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Night Leisure

 

    「吵到你了嗎?」蠅王嚇了一跳,他以為自己翻報紙的聲響不算太明顯。

 

    梅塔特隆微微搖頭,「剛好就這時候醒來。」他的目光在房間內環視了片刻,「已經是晚上了?」

 

    「是啊,差不多8點半了吧,」蠅王瞟了眼時鐘後答道,「23號晚上。」他順便補充日期。

 

    一陣沉默,「……我又睡了三天?」天使長的視線不可置信地瞪向天花板,半晌才吐出這句話。他還以為自己只睡了一天或一個下午。

 

    「嘿!某人的肚子被捅穿個洞還拚死拚活拯救世界搞到力盡氣竭,被救回來的中間將近整個星期又都在發燒,多睡三天算什麼啊?」別西卜舒舒服服側躺在另一張空床上看著他室友,口氣卻略帶刺耳,有時他不太喜歡梅塔特隆這樣小題大作。「我本來以為你會睡更久的,多休息不好嗎?」

 

    「……不喜歡這種時間感被打亂的感覺。」梅塔特隆嘆了口氣,當然現在這種情況由不得他,好惡跟接受度根本沒有意義。

 

    別西卜從床上坐起來,把報紙都堆到旁邊的矮櫃上。「那個都無所謂吧?托特說你恢復的狀況還不錯,如果調養跟休息充分的話,說不定可以比預計的時間還早出院。」

 

    「也許吧。」天使長閉上雙眼,比起三天前剛從昏迷中醒來時,傷口的痛楚的確已有明顯消退,氣力也相對回復了些。然而體力要完全回到受傷前的水平,恐怕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給我一點水嗎?」他說。

 

    別西卜倒了杯水過去,看著梅塔特隆慢慢把它喝完。「餓嗎?」蠅王問。

 

    「還好,目前不太想吃東西。」

 

    「餓的話我去弄點粥給你。」別西卜想起剛才在報紙上看到的一種料理方法,有點躍躍欲試。

 

    梅塔特隆搖頭,端著水杯卻微皺眉沉思起來。蠅王正感到奇怪時,他的室友先開口了。

 

    「……別西卜。」

 

    「怎麼啦?」

 

    「我們這個月的公寓管理費還沒繳吧?」

 

    「噢,還沒到月底吧?期限以前繳都還來得及不是嗎?」別西卜回答,他記得這件事,想說還不急。

 

    「我記得管委會有新決策,」梅塔特隆說:「從這個月開始的費率有調整了,繳費的時候要問清楚,不然到時候多退少補也很麻煩。」

 

    「嗯哼,我會去問。」蠅王努力回想公寓電梯裡貼的那張最新公告的內容,卻拼湊不出什麼具體東西來。

 

    「還有……」

 

    「什麼事?」

 

    「你這幾天有收到包裹之類的東西嗎?」

 

    「你說那一大箱從什麼『書寫之聲聯合學會』寄來的玩意嗎?昨天剛收到。」別西卜猜想一定是梅塔特隆又訂了什麼恐怖的大部頭書進來,重到那時只從樓下警衛室搬進電梯短短的距離就讓他氣喘吁吁。

 

    「那裡面是他們今年度已經出版的所有期刊,」天使長想了下,「明天能幫我帶1月到5月號的書過來嗎?既然現在什麼事都不能做,剛好可以來慢慢讀。」

 

    「你可以繼續睡覺,有那麼難得的機會放空,不好好把握不會太可惜?」別西卜不想承認是因為他覺得搬書過來很麻煩。

 

    梅塔特隆盯著他,「……或者你把我的筆電帶過來讓我處理一下公事也可以。」

 

    「……書明天拿給你。」蠅王對這種事還是沒輒,要是米迦勒和加百列明天上班發現正在住院的主管發郵件給他們,應該會嚇一大跳吧。

 

    「謝謝,就麻煩你了。」天使長緩緩吸了口氣,重新躺回枕上。

 

    「我去裝個水。」別西卜拎了水瓶走出去,剛出病房門口就看到托特在門外等著他,表情充滿期待。

 

    「《書寫之聲》6月號某篇論文的議題我很有興趣,」托特笑咪咪地說:「明天可以順便幫我帶這本過來嗎?」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