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篇:(標題未定) III 未完

        「祖珊娜都是用這種方式讓客人彼此熟識,她沒有惡意。」梅塔特隆好心地幫她緩頰,「雖然……」他的語氣略帶猶疑,「會在這裡遇到你的確滿意外的。」

 

    「……我也是。」別西卜不得不表示同感,第一次接洽公事就出那樣的差錯,又在這種偶然下初次面對面認出對方來,一時間總是顯得尷尬。「欸,」蠅王搔搔自己的滿頭亂髮,「今天筆電的事真的很不好意思,希望沒給你們造成困擾。」

 

    天使長只是平淡道:「沒什麼,意外發生了,就是想辦法解決它。我今天已經請雷米葉處理這件事,不用太擔心。」他的碧綠眼眸盯著蠅王,那是一對毫無波瀾的沉靜眼神。「你是第一次來『蒲公英』嗎?」

 

    別西卜點頭,「剛好逛進來,我喜歡這個吧臺。」

 

    「這是我特別請人設計的,」琪琪摩拉驕傲地說,「我想要營造出那種會讓人想進來坐下喝一杯、聊個天南地北的溫馨氣氛。事實證明我的眼光還不錯,吸引到你們兩位這樣身分顯赫的人來光顧。」

 

    「妳是老闆?」別西卜瞪大雙眼。

 

    「難道我看起來像比較老氣的服務生嗎?」祖珊娜扠腰歪嘴笑道。「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開一間自己的小餐廳,跟客人哈拉打屁,經營一塊悠閒的小天地。租金有點貴,但我正努力要把這店面買下來。」

 

    「我也是偶然間才到祖珊娜的餐廳來,」梅塔特隆說,隨意地輕輕搖晃杯裡僅剩的啤酒,「這裡是結束加班後暫時放鬆的好地方。」

 

    「你們的工作都這麼忙嗎?」蠅王問,加班向來不是地獄的管理風格,路西法總是帶頭比下屬還早離開辦公室的那一位。

 

    「那是常態。」

 

    「嘖嘖嘖,你們也太辛苦了。」

 

    「人類對雅威、對天堂有著很高的期待,」天使長道,盯著別西卜的眼神難掩倦色,卻有一絲不容辯駁的銳利。「為了回應那樣的期待,就必須要有對等的付出。對我們天使這種存在而言,那就是一切行事的最高原則。沒有所謂超時工作,只有能否確實盡到應負的責任。」他繼續道:「那是我們的遊戲規則。」

 

    蠅王沒說什麼,他知道梅塔特隆所言是事實。人類向來視天堂與地獄為敵對的兩端,然而它們也更接近一種不可分割的共同體關係,長久以來在人類的心靈天平上維持巧妙的平衡。所有事物都有它相對的條件和代價,沒有絕對循規蹈矩的服從,自由亦無從彰顯其不受拘束的跋扈丰采。

 

    「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祖珊娜在旁幫腔嘆氣,「人類這句話不管用在誰身上倒都挺適用的。」

 

    別西卜哼道:「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尤其像我們這種在天堂跟地獄體系裡的高層級,能轉換立場簡直難上加難。妳是琪琪摩拉,斯拉夫的家屋精靈。沒人會特別定義你應該是怎麼樣的琪琪摩拉,該做什麼,不做什麼。妳能自個兒來大城市創業打拚,不是躲在人類家裡半夜偷紡紗等著詛咒人。妳還有詮釋自己的空間。我們的力量能夠強大,因為人類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性質已經被嚴格限定,而且是一套模式了。相對來講,那也是一種可悲又可笑的束縛。」

 

    梅塔特隆只是淺笑,「但若能為這世界的萬事萬物有所貢獻,即使最終沒有選擇餘地,我倒甘願接受這樣的束縛。」

 

    「你當真這樣覺得!?」別西卜瞠目結舌,「果然,你這天使的認份屬性真的是沒救了。」

 

    「如果不是這個認份屬性,」天使長慢條斯理道:「我今天也不會為了包括幫你處理借筆電在內的事留到這麼晚,請問對這部分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蠅王為自己一時的出言不遜感到丟臉。

    「那就好。」梅塔特隆將杯裡僅剩的酒一飲而盡,「的確,即使行事風格向來天差地遠,我們兩邊的情況很類似,都有自身必須背負的框架。」他的目光再次停留在別西卜身上,「和過去比起來,天堂的對外關係已經改善不少,也有彈性得多。如今雅威非常重視跟其他諸神的往來,當然,那是建立在他已經擁有相對優勢的前提上。」

    「地獄也差不多。」蠅王同意,地獄也作了相當程度的調整,以更多元的面貌和行事風格斡旋於各方諸神勢力之間,早就不再只是單純的天堂反對黨形象。但那並沒有改變兩方最初創立時的初衷。

    「即使這樣,對立也不會完全消弭。」梅塔特隆的碧綠眼眸似乎顯得黯淡,千古以來,諸神之間就在爭奪掌控世界的主導權,贏得人類的信仰力量。不管是對外,還是對內,為了這樣的事,我替雅威傷害過很多人。

    別西卜想起阿薩謝勒今天曾經向他提過的事,但他並不曉得梅塔特隆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去執行雅威的意志。「你……會對這樣的事感到內疚嗎?」他問。

    「身為天使,」天使長答道,眼神在那瞬間顯得深沉莫測,「我的存在本身由雅威所賜予,即使他給我表達意見的權利,終究必須遵從他的決定。任何我自己的情感和想法……嚴格而言,在唯一神面前並沒有意義可言。」

    「……」

    「但相對的,」梅塔特隆的語氣一轉,「當初也正是雅威,將我從一介凡人拔擢到現在的地位,得以用他所賜予的力量關照這世間的人類和其他萬物,對此,我確實很感激他。」

    「因此,為了雅威,也為了這個世界,我仍然在心裡秉持這個想法。希望終有一天,」他平靜地說:「我的上司和信仰他的人們對其他神所做的事,能有個圓滿的了結。諸神之間不再有對立,不再有無止盡的憎惡和衝突。畢竟,」他深吸口氣,「不管是眾神,還是生活在這其中的萬物,都共同存在於世界樹的庇蔭之下,都是整個宇宙的一部分。我必須承認那很渺茫,但那也是我以這個身分存在於世上,希望能夠達到的目標。」

    看著別西卜驚異和疑惑的眼神,梅塔特隆只是淡然笑道:「這番話竟然出自唯一神的首席天使長之口,似乎很匪夷所思吧?縱使我的發聲權必須取決於他,但我一直儘可能朝那個方向努力著。」

    真是個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天使,別西卜心想。老闆一句話下來,他哪裡有選擇的餘地。「這世間本來就沒有什麼和諧可言。從宇宙創生,原初之人從一化為多的那一刻起,就註定是這種爭來鬥去的局勢。而你,也不是那個擁有主導權的,」蠅王道:「這樣所謂的『自由意志』又能做些什麼?精神勝利法?」

    「天使從來只是雅威使喚用的工具嗎?我承認大部分的時候是,但我們也是中介者,肩負了跟雅威與這個世界,還有其他諸神調解的任務。我無法任意刪改自己的劇本,但至少,我仍然有機會能決定如何詮釋它。」他付清帳單,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道:「先失陪了,後續的事情,我會再和你聯絡。」說完這句話,他直接出了店門,撐傘走進落著雨的夜色中。

    我自己麼,也不滿意現在這個劇本。別西卜隔著被雨打濕的落地玻璃目送梅塔特隆逐漸離去的背影,心裡這麼想著。但他也懷疑那樣近乎一廂情願的想法究竟能改變什麼。

    別西卜對雅威向來沒有好感。許久以前,正是那批信仰祂的人們行使雅威的意志,剝奪了他身為巴力西卜的神格,原本神聖的名字被侮辱為汙穢的糞丘之主。雖然長久的歲月過去,別西卜逐漸以蒼蠅王的身分在神靈界中重新建起一片天,並追隨路西法一同掌理如今已有和天堂相抗衡之能的地獄勢力,他還是很難對以前的過節完全釋懷。

    但現在,面對眼前這位向來負責執行雅威旨意,擁有「小唯一神」之稱號的首席天使長,別西卜心裡反而萌生了些許興趣。雖然有時正經得過頭,他倒頗欣賞梅塔特隆身上那種天然的正直個性和溫和的脾氣。

    還有那種為了他人,嘗試在自己所面對的各種矛盾中取得調解平衡的認真努力。

    「梅塔先生常常就是這副德性,」琪琪摩拉過來幫別西卜收走杯子,「你們果然很投緣呢。一下就聊到這麼深的話題去。」

 

    「他啊,是個直到底又糾結的笨蛋。」蠅王簡單地下了結論,然後又加上一句:「但我並不討厭這樣抱有遠大理想的笨蛋。」

 

    「而且這位笨蛋還肩負幫你借筆電的重責大任,加班到很晚。」

 

    「……我承認我才是那個不該出摟子的笨蛋總行吧。」別西卜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以鑽進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