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Pocky Game

   梅塔特隆不為所動,「不好意思,我在趕這份下週要交出去的報告,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請別打擾我。」語氣一如往常平淡,然而到此為止的意味已經表達得很明顯。

 

    他的室友才不管那麼多,依舊誘道:「別這樣~把你的臉轉過來一下就好了,嘿~看著我~」

 

    鍵盤聲停止。天使長輕嘆口氣,耐著性子半轉過去道:「拜託,已經跟你說──」

 

    霎時一根細長的餅乾棒不偏不倚塞進他話才說到一半的口中。

 

    「……!?」梅塔特隆驚愕地皺眉,微惱的眼神掃向別西卜笑得挺得意的面龐,和他手裡拿著的、已經開封的盒裝Pocky

 

    天使長把餅乾棒從嘴裡拿出來,舌尖殘餘些許巧克力的甜味,「這是做什麼?」他略不耐且不解地問。

 

    蠅王依舊笑得燦爛,連那口虎牙看來都顯得不懷好意。「嗨~反正你連這個週休都要賠進工作裡了,幹嘛不用今天晚上的時間來找點樂子好好放鬆一下?」

 

    「……」梅塔特隆瞪著他室友,未置一言。別西卜所謂的找樂子放輕鬆,往往都是些沒完沒了硬喜歡糾纏他的怪異把戲,不答應有時還會被趁隙霸王硬上弓,折騰得他不得安寧。「我不曉得你想玩什麼花招,別西卜,但絕對不是現在。」他說著,發現手上拿著的巧克力棒已被自己咬過,總不能這樣還給別西卜,只好再放回嘴裡準備吃掉。就在這當口,眼見機不可失,蠅王突地撲上前去大叫:「不要動~~~!!!

 

    天使長被蠅王這唐突的舉動驚得一愣,短短一兩秒的混亂中只見別西卜的臉龐迅速湊近,直到他那口雪白的利牙精準咬住餅乾棒未淋上巧克力的另一端。還差點咬到梅塔特隆的手指。

 

    「……現在又是怎麼?」梅塔特隆咬著巧克力棒的一端不滿道,眉頭因惱怒和不解而深鎖。他仍坐在電腦前的椅子上,別西卜則以一種詭異而滑稽的半站姿俯在他室友之上,紅豔眼瞳裡燃燒的興奮之情無異於發現新玩具的大貓。

 

    別西卜咬著餅乾棒的嘴咧得大大地:「玩一下就好,用完這根Pocky,我就不再吵你。」

 

    天使長很想直接鬆開齒縫間的餅乾棒,把別西卜推開──然而以他的力道幾乎辦不到──而不把別西卜從他上方移開,除了和他那時常如此惱人的室友繼續大眼瞪小眼,梅塔特隆什麼事也做不了。

 

    一次慣常性的嘆氣後,他終於勉強妥協,擺出「好吧,你到底要玩什麼?」的詢問眼神。

 

    蠅王笑嘻嘻地用手指指嘴裡的Pocky棒,口齒略不清道:「簡單,一人吃一邊,吃到最中間,看誰能堅持到最後……就這樣。」他俯瞰著天使長在那瞬間顯出的混雜了震驚不可置信譴責無奈甚至……有那麼一點絕望的神情?心裡直想笑。

 

    「你說好的,速戰速決,我就不‧客‧氣‧囉!」別西卜說完,馬上一點一點地啃食嘴裡的Pocky棒,興奮的臉逐漸湊近梅塔特隆的面龐。

 

    「……」天使長開始後悔當初應該當機立斷直接吞掉Pocky棒不給他室友任何機會的,這遊戲玩起來實在是……別西卜的臉像人類影劇裡表現得過度誇張的月球表面愈滾愈近,直瞪著他的紅艷眼瞳裡燃燒的光芒也愈加熾烈,放大得極度滑稽又恐怖,連其中那原本只是隱隱暗藏的飢渴,都明顯得猙獰而放肆。

 

    然而這些衝擊都還比不上對方粗獷的唇線正逐步逼近、就要湊上他自己的……搞了半天這只是某種變相的無恥接吻遊戲嗎!!!……打斷自己犧牲時間在家趕工的重要工作,就為了滿足別西卜那任性又不可理喻的奇怪嗜好?梅塔特隆只覺得體內的力量開始膨脹,身上寄宿的神靈之怒即將爆發,一但失控可是會造成大麻煩的。他試著讓自己冷靜,維持理智。與其處於被動劣勢,不如──

 

    天使長猛地從椅上起身,雙手在瞬間攬住蠅王的脖頸。別西卜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他瞪著室友原本充滿抗拒、無計可施、而後突地轉化成某種難以解釋的詭異深沉的碧綠眼眸,還沒反應過來的極短時間內,對方的唇早已迅速侵上他的;在接觸的剎那,一陣力量的震顫彷彿如電流般襲入──說不出是自己過度的震驚情緒呢,抑或是別的什麼在作用,蠅王也辨別不清說不上來。然而也只有在倏忽眨眼之間,那感覺分離了──然後是一聲細小但清脆的喀嚓……

 

    梅塔特隆重新坐回椅子上,恢復原本那帶著溫和耐性的視線並未從別西卜身上移開。他嚼了嚼嘴裡的那半條Pocky棒,以同樣的平靜語氣道:「這樣可以了嗎?」

 

    「……嗯。」呆了半晌,別西卜邊嚼著自己的剩餘餅乾棒,邊訥訥地應道,臉上的表情混雜著些許狂喜與驚異。「在同個屋簷下住了這麼久,看不出你這傢伙其實頂悶騷的啊……」

 

    「……相信我,我也不會想知道。」梅塔特隆再度嘆了口氣,至少這兩天他應該比較能夠集中精神在工作上,而不是應付一個難纏的同居室友。他轉回自己的電腦前,手指剛敲下第一個鍵,就聽到一個嚴重得具有毀滅性的啪嚓

 

   天使長沉默地瞪著那顆被敲得粉碎的E鍵,蠅王湊過去瞧了半晌,才吹口哨道:「真的,我以後不會纏你玩Pocky Game了,這麼猛的後座力我可消受不起。」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