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Drunken Lady You So Nasty

  「……咦~?這麼快呀?」加百列停下酒杯,粉嫩雙頰透著飽足酣暢的紅暈,「真可惜……我還沒覺得喝夠呢。」她戀戀不捨盯著還剩半瓶的蘇摩,慵懶地笑著。

 

    「噢~加百列大人,您至少一個人喝完兩瓶半的蘇摩,快跟……」拉斐爾說,視線轉向桌上那些空酒瓶:「我們四個人喝的加起來一樣多了欸。」

 

     「到此為止吧,加百列,」梅塔特隆說著,從皮夾裡抽出信用卡交給服務生結帳。「妳的確喝太多了,為了安全起見,我請米迦勒待會載妳回去,請妳收拾好隨身物品,我們馬上就要離開了。」

 

    加百列迷茫的醉眼亮了起來,「喔~當然好啊,」她優雅地打了個嗝,其姿態之迷人,引來不少在場服務人員的側目,讓她的同事們和長官瞬時不約而同感到難為情。然而加百列只是笑咪咪接過米迦勒邊搖頭邊伸過來準備扶她起身的粗厚大手,「呵呵……真開心呢,米迦勒要送我回家欸!」她搖搖晃晃站起,慵懶放肆地靠向軍事長的肩膀,霎時濃郁的酒氣迎面撲來。「那就麻煩你囉~!」

 

    米迦勒嘆了口氣,「來吧,妳先在餐廳門口等一下,我去停車場開車過來。」

 

    ※※※※※

 

    他將車開上通往隔鄰城鎮的大橋,兩旁橋燈昏黃的光線輪番迅速掃過,映照出車內兩位天使長一坐一臥的身影。

 

    米迦勒持著方向盤,又回頭瞄了倒在後座呼呼大睡的加百列一眼。當他攙扶她上車後,本想讓她正坐靠著後座椅背讓她睡,但經過幾次綁手綁腳又不得要領的嘗試,加百列始終維持整個人直接橫倒在椅墊上的姿勢,心滿意足地酣睡著。米迦勒沒辦法,也只能任由她去。

 

    加百列像個小女孩般蜷縮在後座上,不時可聽到她沉在睡眠中平穩的呼吸;臉頰因酒醉緋紅如秋日成熟的鮮嫩蘋果,比起平時在工作上表現出的精明幹練,這反而是米迦勒第一次注意到她那屬於女性神靈獨有的嫵媚風情。

 

    他微微笑了笑,重新專注於眼前的路程。好不容易忙完這一陣,的確是該好好放鬆一下,尤其他們都很清楚加百列最近為了和日本諸神斡旋的事,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正常作息過了。既然結果終於告個段落,留點傾瀉壓力的空間給她……嗯,似乎也沒什麼不好,難怪今天連梅塔特隆大人都默許她這樣異常開放大膽的行徑。

 

    加百列的公寓離天使長們聚餐的餐廳約有二十分鐘車程,但在人車稀少的深夜,實際並不需花上那麼多時間。米迦勒發現自己邊思索的同時,車子早已開上她公寓所在的住宅區主幹道。他轉了個彎,折進一條巷子,向前駛過一小段路後,終於來到加百列住所的大樓門前。

 

    他停車熄了火,走出駕駛座。「醒醒,加百列,妳家到了。」他開了後座的門,輕輕搖晃她的肩膀。

 

    「……呼啊……唔?……什麼……?」她慢悠悠蠕動姣好的身子,一手摀著呵欠一手輕揉惺忪迷茫的睡眼,「……喔,到家了……這麼快……」她抓著米迦勒的手臂,歪歪扭扭走下車。「哈啊~今天喝得真是痛快死了……呵呵……」加百列顫巍巍想走上門口階梯,不穩的步伐差點被絆倒,米迦勒忙緊抓著她的臂膀。

 

    「嘿!輕點~」她以以往幾乎不曾出現過的嬌嗔口吻抱怨道:「你弄痛我了……」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米迦勒嚇了一跳,趕緊鬆手,然而加百列又一個搖晃踉蹌,像要往階梯上倒去,他一急又再度扶住她,這次特別小心地輕柔許多。

 

    她不滿地哼道:「嗨唷~米迦勒……你的技術實在是……」加百列又打了個嗝,「……要對女士溫柔你懂不懂啊~」

 

   「……是是是,」米迦勒覺得自己的頭都快痛起來,而他確定這跟宿醉無關。他太清醒了,清醒到只能以全副無奈的清晰理智面對他同事因酒醉而放縱的任性舉動。「我送妳到妳家門口吧,這樣子可不行。」

 

    「嗄~?不行?你說誰不行……?」加百列抗議道,邊被沒再答腔的米迦勒扶進大門走道,往電梯方向走去。值班的矮妖警衛只瞟了他們兩人一眼,認出兩位天使長的身分後又繼續低頭看自己的股票雜誌,沒再搭理。

 

    米迦勒將仍斷續嚷嚷著的加百列送到她公寓門口,杵在門前掙扎片刻後才遲疑地從她包包裡找出鑰匙開了門。他摸索著點亮室內的燈,半抱半扶著加百列走進起居室。這是他第一次到她的公寓來,心裡總覺得不自在;雖然他有正當理由,但這樣突然就進了女士的家裡……感覺還是不太好。他將大門半掩著,如釋重負地把加百列安置在沙發上,然而她的雙手始終不肯離開米迦勒的肩膀,仍舊環著他的脖子不放。

 

    「該鬆手了,加百列。」米迦勒無奈地嘆氣,「我已經送妳到家了,拜託──」

 

    沒等他說完,她突然猛一使力順勢滾下沙發,連帶讓猝不及防的米迦勒被迫跟著滾上沙發旁鋪著的毛織地毯。他極尷尬地發現他們側身面對面著彼此,而加百列的雙臂仍然沒有絲毫鬆手的跡象,甚至,理所當然地伸出一條腿跨上他的褲管。

 

    「妳這是做什──!?」米迦勒驚慌道,沒等他說完,加百列就先開了口。

 

    「喔米迦勒……」她瞇著雙眼,彷彿在打量一隻可人的小寵物。她充滿嬌媚的喉音沉聲道:「……你真是個好男天使,嗯……?你說……你是不是可愛……又迷人的好男天使呀……啊?」

 

    「……」他整個愣了,然後以他所能表現出最堅定的語氣一字一句清楚答道:「……妳醉了,加百列,妳恐怕不知道妳在──」

 

    「誰說我醉了!」加百列半睜的黃澄眼瞳生氣地瞪著他,「我可清醒得很……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

 

    「呃不,這個……」米迦勒心裡亂成一團,他試圖解釋,但要解釋什麼?他究竟是不是個可愛又迷人的好男天使?不對為什麼他要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加百列吃吃笑著,接口道:「噯~我知道了……因為你害羞了齁……是不是啊~嘻嘻……」

 

      ……並不是這樣子~~~!!!米迦勒在心裡無限絕望的吶喊著。

 

    「好吧……我就當你是害羞好了……那麼……」她喃喃道,漸漸沒了聲音。米迦勒正要暫鬆口氣,突然湊近的壓迫感又逼得他神經緊繃起來。他定神一看……

 

    兩片噘起的粉嫩芳唇正以穩定速度朝他的臉龐直逼近當中。

 

    「……!!!」米迦勒拚命掙扎著從地板上起來,徒勞無功。他死死瞪著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終於完全確定加百列原本節制明理的神智早被戴奧尼索斯偉大的瘋狂精神所掌控,她現在不是神靈雅威底下為他行使意志的忠實神僕,而是酒神虔誠的狂野女信徒。此時此刻她只遵循那屬於自然野性的放肆衝動,即將要撞擊上他那被折磨到幾近精疲力竭的衰弱心神──

 

    「呼──」一陣輕微的鼾聲響起,除此外毫無動靜。沒有來自雙唇的柔軟觸感,也沒有伴隨唇吻而來、曖昧難分的濡濕。


         米迦勒偷偷睜開眼睛。


        他同事跟個沒事人一樣,躺在地毯上安穩地熟睡著。手臂的力道也鬆了,不再緊抱不放。

 

    米迦勒很有耐心、小心翼翼等了將近十五分鐘,確定她真的完全進入沉睡後,才輕手輕腳抽出她的……懷抱,然後萬分謹慎地站起來。

 

    什麼事也沒發生。

 

    他深深地、同時也輕輕地鬆了口氣,將加百列輕輕抱回沙發上,再拿起涼毯蓋在她身上。米迦勒緩緩走向門口,活動痠痛的筋骨,他懷疑明天加百列睡醒以後,對剛才發生的事會有多少印象。嘛,他自己倒是希望可以來次澈底的失憶就是了……被這樣一折騰誰受得了啊?

 

    他拉開門準備走出去,聽到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輕微聲響,心裡又悚然一驚。接下來聽到的卻是:

 

    「晚安……米迦勒……謝謝你送我回家……」加百列柔聲咕噥著,在沙發上翻個身,又沉沉地睡了。

 

    他站在被調暗的燈光下看著她愣了片刻,最後才輕聲回道:「晚安,加百列,晚上好好睡吧。」

 

    然後微笑著輕輕帶上門。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