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篇:(標題未定) I~II未完

     「……設備不夠就借啊,」當艾利歐格像沒事一樣晃著肥壯的身軀湊到別西卜身邊通知他借筆電的事時,如此淡然說道。「對方也是臨時才跟我報這麼多參加人數的,你發文給天堂那邊,請他們出借一百臺筆電不就好了?反正我們兩邊共同採購過幾次設備,電腦大都是同型的,沒什麼問題啦。」

 

    蠅王沒好氣地瞪著艾利歐格,「如果打通電話過去講一聲就能搞定當然沒問題!不想花時間寫公文跑天堂那邊的行政流程,也別把這事扔給我!」

 

    「噢~相信我,身為承辦人我也希望能夠親自打點所有大小事啊,」艾利歐格一臉遺憾道,手上的資料卻毫無怠慢不偏不倚放在別西卜面前。「但為了張羅這事我自己都抽不開身,只好請你幫忙啦!我已經跟路西法報備了,中午前要把公文送出去喔!不然可就來不及囉。」

 

    沒等別西卜作勢要把資料退回來,他已經用與身材不相符的極快速度閃出辦公室。

 

    「啊啊啊!艾利歐格你這臭獅子!真是煩死人了!」蠅王怒火中燒狠敲鍵盤,眼看中午時間一分一秒逼近,他連下午茶的菜單一眼都還沒瞄到,心情簡直煩躁到極點。正忙亂間,夏克斯的鸛鳥臉從門口探進來,「呃……別西卜大人,」他用很誠懇而畢恭畢敬的口氣問:「請問……我可以來收走下午茶單了嗎?福委會那邊已經在催──」

 

    不可以──!!!」蠅王大聲吼道,震得夏克斯差點沒跌個狗吃屎。然後他伸手拿過點菜單瀏覽片刻,才用正常音量說:「寫一下,十個草莓蛋塔不要鮮奶油,就這樣。」他的視線繼續轉回電腦螢幕的公文上,沒再搭理。

 

    當掠奪侯戒慎恐懼地拿著點菜單走出別西卜的辦公室時,他覺得自己的腦袋還是被震得暈糊糊的。

 

 

※※※※※

 

    下午四點,午茶外送抵達地獄辦公室,不少墮天使趁著領點心的空檔順便跟其他同事哈拉起來,間歇的談笑話語伴隨略帶甜膩的點心香氣,瀰漫於和樂的下午茶氣氛當中。

 

    別西卜正一口一個蛋塔,同時準備明天簡報要用的資料。在旁邊則是手上端著咖啡來找他閒聊的阿薩謝勒。

 

    「南區那裡新開一家孟加拉海鮮餐廳,」阿薩謝勒說:「今天晚上我約了瑪拉和彼列一起去吃,有興趣參加嗎?」

 

    別西卜的複眼略微閃爍了下,「喔?真好奇印度風的海鮮菜會怎麼料理,那算我一個吧。」

 

    「是孟加拉,不是印度。」阿薩謝勒糾正道。

 

    「孟加拉的文化跟印度差不了太多吧。」別西卜無所謂地吞下另一個蛋塔。

 

    阿薩謝勒聳聳肩,決定轉移話題。「聽說你今天早上忙著幫艾利歐格處理借電腦的事?」他不是沒有聽到別西卜中午那聲巨吼,但他認為現在提起這件事並不會讓蠅王抓狂。

 

    「是啊,搞得我今天的工作進度都亂了。」蠅王盯著螢幕,考慮還要加什麼資料進投影片。「我趕在中午就把公文發出去,也打電話招呼過,應該沒什麼問題。」

 

    「一百臺筆電不是小數目,又是跟天堂那邊借調,還是謹慎點好。」阿薩謝勒啜了口咖啡。

 

    「我當然很謹慎,送出去以前我還檢查過呢。」話才說完,別西卜桌上的分機響了起來。

 

    蠅王接起話筒,「哈囉?」

 

    「別西卜先生?」一個略顯低沉的男人嗓音在話筒另一端問道。

 

    「我就是。」

 

    「我是雅威的書記,梅塔特隆。」聲音說,「一件事冒昧請教一下,你今天中午是否有發文過來,要求請天堂這邊出借十臺筆電?」

 

    「對不起,你說什麼?」雖然別西卜當下頗訝異對方的身分,但更讓他介意的是後面那句話。「我需要借出一百臺,怎麼會只有十臺?」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發來的公文上寫的是十臺。」雅威的書記不急不徐答道。

 

    阿薩謝勒用一副「我可是提醒你了」的表情看了蠅王一眼,接著很識相地離開辦公室,然而別西卜可沒心思注意這些。「我記得我寫的明明是一百臺……」他邊說著邊開啟系統的備份檔,「……啊該死!呃不,我是說很抱歉,數字不小心填錯了。」別西卜的心情在瞬間往下直落,他竟然犯了郢書燕說的可笑錯誤。

 

    十個草莓蛋塔啊,蠅王在心底這樣自嘲地想著,那時候我果然已經滿腦子都是下午茶點心的事了

 

    「所以你是要借一百臺,不是十臺?」

 

    「嗯,是一百臺。」別西卜心虛地說。

 

    「那麼……」梅塔特隆的聲音遲疑了下,「這個文就不能用了,要麻煩你重發一份過來。」

 

    蠅王暗自嘖了一聲,「如果我現在補發新的公文過去,你們能夠在這週五以前把一百臺筆電送來嗎?雖然是下週三才要用,但我們必須先做些前置處理。」

 

    「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明確答覆,」天使長道:「這個數量差太多了,我必須請雷米葉重新調整電腦設備的調度表。但請你一定要在今天把正確的文送來,不然整個程序會拖更久。」

 

    「哎……了解,我馬上重新行文過去。」別西卜忍不住嘆氣,出了這個摟子,他恐怕要被路西法叫去好好關切一番。「真不好意思,要不是你特地打過來,到時候我真的只能收到十臺筆電啊。」一百臺變十臺,多恐怖啊。

 

    「因為我是第一次看到你發來的公文,才想電話確認。」梅塔特隆說,「畢竟你可能對我們這邊的作業流程不是那麼熟悉。至於能否在你指定的期限以前將一百臺筆電送到,我還需要跟負責的人討論這件事。最晚在這週三,我會通知你處理的結果。」通話結束前,他順便告訴別西卜他的分機號碼。

 

    蠅王悶悶不樂的掛上話筒,心想還真被這天使長說對了。雖充滿懊惱卻也有一絲慶幸。他當然知道雅威底下的幾個高階天使長,包括梅塔特隆在內。平常在公開的重要場合上也見過他的身影,不過若說真正跟對方交談,這倒是頭一遭。

 

    別西卜才將改過的公文從系統送出,阿薩謝勒又踅了進來。

 

    「數量寫錯了?」他問。

 

    「……是啊。」

 

    「你不是說有檢查過嗎?」

 

    「……總會有意外嘛。」別西卜更心虛了。

 

    阿薩謝勒聳肩,「反正事情都發生了,亡羊補牢還有機會。」他笑了笑,又問:「打給你的是誰?雷米葉?」

 

    蠅王歪頭想了下,「不是,應該是他的主管,梅塔特隆。」

 

    「喔,真難得,我很少聽到他會親自打來這裡洽公。」阿薩謝勒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平常都是幾個位階沒那麼高的天使長跟我們處室往來。」

 

    「他說是因為第一次看到我發去的公文,覺得不放心才打來再次確認。沒想到還真給他發現差錯。」別西卜不太高興道。

 

    阿薩謝勒轉頭望著窗外的夕陽,「喔,那事你倒不用在意,他會想辦法幫你處理的。那傢伙啊,做什麼事起來都是一副認真樣,也不會因為這樣就為難人。」

 

    察覺別西卜投來的目光,阿薩謝勒只是從容地再次移動到辦公室門口。「當初我跟閃亞薩被逐出天堂的時候,梅塔特隆可是雅威的見證人呢。當然,那時候他還不叫這名字就是了。六點半在樓下門口,」他提醒晚上的邀約,「別忘了啊。」

 

    工作有再多鳥事,該享受的美食怎麼能錯過呢?」蠅王哼道,他看了一眼剛才抄下來的分機號碼,將那張便條紙牢牢貼在電腦螢幕邊。

 

 

※※※※※

 

()

 

    微冷的細雨淅瀝落在「蒲公英」餐廳的落地玻璃上,濕漉漉映照著外頭蒼黃的街燈燈光,平添些許夜晚清冷的氣息。

 

    店裡沒別的客人,祖珊娜才剛把洗好的玻璃酒杯放回殺菌櫃裡,從門口方向響起清脆的鈴鐺聲響。她沒轉頭,只先開口招呼:「歡迎光臨~裡面請。」

 

    隨著接近櫃檯的粗重腳步聲,一個男人嗓音問道:「妳們這裡有賣些什麼喝的?」

 

    琪琪摩拉回身望去,「牆上有菜單噢,想喝什麼自己點。」她打量了下那個留著蓬亂及腰黑髮、身穿厚夾克、瞪著一雙殷紅眼瞳的壯碩男人,「先生是第一次來吧,需要我幫您介紹菜單嗎?」

 

    「不用。」別西卜一屁股坐在小吧臺的高腳椅上,「來杯冰啤酒不加冰塊,要大的。」結束跟阿薩謝勒他們的飯局後,別西卜並不想直接回自己的住處,於是在附近四處閒晃,在雨中晃進這家不太起眼的小餐廳。雖然規模小,卻有個頗像樣的飲料吧臺。

 

    祖珊娜將啤酒送到別西卜面前,「還需要點些什麼?」

 

    「我只要啤酒。」蠅王接過啤酒喝了一口,「妳是琪琪摩拉吧?很少看到妳們這一族的人在這裡工作。」

 

    「我的姊妹們比較待在喜歡純樸一點的鄉鎮,」祖珊娜說,拿出抹布開始抹吧臺的桌面。「但有些人就想往外闖,試點不一樣的,譬如說我。」她略噘起尖細的長嘴,似乎表示得意。

 

    「沒有同鄉,一個人生活不會無聊嗎?」

 

    「我有認識其他朋友,」祖珊娜說,似乎對蠅王的問題感到詫異。「這家餐廳看起來不怎麼引人注目,但也因為這樣,吸引了一些想要有個能夠放鬆小空間的客人來消費,還算說得過去啦。在這些客人中可是有不少有趣的人呢!」

 

    「哼哼,包括我在內嗎?」別西卜故意問道。

 

    祖珊娜吃吃笑道:「也許先生你現出原貌來讓我瞧瞧,我就能告訴你。」

 

    「喔~最好不要,」蠅王以不懷好意的聲調嘿嘿邪笑兩聲,「搞不好妳會嚇到連詛咒別人都忘記怎麼做了。」

 

    「是嗎,我常常在想,」琪琪摩拉歪著頭道,眼神中充滿好奇。「像你們這些平常在街上總是用人類模樣低調活動的神,真正的面貌是什麼樣子呢?我只是家屋精靈,再變也變不出新行頭。」

 

    「管他什麼模樣,」別西卜低頭看看自己,又瞥了她一眼,「了不起換換殼子啦,跟位階高低無關。就算我變成鋪天蓋地的怪獸,骨子裡還是一個樣。當神可以很威很強大,他的形象就跟塊人形招牌一樣,在人類的腦袋裡玩不出什麼花樣的。就這方面來講,不管當神或惡魔還是天使,都是很無趣的事。」

 

    琪琪摩拉的小眼珠盯著他,「該怎麼說呢,」她停頓,又道:「你這番話讓我想到偶而會來這裡的一個客人。他跟你的類型看起來差很多,見解卻好接近。」

 

    蠅王聳聳肩,「當到某個位階的,管他是誰,多少都會有類似的想法吧。」

 

    「真有意思,」祖珊娜轉頭望向因雨水而顯得有些濕糊糊的落地窗,「也許你待會可以跟他交流交流,看樣子他今天大概又加班到很晚了吧。」

 

    別西卜抬眼望去,那穿著深灰長大衣、有著褐金髮色的男子已經收傘推門緩步走了進來,他那綠色眼瞳的視線稍微在別西卜身上停留片刻,接著在蠅王身旁隔兩個位子的高腳椅上坐下。

 

    「嗨~大老闆,今天又忙到這麼晚了嗎?」琪琪摩拉湊過去招呼道。

 

    男子將他的筆電包放到旁邊的座椅上,苦笑的眼神裡透著些許疲憊,「祖珊娜,每次都要這樣鬧我嗎?就說我不是什麼大老闆了。」

 

    別西卜覺得他的聲音有點耳熟,忍不住略微往那男子的方向瞄去。

 

    「工作這麼勤奮的人大概只有兩種,」祖珊娜嘻皮笑臉道:「不是即將成為大老闆,就是已經是大老闆了。」

 

    「很抱歉,那我應該是第三種。」男子脫下大衣,整理有些弄縐的襯衫衣領,「一杯大杯冰啤酒不加冰塊,麻煩妳了。」

 

    「請稍等,」祖珊娜邊倒啤酒邊隨口說道:「哎你知道嗎?梅塔特隆先生,坐你旁邊那位一臉兇相的大哥可能會跟你很投緣喔,剛才我們聊了一下,你們有些想法實在好像欸。」

 

   蠅王差點沒把剛剛喝下去的啤酒噴出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