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她吃了一隻貓

 「可敬的芙蕾雅女神,」埃及冥神的口氣始終維持一貫的溫和:「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既然妳已經理解這的確是個不幸的意外,那麼請讓我們再進一步釐清問題──」

 

    「喔,別再跟我重複同樣的事情,奧賽利斯先生。」芙蕾雅瞪著他,一字一句清楚吐出。「我的問題很清楚,你家的阿米特吞了我家的貓連個骨頭渣子都不留。只要你還我完好如初活生生的羅文,我不再追究,就這麼簡單。」羅文是她替那隻不幸貓兒取的名字。

 

    冥神以十分為難的口吻回答:「阿米特是食魂者,她的胃與歸於虛無的混沌相通……凡被她吞食者,無論是怎麼樣大有能的生命,恐怕都無法再回歸這個宇宙的循環,更不用說是一隻貓……」

 

    「很好,那更簡單,」春之女神收起怒容,嘴角浮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既然你辦不到,還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

 

    「給我阿米特的命做為補償。」

 

    「不可能,」奧賽利斯皺眉:「我們需要阿米特吞食那些無法通過審判的不潔之魂,她是整個環節不可或缺的部分。殺了她會嚴重破壞宇宙間瑪特的平衡,這是不被允許的。」

 

    芙蕾雅嗤地冷笑一聲,鞋跟在地板上敲著不耐煩的節拍。「是了,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結論是,我跟你完全在浪費時間,耗那麼多工夫進行你所謂的溝通,根本沒有結果。」

 

    冥神無奈地嘆口氣:「這點我也十分不解,為什麼妳的愛貓會自己跑進我們的審判大廳來?這裡本來就不是牠該涉足的領域。」

 

    「別推卸責任了,何不乾脆承認是你們的門禁疏於管理!連隻貓都防不了!」女神厲聲道,臉色霎時一沉,「貓兒有自己旅行的方式,牠們有時候也許跑出門玩過頭了,但絕對懂得什麼叫分寸,才不會像你的愚蠢寵物那樣粗魯、蠻橫、冷血地奪走我那可憐寶貝的小命。啊!羅文!」說到這裡,她終於忍不住,捂著臉龐開始啜泣起來。

 

    阿米特又打了個呵欠,對於自己闖下的大禍依然無感。她只覺得眼前這跟奧賽利斯爭執的女人好煩,同時心不在焉想著下一頓晚餐何時才會送上門來。

 

    明知這樣做一點用都沒有,當奧賽利斯懷著歉疚的心情想走向前去安慰芙蕾雅時,一個聲音突地在審判廳空蕩廣袤的空間中響起:「喔,原來是這樣的問題呀?雖然有點麻煩,但也不是不能解決。」

 

    女神抬起臉,詫異的視線投向聲音來源處,雖不見其形體,但可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她似乎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奧賽利斯則道:「午安,托特。似乎芙蕾雅女神跟我之間的對話驚動到你了?」

 

    書記神的聲音嘿嘿笑道:「大老遠就聽見芙蕾雅的怒吼囉,阿米特這次惹出的麻煩可真不小。」他的身形隨話語自空氣中凝聚出現,依舊是那個矮小的狒狒模樣,頭上則頂了一輪皎潔的月盤,在光線相對昏暗的審判廳中靜靜發散銀白的微光。阿米特略微將頭轉向托特,鱷魚臉龐的嘴角掛著毫不在意的微笑。

   

    芙蕾雅打量著這不速之客,「喔,托特,我有印象了。你是……」她頓了頓,湛藍眼眸微瞇:「你常跟梅塔特隆有來往,對吧?」

 

   托特禮貌性向她鞠了個躬,「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妳,芙蕾雅女神。我對妳家可愛的貓兒們也是印象深刻呢,牠們總是這麼有活力,這麼惹人憐愛。發生這樣不幸的事情,我深深感到遺憾。」

 

    「是呀,牠們是我可愛的孩子們,每隻都優秀傑出,無可取代。失去牠們任何一個,對我都是無法忍受的痛。」芙蕾雅配合著客套完,隨即正色道:「想必你知道整個狀況了吧。你剛才說,這個問題不難解決?意思是你可以讓我的貓活生生完好無缺地回來嗎?」

 

    「就技術上來說,」托特神色從容地迎上對方充滿銳利期待的目光,「的確可以辦得到。」

 

   「怎麼做?」她問。

 

    奧賽利斯望著托特頭上頂的月盤,心裡猜出大半:「唔,莫非你打算……?」

 

    「正是如此,」書記神笑咪咪地從頭上取下月輪,捧在手心,「我擁有一部分掌控月亮──也等於掌控時間的能力。以現在這個時間點,我們確實沒有辦法改變既定的事實,可是……」他用一隻手指頂起月輪,像玩轉球似地旋了幾圈,便將它往阿米特身上拋去。「可以換個方式讓這整件事重新回到原點。」

 

    阿米特見到那輪綻放著柔和銀光的月盤朝她飛來,忍不住張開大口就想吞噬它;然而月盤一下就穩穩懸浮在她頭頂正上方不到一公尺處,霎時綢緞般的銀白月光便籠罩住阿米特全身。食魂獸雙眼直直盯著頭上那輪月光,嘴仍大張著,身體卻像被某種力量凝住了似地,一動也不動。

 

    芙蕾雅向托特投以疑惑的眼神,奧賽利斯則鎮定地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不發一語。書記神只道:「別心急,我們等著看就好。」

 

    相較於阿米特靜止的身軀,她頭頂上的月輪開始轉動,愈轉愈快。隨著速度的加快,月輪的形狀也開始改變,逐漸從邊緣缺了一角,像被陰影啃食般擴大。

 

    此時阿米特的狀態同樣跟著出現變化,她又重新趴回地上,迅速打了個呵欠,接著又重複一次同樣的動作。她的動作顯得怪異的不自然,全身上下顫動著被強迫運作般的急躁感。阿米特以這樣詭異的趴姿維持數秒後,突地站起來,全身劇烈抖動,接著開始從嘴裡嘔出某樣物體出來。

 

    「這……」女神忍不住摀住自己的嘴,眼神充滿駭異和驚恐。

 

    托特只道:「別擔心,畫面可能恐怖了點,但一切都會沒事的。」

 

    懸在她頭頂上的月輪被陰影吞噬的範圍愈來愈大,阿米特則持續從嘴裡嘔出那東西,銳利的牙齒一開一合,將牠逐步推離自己的喉嚨。隨著那頗有韻律的吞吐節奏,食魂獸嘴裡的東西不斷往外滾動,形體也漸漸變得愈來愈完整,露出了濡濕的、橘紅如火焰般的毛色。

 

    芙蕾雅瞪大湛藍雙眸,驚聲叫道:「噢!」

 

    奧賽利斯不禁皺眉,「托特,這會不會太……」他對托特使用的方式沒有意見,但讓當事人看到這令人不快的一幕,總是有失妥當。

 

    「無所謂,」女神鎮定接道,她開始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反正假設這個方法有效的話,我是不會介意過程。」

 

    托特老神在在地瞟了那已經被蝕去超過一半的月輪光芒一眼,「就快結束了,再等會兒。」

 

    此時阿米特將頭顱緊貼在地面上,邊將她不久前吞下、正開始掙扎的獵物推到嘴顎前緣,接著她狠狠一甩頭,突地衝向前同時也順勢吐出了那隻才剛擺脫那些尖銳利牙和噁心唾液、仍然驚恐不已的橘紅毛大貓。就在這一刻,阿米特頭上的月輪也完全被侵蝕殆盡,只剩下一輪闃暗的黑影,像有人剪了一片圓形的夜色下來,再貼在半空。

 

    「羅文!」芙蕾雅開心地大聲呼喚愛貓的名字,衝上前去抱起牠。原本飽受驚嚇而全身緊繃的貓兒被飼主一抱進懷裡,身體馬上就鬆軟了下來。牠在女神臂彎裡蠕動一會兒,遲疑地喵喵叫著。

 

    「我抽走阿米特身上的時間,」托特道,神情依然一派從容。「……直到她吃下羅文前的那一刻。還好這件事發生得不算太久,稍微調控一下,還不至於影響到瑪特的平衡。」

 

    「沒事了,我親愛的寶貝兒。」女神在貓咪臉頰旁親了兩下,手指輕揉牠的脖頸,「媽媽在這裡呀,媽媽是來帶你回家的,不要怕。」

 

    食魂獸頭上那輪黑影逐漸消失,露出原本屬於審判廳的微暗光線。當黑影完全消失後,阿米特才愣愣地甩甩頭,重新取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她盯著芙蕾雅懷裡原本鎖定的那隻獵物,又轉頭望向站在旁邊的奧賽利斯,鱷魚眼瞳裡帶有一絲困惑。

 

    冥府神如釋重負地鬆口氣,伸手拍了拍阿米特的頭,「以後不要再這樣惹麻煩了啊,乖女孩。」他語調溫和地說,視線轉向抱著貓兒的芙蕾雅。「希望這件事是圓滿結束了,很抱歉給妳造成這麼多困擾。」

 

    「既然我的貓平安無事回來了,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還是奉勸一句,重新檢討檢討你們的門禁管理,還有你那寶貝寵物的無理胃口吧!」女神的臉色和緩不少,但語調依舊擺著高姿態。她轉向托特,口氣瞬間軟了一半:「謝謝你,下次你來找梅塔特隆的時候,可以順便到我家坐坐,喝杯茶,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書記神向她鞠了個躬,「當然,樂意之至。」

 

    等芙蕾雅帶著失而復得的愛貓離開後,奧賽利斯才嘆了口氣,重新走回王座。「感謝你的幫忙,托特。」他說,「不然這件事還真不知道能如何解決。」

 

    「別這麼說,奧賽利斯殿下,」托特行禮回道:「調解糾紛,讓事情回歸正軌,本來就是我的職掌所在。那麼,請容我告退。」說完,他轉身往審判廳的出口走去。

 

    阿米特懶洋洋地趴在王座邊,聽見她的飼主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隨即整個偌大的審判廳復歸於沉寂。她打了個呵欠,心裡又開始想著下一餐何時才會到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