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遲來的中秋突發】Mid-Autumn Fire

    「在中秋節烤肉?」
 
    「是啊。」蠅王說著,開始動手拆下一盒月餅。
 
    「真有趣,我一直以為人類慶祝這個日子,」女神輕啜了口茶,望向桌上擺放整齊的月餅和茶具,「是賞月、吃柚子和吃月餅。」
 
    蠅王聳聳肩,「有些地方是流行烤肉,妳以前可能沒注意,最近幾年神界選擇烤肉過中秋的神祇愈來愈多啦。我和梅塔特隆昨天也──」
 
    原本在旁用筆電撰寫報告草稿的天使長很清楚地咳了一聲,伊西塔不可思議地發現別西卜竟然像被什麼咬到屁股似的從椅子上半彈起來。
 
    「別西卜,記得我們說好不再提這件事的。」梅塔特隆道,語氣一如以往正常的平淡,盯著他室友的眼神卻不尋常的,透著一絲冷冷的、嚴厲的光芒。
 
    「喔對……」別西卜趕緊掩藏彷彿被抓包的驚慌,若無其事故作輕鬆大聲說道:「哎呀真是的,那沒什麼好說的啦,哈哈~」女神疑惑地瞟了蠅王一眼,後者只是繼續重複啃月餅的動作,頂多用臉擺出「我說溜嘴我錯了,所以拜託不要在這時候開口問」的複雜表情。伊西塔心裡更不解了,她受邀來天使長和蠅王的公寓作客,怎麼樣都不便隨意過問他們兩人之間的私事。然而她的好奇心並不打算就此罷休,決定等待適合的時機探聽內情。
 
    於是女神轉換話題道:「噢,我還是覺得中秋賞月品嘗月餅就好,人類創造的那些五花八門、奇奇怪怪的活動,總不是那麼適合我們。」
 
    梅塔特隆笑了笑,彷彿剛才的冷峻目光只是旁人過度解讀的錯覺。「的確如此。看樣子剛才拿出來的月餅對妳和別西卜來說還是不夠啊,一下又見底了。」
 
    「我想大部分會是別西卜覺得不夠。」伊西塔擺出優雅的姿態喝了口茶,被點名的蠅王則無辜地再次聳肩,「嗯,我想我吃得也差不──」然而女神搶先道:「別開玩笑了,你剛才晚餐吃得還不夠吧?我收到的那些月餅可還有好幾盒呢!今天帶來就是要請你們幫忙吃呀!」
 
    「妳太客氣了,伊西塔,」天使長道,拿了茶壺準備起身走到客廳。「我今年也收到一罐客戶送的茶葉,好像是難得的高級品,等我去泡一壺新的茶過來。」
 
     「太好了,那麼就讓我期待一下吧!」女神上一秒笑咪咪地目送梅塔特隆離開陽臺,下一刻就緊盯著別西卜咄咄逼人悄聲問道:「說吧!你們昨天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梅塔特隆的反應那麼奇怪?」
 
    「拜託妳不要那麼八卦好不好?」蠅王不滿道,卻被對方理直氣壯地白了一眼。「欸~還不曉得是誰先不小心說溜嘴自爆呢?簡單講個大概就好,快點,時間寶貴!」
 
    「……嘖,真是囉嗦。」別西卜搔搔頭,「好吧,那次只是意外,我們受邀去西王母的蟠桃園參加中秋晚會,搞了個什麼不中不西的烤肉派對。本來也都好好的,誰知道晚會舉行到一半,烤肉架的炭火不小心被打翻了。還有很多賓客沒吃夠,要重新起火又花時間。那時候阿斯加德的海姆達爾就提議……」
 
    「提議什麼?」伊西塔繼續追問。
 
    「……提議梅塔特隆或許可以利用西奈神火的力量來重新點燃烤肉架的炭火,」別西卜翻了翻白眼,「虧那雞婆號角仔想得出這種餿主意,怎麼可以隨便自作主張點名在場的客人幫忙收拾東道主的爛攤子呢?」
 
    「所以梅塔特隆也答應了?」
 
    「呃,既然都被點名了……說實在他只是好意想幫忙,不過……」別西卜往客廳方向偷瞄一眼,快速講完最後的重點:「問題是他沒有估計好火力,結果燒掉西王母的半座蟠桃園。」
 
    「喔~」伊西塔一副感到遺憾又有點想偷笑的樣子,想像著蟠桃園籠罩在熊熊烈火之中,賓客驚慌失措逃竄的景象,聽起來真是一團糟。「不過,以他的能力,要讓一切恢復原狀也很容易吧?」
 
    蠅王點點頭,「那對梅塔特隆而言當然不難,而且幸好狄密特也參加了昨天的晚宴,幫了不少忙。但無論如何就是很糗啊……喂,剛才說的事可別八卦出去啊。以那傢伙斤斤計較的脾氣來說,恐怕這陣子都會很介意吧,還是不要提這件事比較好。」
 
    伊西塔聳聳肩,「小意思,這還不算太糟糕的呢。」的確,燒掉別人的果園不是可以一笑置之的小事,但跟其他神曾經幹過的更無節操的事比起來,譬如說,洛奇讓斯卡蒂消氣大笑的方式,或是索爾反串新娘去巨人國搶回被偷的鎚子……這個火烤蟠桃的意外充其量只能算是普通等級,她不得不承認心裡其實有那麼一點點失望。
 
    廚房方向突地傳來一陣轟然巨響,把蠅王和女神都嚇了一大跳。「怎麼回事!?」別西卜大喊,衝向煙霧瀰漫的廚房。
 
    「瓦斯氣爆?」伊西塔跟著跑過去,此時梅塔特隆的聲音從被煙霧和燒焦氣味籠罩的廚房傳來:「沒事沒事,我只是想燒開水,結果……哎。」一陣強勁氣流捲過,掃空嗆人的煙氣,只見天使長站在完好如初的瓦斯爐前,有些懊惱地看著上面擺著的那只不過幾秒前才剛恢復原狀的熱水壺。
 
    「……果然還是不行嗎?」他喃喃道。
 
    別西卜鬆了口氣,「……什麼還是不行?」他不解地皺眉,接著突然一愣,呆呆地指著那熱水壺問道:「呃……你不會是想……」
 
    「……就是你想的那樣,」梅塔特隆朝他室友投以帶有些許微妙的目光,「看樣子似乎還是太勉強了。」
 
    「噢~親愛的,」伊西塔的視線在他們兩人身上來回打量,一隻手不自覺掩著唇邊,好遮住自己情不自禁上揚的嘴角。「想要嘗試運用力量的不同用途是不錯啦,不過……」她說著,轉動開關,點燃瓦斯爐的火焰。「我們都有現成的工具了,也實在不需要再自個兒大費周章了嘛,難得一個中秋夜,何不好好放鬆一下?」
 
    別西卜抓抓頭,「哼,我可是用過死蠅葬列幫我們一個開餐廳的朋友清老鼠──」
 
    天使長比了個手勢,示意蠅王暫停。「不要緊,我剛才只是稍微想再試試看西奈神火的可行性而已,」他說,「伊西塔說的沒錯,現在的確不是煩心這個問題的時候。」
 
    女神噗哧笑道:「才到你們這裡作客沒幾次,就來了個好驚奇的爆炸大禮,我真是受寵若驚啊。」
 
    「喔不,」梅塔特隆搖搖頭,「和愚人節那次比起來──」
 
    這次輪到別西卜表態明顯大大地咳了一聲,他的視線老大不高興地瞪著他室友。
 
    「愚人節?你們那天做了什麼?」伊西塔的眼睛一亮,原來這兩個大男人之間也玩過什麼有趣的惡作劇嗎?
 
    「……沒什麼,不是很重要的事。」天使長很快地輕描淡寫帶過,「你們先回陽臺吧,晚點熱水好了我再端茶過去。」
 
    「噢,當然沒問題。」女神一派輕鬆答道,心裡已開始盤算著待會要怎麼樣製造自己和梅塔特隆獨處的機會。或者……下次乾脆約他們來個烤肉聚餐也不錯,她可是會很期待的。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