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長篇:The Shadow under Helheim 趴12(完)

 梅塔特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公寓臥室的床上,時鐘在安靜的房間裡滴答走著,聲音顯得格外清晰。午後的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偶而可聽見鳥兒飛經窗前時發出的輕快鳴聲。

 

    他再度閉上雙眼,深深吸了口氣。顯然先前的折騰已經超出自己體力所能負荷的極限,以至於身體不得不自行轉換為平常人類化身的型態。他不曉得自己以這樣的狀態在床上昏睡了多久,更記不得在他們從尼菲爾海姆離開到返回住所的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似乎在別西卜與那六面體內的東西爭吵過沒多久,他就逐漸地再度失去意識,一直到現在才清醒過來。

 

    天使長緩緩地起身下了床,除了還有一點輕微的暈眩以外,體力已回復了大部分。他走出臥室,來到一樣靜謐的客廳。茶几上還堆了幾天份的報紙,顯然是這幾天別西卜買回來看的。梅塔特隆翻了翻報紙上的日期,有點難為情地發現自己可能起碼昏睡了三天。而這幾天裡,別西卜不知又另外花了多少時間照顧他。他嘆口氣,想起蠅王在尼菲爾海姆對他說的那段話,嘴角不禁揚起一抹苦笑。

 

    接下來梅塔特隆在茶几上看到的東西讓他心頭又是一震:那枚漆黑的斜六面體正擱在擺放整齊的茶杯組旁邊,依舊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天使長瞪著它,正在思忖時,蠅王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你醒啦?睡了這麼久,身體有感覺好一點嗎?」他懷裡抱著好幾袋的採購物品,正忙著騰出一隻爪子來關門。

 

    「好多了。」他指著那顆六面體,「你……就這樣直接把奈亞拉托提普擺在茶几上放了三天?」

 

    「倒也不是一直擺著,」蠅王一邊把買回來的東西塞進冰箱,一邊說道:「看完電視看完報紙吃完飯照顧完你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候,我就拿它來拋著玩。說實在的,玩起來還不壞。」

    「……」梅塔特隆非常懷疑他室友究竟對對方可能的危險性有多少認知。

    「沒事,」別西卜顯然察覺了天使長的顧慮,「這傢伙被關在裡面根本出不來,而且客廳的光線是最充足的,他想作怪都沒辦法。」 

    「……我必須承認海爾海姆那邊所發生的一切,我得負最大的責任,」被關在六面體裡的阿撒托斯之使者忍不住出聲,帶著誇張的悽慘顫音說道,「但我自己也是受害者!在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的狀況下就被那隻笨蛇吃進肚子裡……沒道理我就該受這罪──」

 

    「廢話少說!」蠅王粗聲打斷他的叨叨細念,「既然梅塔特隆已經醒了,你現在就把前後因果都講清楚!折騰我們那麼多工夫,你最好有辦法給出個讓人滿意的說法。」

 

    天使長深吸口氣,坐在沙發上。「好吧,奈亞拉托提普,」他的碧綠瞳孔盯著面前的斜六面體,「我們直接切入正題,我很有興趣知道為什麼你會出現在尼菲爾海姆,還有尼德霍格的肚子裡。畢竟,」他的視線冷冷打量著對方,「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該來或者不該來,阿撒托斯的指示,我也只是照做而已,」無貌之神的聲音聽來顯得有些狡黠,「……就像你跟雅威的關係一樣。不過我會被困在這個召喚自己現身的道具裡,流落到尼菲爾海姆,算是個意外。」

 

    「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唔,」奈亞拉托提普的嗓音略遲疑了下,「以你過去調查我們的經驗……」他特別強調了這句話,「應該也曉得這個多面體的用途吧?那是我接受崇拜者召喚而現身的媒介,正常來說,它比較像是一個通道,而不是棲身用的器具。但這中間……出了差錯。」

 

    「你是說這多面體出了問題,導致它不但無法成為通道;甚至更糟的,成了沒有出口的囚籠?」別西卜問。

 

    「可以這麼說……」混沌之神的語氣顯得有些不悅,「當初這塊多面體被製造出來的時候,大概有什麼瑕疵吧!完全無法使用。換言之,它是個失敗品,因為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透過這顆多面體現身在地球上,而其他能夠作用的……」

 

    「……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被我們集中起來銷毀了,」梅塔特隆毫無表情地接續對方的話。「但顯然我們那時候做得還不夠徹底。」

 

    「哈!我倒是不介意,」奈亞拉托提普發出一聲輕蔑的嗤笑。「橫豎這不過是個能夠順便凝聚人心力量的小道具,就算你們大費周章毀了它們,對我來說無關痛癢。總之呢,」他頓了頓,接著道:「這個已經被遺忘的玩意兒不知怎地八成被當作垃圾丟進了尼菲爾海姆,又被那隻啃食世界樹樹根的大蟲吞入腹中。想也知道,任何生物的胃裡總是黑不見光,這就是我會出現在那裡的原因。」

 

    「既然你說這個多面體不能作用,」蠅王問道,「為什麼你還會現身在海爾海姆底下?」

 

    「這就是人工造物的不可靠之處,」無貌之神忿忿地哼道:「天曉得這東西究竟哪裡又出了差錯,平常不能作用的卻在那時候起作用了,偏偏我的形體一被召喚過去,它馬上又該死的直接故障。」

 

    「也許下次你應該換一個更有效率和保障的召喚方式。」別西卜冷笑。

 

    「所以,」梅塔特隆道,視線一直沒有從六面體的詭譎光芒中移開。「你雖然被尼德霍格吞入腹內,甚至因此與牠融合,也沒有放棄找機會離開尼菲爾海姆吧?」

 

    「當然,牠不愧是有能耐棲息在那種地方的生物,」奈亞拉托提普道,語調難得不帶任何諷刺與做作。「但是,那傢伙比我想像的還難以駕馭,為了掩人耳目,我特地消除了所有會被辨認出來的痕跡,不過顯然這是弄巧成拙。而且我的力量不斷被牠吸收,到後來情況已經整個失控了。」

 

    蠅王嘖了一聲,不滿道:「如果不是你這麼拙劣又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逃脫技巧,也不會引起路西法和雅威的注意,更不會要求我們兩個來調查這件事,把我們搞得人仰馬翻還差點賠上一條命。」

 

    「是嗎?也許你們應該覺得慶幸哩,」無貌之神不懷好意地笑道,「不然誰知道一旦我跟尼德霍格完全融合,會對你們那棵寶貝的世界樹做出什麼好事呢?好啦,」他清清喉嚨,「我已經把事情都解釋清楚了,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做?」

 

    「很簡單,」天使長略一揮手,一道明亮的白光瞬間射出,不偏不倚直直穿入漆黑六面體的中心,霎時它的內部盈滿了熾熱的光輝,彷彿燃燒起來般愈發明亮。「只是要讓你安分點。」

 

    「喔……」六面體劇烈抖動著,困在其中的奈亞拉托提普因強烈的光線而痛苦呻吟。「你這傢伙……」他咬牙道,「做得未免也太過分了!」

 

    「對你,這一點都不過分。」梅塔特隆注視著六面體,淡然道:「鑒於你們外神的過往行徑,我會直接把你交給雅威去做裁決。在這之前,我必須確保意外狀況不會再發生……這只是一點小小的保險措施。」

 

    「哼……」阿撒托斯的使者掙扎著,在完全陷入封印狀態前放話道:「無所謂,咱們有的是時間跟機會慢慢玩,我知道你的弱點……雅威的使者……別以為你能擺脫我的糾纏,等著吧……」六面體的表面變得透白,之後裡面再也沒有任何反應。

 

    天使長深深嘆了口氣,身子靠回沙發椅背,好半天不說一句話。

 

    別西卜拎起那顆目前已不具威脅性的六面體,輕輕放進他們平常專門存放危險物品的密封箱裡鎖好,然後跟著坐在梅塔特隆身邊,道:「開心點吧,你給了那討厭鬼一個教訓,我們順利完成老闆交代的難搞任務,好端端地回來了;松鼠跟牠的大蟲朋友也平安無事,沒有人為此送命。你還在煩惱什麼?不要告訴我你對那傢伙的虛張聲勢認真了。」

 

   「我並沒有很介意,」梅塔特隆道,許久以前,在他首次遭遇奈亞拉托提普時,對方就已經那樣放話過一次了,對他來說這樣的威脅並不陌生。「只是……這個遊戲恐怕真的沒有結束的一天吧。」雖然他不想用宿命這個詞來形容,但似乎也差不多就是那樣的意思。

 

    別西卜聳聳肩,「沒差,如果那傢伙想再找你麻煩,」他嘿嘿笑道,「至少我不會讓他好過的。」他起身走去開冰箱,拿了一罐啤酒跟果汁出來。「不提這個,掛病號的人還是喝點營養的東西吧!想知道那時候後來在尼菲爾海姆發生了什麼事嗎?」

 

    天使長接過果汁,嘴角揚起一絲微笑,從窗外灑下的陽光輕柔地映照出他平靜的身影。「你說吧,我聽著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