的。」

 

    拉塔托斯克點點頭,隨即迅速奔向橫躺在裂口邊的尼德霍格。

 

    別西卜嘆了口氣,然後惡狠狠瞪著他爪中的那只詭異東西,「我巴不得現在就把你這渾球揪出來痛扁一頓,」他咬牙怒道。六面體似乎略微變換了下綻放的光芒,彷彿對蠅王的恐嚇起了反應。「不過我還有比這更要緊的事要做,」別西卜粗魯地將它扔到地上,像是喃喃自語般冷冷道:「你給我老實待著,別想玩花樣!」

 

    斜六面體滴溜溜滾了一小段距離,靜靜躺在碎石堆間,沒有任何反應。

 

     蠅王再度瞪了它一眼,隨即將注意力轉回不省人事的天使長身上。他仔細檢視自己室友的狀況,雖然剛才為了牽制尼德霍格,他們倆都耗費了不少力量,但是沒道理會耗損到這種程度,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持續吸收梅塔特隆的體力似的。

 

    「該死!就說不要用這種方式找出那隻笨蟲的位置了!」別西卜怒道。前次貿然與世界樹的精神連結已經對天使長的身體造成相當程度的傷害,而且不知是當初連結解除不夠完全,抑或世界樹早已自動鎖定梅塔特隆的能量波動,顯然從剛才就在貪婪地奪取他室友的生命力。加上尼菲爾海姆底層本來就不是允許天使這種存在長久逗留的危險區域,別西卜不禁懷疑梅塔特隆究竟如何在這樣糟糕的環境下一直撐到現在。

 

    最快的解決方式就是直接離開這裡,但是經過一場激戰,別西卜的體力也消耗不少,無法馬上帶著梅塔特隆出去。他思考片刻,伸爪碰觸天使長的左手,果然感覺到了從世界樹傳來的吸力波動。或許是先前和尼德霍格的戰鬥所施展出的力量,再度誘使它前來享用天使長沉穩而純淨的能量。蠅王略一使勁,狠狠切除了世界樹所有探觸過來的無形連結。為了保險起見,別西卜直接在他和梅塔特隆周圍展開一道結界,好擋下其他可能的騷擾。他評估了下範圍,讓那顆六面體躺在結界邊緣內不遠處,以便就近監視。

 

 

    他將巨爪輕輕放在梅塔特隆的胸口,雖然很微弱,但仍可感覺到心口還跳動著生命力的火焰。「我最不擅長治療這回事了。」蠅王嘀咕道,但他儘可能集中精神將自己的能量導入天使長體內,然後等著。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將近十分鐘,或者十數分鐘,別西卜也不是很確定,梅塔特隆先是緩緩地深吸口氣,灰沉的光鏡也逐漸燃起微弱的綠光。他呻吟著,想要挪動身子,蠅王略加重了壓在他胸口的力道,輕聲說:「先別動,你現在的情況不比那隻笨大蟲好到哪裡去。那棵蠢世界樹簡直把你當一頓大餐在享用,再晚一點你就真的要被它吃乾抹淨了!在我確定沒問題之前,給我老實躺著。」

 

    天使長微微轉頭看著他的室友,深深呼了口氣,道:「交談可以嗎?」

 

    「行,只要你自己不要亂了我治療的步調。」

 

    梅塔特隆不禁苦笑,畢竟別西卜的性質本來就不是專精在這方面。但不諱言的,在蠅王的努力下,他確實感到舒緩不少。「尼德霍格……的狀況怎麼樣了?」他問。

 

    別西卜朝罅口的方向指了指,「我幫牠把那討厭的鬼玩意嘔出來,是恢復正常了,也跟你一樣半死不活的。」他笑笑,放鬆的表情終於浮現臉龐,「拉塔托斯克去照料牠了,應該沒事。」

 

    「是嗎……」天使長彷彿卸下重擔似的鬆了口氣,「那就好。牠吐出來的東西究竟是……?」

 

    「這個你就先別管,」蠅王說,略微移動自己的壯碩身軀,想要擋住天使長張望的視線,不過,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些。

 

    「那是……!」梅塔特隆的目光瞥到被扔在不遠角落處的斜六面體,他的呼吸急促起來,緊接隨之自體內湧上的暈眩與噁心感幾乎使他再度昏厥過去。

 

    「嘖!你現在就算激動也無濟於事,」別西卜生氣道,「橫豎那傢伙不暴露在完全的黑暗裡就什麼把戲都耍不出來,至少這裡還有一點光線,你就不能穩下心神好讓我專心治療嗎!」

 

    一陣沉默,「……抱歉。」梅塔特隆低聲道,「這次我似乎幫不上什麼忙。」

 

    「聽聽這傢伙說的什麼話,」蠅王不滿地瞪著他,「是哪個笨蛋說動海爾放我們來這鬼地方調查那隻怪物的下落,又是哪個笨蛋堅持一定要冒險利用世界樹搜索出尼德霍格的位置,還有是哪個笨蛋心軟把那隻松鼠留下來,讓牠找出解決這一團亂的關鍵?……你的問題在於老是都不替自己想想,才會把自己搞到這個地步。」

 

    「……」這次輪到梅塔特隆發現自己無法反駁別西卜的話。

 

    蠅王重重吸了口氣,「算了,提這些事情幹嘛。總之你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好好靜心休息就是了。等你狀況好一點,咱們就拎著那傢伙一起回去,看怎麼處置再說。」

 

    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從那六面體躺著的角落傳來:「喔天吶天吶天吶天吶~~~!」它以極誇張的口氣說道:「兩位到底還要在這裡磨磨蹭蹭多久?天曉得我多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你們就不能行行好動作快一點嗎?我已經憋很久了別再叫我繼續忍──」

 

    「我不是說了給我老‧實‧待‧著‧嗎!你不講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別西卜怒吼,一道電光瞬間緊貼著那六面體的邊緣嘶聲落下,驚得寄宿在其中的某個存在尖聲大叫。

 

    「你只講老實待著,沒說不能出聲!」那聲音抗議道。

 

    「現在我已經告訴你了,給我乖乖閉嘴。」蠅王冷冷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躺在一旁天使長尷尬而無奈的表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