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颯彌迪男爵的週末(二)(Baron Samedi's Weekend, Part2 )

 眼見女孩並沒有拒斥的意思,颯彌迪男爵以滑稽的蹲姿半走跳了一兩步,湊近她身邊。「肚子餓嗎?」他問,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小把烤花生。女孩仍舊默不作聲,眼神裡卻添了一分逐漸燃燒起來的飢渴,輕輕翕動的嘴唇間彷彿泌出些許唾液的潮潤。男爵笑了笑,將那撮信徒奉獻的花生攤在掌心,遞到她面前。女孩遲疑地望向星期六塗著骷髏妝的詭異笑臉,再將視線移回烤得酥脆油膩的花生上,突地伸手抓過一把,囫圇吃將起來。

 

「慢點慢點,」男爵拉過她細削的手腕,但女孩仍近乎瘋狂地將握著花生的手指塞入嘴裡,也不顧牙齒都咬到了自己的指頭。薩彌迪歪頭看著她把東西都吞下去後,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塊同樣是信徒奉獻的麵包,繼續觀察她重複狼吞虎嚥的動作。等到女孩的手上連一點麵包屑都不剩,男爵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妳一定還沒吃夠,不過我們還有路要趕呢。」接著他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在胸前口袋裡摸索著,拿出一只約莫成人掌心那麼高的巫毒娃娃,亮在女孩面前。「叔叔沒有帶玩具,只有這個可以送妳玩。」

 

女孩看看男爵手上的巫毒娃娃,又看看他咧著雪白牙齒的笑臉半晌,最後終於一臉嚴肅地從他枯瘦的掌中取過那只小小人形。兩手捧著儼然是颯彌迪男爵縮小版的副本,她很仔細地端詳娃娃臉上的骷髏妝,和那抹以筆畫上的戲謔微笑;用手指輕捏做成禮帽的黑絨布,又拉了拉黏在人偶右手上的長拐杖。不知是否意識到面前這位陌生男人和自己手中握著的小人偶的關連,她伸手指指娃娃,又指指男爵,緊抿的雙唇逐漸笑了開來,微露出黃濁的牙齒。

 

颯彌迪覺得自己的嘴角上揚得都要裂到耳邊了,他就是最喜歡孩子這一點。看著小女孩如今已恢復些許神采的深褐眼眸,他輕聲說:「好啦,叔叔現在要帶妳離開這裡,到一個很棒的好地方喔。在那裡不用擔心餓肚子,也不用怕有人會欺負妳,還有很多和妳一樣的小朋友陪妳玩。讓叔叔帶妳去,好不好?」

 

女孩認真地盯視男爵的眼神一會兒,再看了下手上的娃娃,最後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又繼續把玩手中的人偶。

 

※※※※※

 

    一連串響亮的犬吠撕破了灰霧中沉滯的寂靜。聲音由遠而近,伴隨動物奔跑的急速腳步與間歇的粗重喘氣聲,逐漸接近那幢矗立在十字路口邊的小木屋。

 

    赫卡忒闔上那本翻了還不到三分之一的咒術書,向坐在一旁喝著茶的嬤嬤布莉姬說道:「猜是妳家男人回來了,我出去瞧瞧。」

    墳場夫人啜了口茶,語調平板道:「如果是的話,那他今天就遲了點。」

 

    女神那三張彷如象牙精雕的秀美面龐皆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她起身走出屋外,正見到阿克倫邊吠叫著邊迅速竄到她腳邊,尾巴仍起勁地擺個不停。赫卡忒俯身拍拍她的獵犬,抬眼望向橫亙在低矮圍籬外的分岔路徑,儘管此地的霧氣從來沒有絲毫消退過,她還是注意到了沿著對向小路而來的兩個身影。「是妳老公沒錯,」赫卡忒朝屋內喊著,「去找他進來吧。」

 

    布莉姬出現在赫卡忒身後,湛藍的眼瞳因訝異而略睜大。「哦,的確是他回來了,而且還帶了個小跟班!」她快步走下門前台階,迎向颯彌迪男爵和此時仍牽著他的手的女孩。

 

    「嘿~親愛的,希望我今兒個沒有回來得太晚啊?」見到自己的妻子從鄰居家走出來迎接他,颯彌迪男爵開心得咧嘴而笑,脫帽向布莉姬打了個招呼。

 

    夫人沒好氣白了他一眼,「你啊,沒準又是溜去哪裡的墳場騷擾女人吧?不然就是……」她彎身端詳男爵身旁正睜大眼望著自己的女孩,語氣瞬間柔和了下來:「為了這個迷路的可憐孩子?」

 

    颯彌迪笑嘻嘻地掏出還沒喝完的酒瓶遞給布莉姬,「這小姑娘還不肯給我抱呢,無論我怎麼哄,都堅持要自己用走的。不然的話,還不會耽擱這麼久。」

 

    「聰明的小東西,」嬤嬤布莉姬灌了口酒,憐愛地輕握女孩的手臂,阿克倫則興味盎然的跟著湊過去。「知道不能給你這個老淫魔有機可乘。」她注意到女孩手裡捏著的人偶,「就算拿你的巫毒娃娃來賄賂也一樣。」

 

    「不不不,」男爵故作思索狀地摸摸下巴,「再怎麼說,還是成熟標緻的女人最合我意吶,就像──」他帶著笑意的視線瞟向赫卡忒穿著柔軟灰紗的窈窕胴體,「我們親愛的特莉維亞那樣」。

 

    赫卡忒歪嘴一笑,「省省力氣吧,除非你想嚐嚐被驅逐咒狠鞭的滋味。」她稍微打量了下正撫摸著阿克倫棕黑皮毛的女孩,「她的身體還找得到嗎?」

 

    颯彌迪重新點起一支雪茄,深深吸了兩口,道:「查過了,只留下一些被狗啃剩的部分,頭骨和骨盆還算完整,腿和手臂幾乎都被狗群分食得差不多了。要全部找回來很難,而且地點離這裡也很遠。剛才在來這裡的路上,我已經差兩個兄弟去搜尋了,只能盡量找到多少算多少。」

 

    「她的靈魂要留在基聶應該是沒有問題,」布莉姬皺眉道,「但如果女孩的遺體能夠葬入墓園,我們對她的庇祐就能夠更有保障。」

 

    赫卡忒思索片刻,最後向男爵問道:「你是說她的屍體已經被狗分食了?」

 

   「連內臟都早被啃光囉。」颯彌迪輕輕撣去雪茄上的菸灰。

 

   女神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那麼,或許我可以幫忙。」


To be contiu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