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颯彌迪男爵的週末(三)(Baron Samedi's Weekend, Part 3) (完)

 她向正在和女孩玩耍的阿克倫招招手,獵犬舔舔女孩的手心後,很快地來到自己的飼主身邊。赫卡忒輕拍牠粗獷的巨大頭顱,接著面向籠罩在灰濃霧色中的樹林高聲喊道:「斯提克斯!」

 

高亢的餘音在連結生者與亡者之界的十字路口迴盪著,不多時,一頭白色的巨大獵犬從枯木林矗立的黑影中急速奔出,牠俐落地衝過圍籬的小門,一陣風似的掠過男爵、布莉姬和女孩身邊,最後停在巫術女神的面前。儘管受命而來,牠還是忍不住和因見到同伴而興奮的阿克倫稍微戲耍了下。

 

赫卡忒示意要牠們倆安靜,然後輕輕把女孩拉到牠們面前。「嘿,寶貝們,」女神低聲對狗兒說道:「有個任務要交給你們去做。仔細聞清楚這個女孩的味道,我要你們到人類居住的世界,去幫忙颯彌迪男爵差遣的那兩位竭得,把她的骨骸全部找出來。如果她的骨頭被其他狗叼走了,你們就要負責去向這些野狗討回來,如果有的已經被吞下肚,就叫牠們吐出來。無論如何,都要把她的骨頭找齊。聽清楚了嗎?」

 

兩頭獵犬昂首齊吠了一聲,顯然明白她的意思。赫卡忒摩娑著狗兒的頸毛,柔聲道:「乖孩子,這件事就麻煩你們了。」她起身退開,讓斯提克斯湊近女孩身邊聞嗅,阿克倫則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快點啟程,在旁不斷短吠催促著。白獵犬離開前,還不忘用微濕的鼻頭輕蹭女孩的指尖,逗得她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牠們的身影並肩迅速奔出矮圍籬,瞬時就消失在林間霧中。

 

「我們真不知該怎麼感謝妳,特莉維亞。」布莉姬向赫卡忒投以感激的微笑,拉過視線仍停在狗兒離去方向的女孩,替她理了理身上的短上衣。

 

    女神搖搖頭,「別這麼見外,我也只是希望這個孩子的屍骨能夠入土為安。阿克倫和斯提克斯在搜尋東西上很有一套,應該可以幫你們縮短搜索的時間。不過,」她略停頓,望向男爵盯視她的眼神,繼續道:「即使如此,我也無法保證能夠將她的骨骸一根不漏的全部找回來,畢竟我很清楚狗群的貪婪有多麼固執。」

 

「不,妳已經幫得夠多了。」颯彌迪男爵慢條斯理地呼了口菸,「比起她那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妳的關心早就遠遠超過他們。」

 

布莉姬牽起女孩的手,向赫卡忒問道:「雖然不好意思再麻煩妳,不過可以讓我帶她進屋去打理打理嗎?這小傢伙需要好好洗個澡,衣服也該洗洗了。」

 

「盡量用吧,還客氣什麼。」女神點頭道,「餐廳的食品櫃裡還有一些藥草餅乾,如果妳不介意它們吃起來有點硬的話,就給小朋友填填肚子吧。」

 

等到墳場夫人帶著女孩走進屋內,赫卡忒才謹慎地開口:「那女孩告訴了你什麼嗎?」

 

「她什麼都沒說,」星期六男爵把玩著手上的雪茄,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靈魂本身就記憶了生前的一切,要知道一個人這輩子怎麼過的並不難。」

 

    他取下單眼鏡片,隨意用衣襬擦拭,繼續道:「她的父親是個完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渾蛋,媽媽呢,把她生下來以後,懶得照顧也不想照顧──畢竟這是曾經玩弄她、上過她的男人所留下來的可恥紀念品。」男爵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齒在昏暗的暮色中顯得異常森冷。「她大概覺得把這女孩當動物一樣養到這麼大還算是仁慈了吧。」

 

    「這年頭啊,不管是做父母的還是做子女的,不負責任的總是大有人在。」赫卡忒輕笑,「讓他們為自己的無知付出代價,無論如何,人類都逃不了死這一關。你有的是時間,老傢伙。」

 

    「如果她的父母運氣夠好讓我遇上,」男爵悠閒地重新戴上鏡片,嘴角揚著詭異的笑意。「我會直接把他們打發給服侍我的巫師去當使役殭屍。」他把雪茄丟到地上,用鞋跟踩熄菸蒂。「好啦,後話不提,我該進去找布莉姬了,免得她太過放縱,讓小姑娘吃光了妳家的存糧。」

 

    女神笑著搖了搖頭,「你們夫妻倆都是半斤八兩。」

 

※※※※※

 

    搜尋那女孩的骨骸並沒有耗去竭得尼波和他的助手馬沙卡太多功夫,他們很快就在短時間內劃定搜索範圍,加上斯提克斯與阿克倫的協助──只除了已經被野狗吞食消化殆盡的少部分骨片外──儘管有些破碎不整,他們仍順利將大多數的骨骸收集都回來。男爵吩咐兩位竭得將女孩的屍骨送到他管轄的墓園,又忙著和布莉姬張羅棺材及舉行簡單葬禮的儀式,等到整個事情告一段落,蒼白的月牙已悄悄懸上深夜的天穹。

 

    居住於基聶的神靈們大多早已就寢,男爵夫婦並肩走在寧靜的街道上,雖然全身疲憊,卻覺得心滿意足。

 

    「真希望我們可以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兒。」布莉姬就著月色憐愛地注視躺在男爵懷中小女孩平靜的睡臉。

    颯彌迪不懷好意笑著湊近他妻子的臉龐,「那我們今晚何不就直接來生一個?」

 

    嬤嬤布莉姬搶過男爵的大禮帽,狠狠朝他頭頂巴下去。「不要臉的死鬼,沒把這個孩子安頓好,就想先來跟我討爽?作夢吧你!」

 

    「哎呀,下手真是一點也不留情。」男爵嘻笑地撫了撫被弄亂的灰白短髮,「妳不想用生的也沒關係,既然這女孩是我親自帶回來的,又是妳親自主持的葬禮,不如……我們直接收養她當女兒吧?」

 

    墳場夫人先是瞪大雙眼,接著思量了一會兒。「你是說,就像我們當初收留尼波那樣?讓她成為竭得的一員?」她問道。

 

    「有何不可呢?」颯彌迪從布莉姬手裡取回禮帽,扯平有些縐巴巴的帽身。

 

    「她的情況和尼波不一樣,」夫人看著她的丈夫,神情謹慎。「當初尼波來到我們這裡的時候,已經大到可以照顧自己了,而且尼波的父親本身也就是服侍你的巫師,他要學這些自然比較容易。而她,」布莉姬伸手輕拂女孩瘦削的臉龐,「只是個不曾被父母重視過的孩子,很多事情都還來不及學,她的生命就這樣完結了,甚至沒有人在她還活著的時候好好讓她學過什麼!」

 

    她拂去額前的髮絲,繼續道:「這表示我們得要花更多時間照料她,教導她關於生與死的奧秘,任何我們用以回應和幫助信徒的咒語,甚至要指導她如何和巫師配合,適當駕馭他們的身體為人諮詢解惑。所有關於如何成為一位竭得的過程──這些都要考量進去啊,颯彌迪。」

 

    男爵只是朝他妻子眨眨眼,「親愛的,妳自己都很清楚了不是嗎?」

 

   「總要有人提醒一下,」布莉姬意味深長地笑道:「好確定我們真的是難得意見一致。」

 

「那,」一個稚嫩而沙啞的嗓音細聲問:「你們會說故事給我聽嗎?」女孩在男爵懷裡揉揉眼,一臉睡眼惺忪。「我想睡覺,可是我想聽故事。」

 

颯彌迪和布莉姬對望一眼,接著男爵俯身對她微笑道:「妳現在要聽嗎?」

 

「要。」女孩打了個呵欠,點點頭。

 

「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呢?」布莉姬柔聲問。

 

「狗狗的故事,」女孩說,「我喜歡狗狗。」

 

「狗殭屍的故事可以嗎?」薩彌迪咧嘴笑道,又被布莉姬白了一眼。「小乖乖,」她說,「我知道一個很棒的關於狗狗的故事,但是如果妳在我們回家途中睡著了,就會聽不到囉!妳現在要聽嗎?」

 

「要。」女孩的眼珠在星光下閃著些許期待的光芒。

 

「那好,」墳場夫人清了清喉嚨,接著以一種愉快的嗓音開始訴說。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