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量西裝

  「哟,訂西裝?我應該沒聽錯吧?」小小的國津神一蹦蹦到工作椅上,笑嘻嘻地打量眼前的魁梧胖巨人,好像完全沒注意到別西卜顯得更加不悅的表情。「凡事不拘小節的地獄暴食之君終於厭倦了充滿野性風格樣式簡潔的虎皮裙,想要改頭換面變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囉?哪道天啟的閃電擊中你啦?」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我又不可能永遠只有一副標準形象,這是工作需要。」如果不是最近必須正式著裝出席的場合愈來愈多,平常隨性慣了的他才不會有興趣買件硬梆梆的西裝穿得自己渾身不自在。少彥名命帶點消遣意味的調侃只讓別西卜更加確定這位身材迷你到可以一掌捏死的國津神讀空氣的嗅覺功能鐵定壞很久了。「我可是因為路西法的推薦才來光顧,不是送上門來讓你閒言閒語尋開心的!這生意你接是不接?」
 
    少彥名命抽出量身用的皮尺,依舊維持一貫的快活笑容。「息怒息怒,別看我總是這副嘴賤的模樣,只要有顧客上門,尤其還是像你這麼大有名堂的貴客,我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的。來吧,先讓我量尺寸。」
 
    原來這傢伙還有自知之明啊。別西卜心想,他實在不懂這個小不點神究竟哪來的自信能夠如此口無遮攔。正思量間,聽到少彥名命大聲喊道:「欸,讓我上去啊!難道你要放我一個慢慢爬上去是不?我的攀登技術可沒優秀到能克服你那雄偉的半山腰唷!哈哈哈!」
 
    「喂!當老闆的知不知道什麼叫顧客至上啊!」別西卜生氣地抱怨,剛才的賠不是難道也只是講好玩的?但他實在不想多浪費時間,還是配合伸出手讓少彥名命爬上掌心。小小的國津神一使力,便跳到蠅王頭頂的濃密亂髮上。
 
    「哇喔~!不用遠渡重洋就能體驗亞馬遜雨林的大冒險!」踩在凌亂的漆黑髮絲叢中,少彥名命忍不住嘆道。
 
    「廢話少說啦!快忙你的正事!」蠅王沒好氣道,真的頗想一掌巴死他的裁縫師。
 
    少彥名命拖著皮尺的一端往前衝,從別西卜頭頂一躍而下。他在躍下的同時說了一個命令的字句,皮尺末端瞬間如被凍結般挺直,停在與蠅王頭頂等高的位置。皮尺的其他部分則隨著少彥名命落下的方向一路伸直,還可以聽到國津神歡快的「呀呼~」聲。
 
    別西卜的視線跟著少彥名命落到地面,看著他抽出小本子記錄皮尺上的測量數字。「現在,」小小的裁縫師道:「來量腰圍。」他攀上皮尺,抓著它扯了扯,皮尺便自動載著少彥名命往上捲,一直上升到別西卜的腰間位置。
 
    「唔~」少彥名命一臉傷腦筋地看著蠅王的巨大圓滾肚皮,對他來說,就像太空人近距離觀察月球表面一樣的充滿壓迫感。「不是我要說,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粗──喔不,是這麼的腰啊。要有心理準備,衣料算起來會貴很多喔!」
 
    「喂!不要妄下定論!我的腰也有很細的時候!」別西卜抗議道,他為什麼要為了一件區區西裝被路西法騙來找罪受,一直接受這個嘴賤國津神的白目轟炸?從剛進門忍到現在,不給對方點顏色瞧瞧他才忍不下這口氣。
 
    「真的?什麼時候你告訴我?」少彥名命一邊指揮皮尺貼上蠅王的肚腹量腰圍,一邊抓著皮尺的邊緣問道。現在他正沿著別西卜的腰際爬上一圈。
 
    「唔──在我是這個形態的時候。」別西卜說著,瞬間轉換為巨蠅的身形,原本緊貼著肚皮的皮尺立時捲在虛空之中。國津神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哇哇大叫,小小身子差點沒從皮尺上摔下去。好在他及時反應讓皮尺繼續凝固在半空,才沒這麼就連人帶皮尺一起掉到地上。
 
    少彥名命緊緊攀住騰空的皮尺,仰頭怒瞪別西卜露著得意神色的那對巨大血紅複眼。「這是什麼意思?我正在量你的腰圍吶!」
 
    「喔,沒別的意思,」蠅王一臉無辜道,心裡暗笑終於整到這傢伙一次。「我只是想讓你看看我細腰的模樣嘛,瞧,這身材可是比我的人形形態還勻稱喔!」
 
    「……」少彥名命看看像木星光環一樣圍繞著別西卜腰間的皮尺,又看看別西卜那比人類形體瘦上幾圈的蒼蠅腰,最後視線停留在蠅王肥大得離譜的下半身上。「……你這個──只是把肥肉大量擠到下腹和屁股去吧?這沒有跳脫質量守恆的法則呀!」
 
    「!!!」蠅王被這麼一說,呆住了。
 
    少彥名命放手讓自己往下掉,落在別西卜圓滾的蒼蠅肚腹上,激起一陣微微的肉的震顫。「說來說去都是肉,我又不是為你的真身做西裝,你也不需要報給我第二套三圍啦!快點變回去,我還沒量完!」他在肚皮表面的環節皺摺間走來走去,弄得別西卜好癢,但反擊不成又被損了回去,實在笑不出來。他心有不甘地冷哼道:「是你自己說要看我腰細的樣子欸!我不過是證明給你看罷了。」
 
    「嗯嗯,我看到了,是比較細沒錯。」少彥名命隨意應著,跳回皮尺上,重新幫蠅王量人類形態的腰圍,「不過你那一大團肚皮肉怎樣都縮不起來,有什麼差別嗎?」
 
    「……」這樣說好像也沒錯啦。

 
    眼看對方不吭聲沒繼續刁難,國津神也知道該收斂了,便不再多說,迅速量完別西卜身上其他地方的尺寸。量好尺寸,少彥名命又忙著和蠅王確認西裝樣式。別西卜對西裝款式的要求不高,就讓裁縫自己依照專業決定了。
 
    接著,少彥名命搬出布料的型錄讓蠅王挑選。然而不管是黑色灰色土黃色甚至是叛逆得囂張的大紅色都被打了回票。發現別西卜對單色的布料不感興趣,國津神瞧了瞧顧客深藍帶紫的膚色,最後翻出另一本型錄。「既然你原本都穿虎皮裙,不然就給你做件虎皮紋西裝吧!如果不想要虎紋,我這裡還有豹紋、斑馬紋、海豹紋……」
 
    「虎紋就好了,還是這個花色我比較喜歡,而且一樣可以表現我的風格。」蠅王道,已經看中一樣土黃帶澄的虎紋花色。這花色和他平常穿的虎皮裙並不一樣,但他一眼就覺得這顏色不錯。
 
    「好,這好辦。」少彥名命挑出布料樣本,連同身材資料一起釘成一份。「你這衣服尺碼大,要費點時間,下週六來拿吧。請先付一半訂金。」他報了價。
 
    別西卜付下訂金,少彥名命開了收據給他,還附帶一張名片。「我這西裝訂做的業務只是我在日本淡島經營事業反映的一小部分而已,想當年我幫大國主開發葦原中國是什麼都做啦!以後有需要可以再跟我聯絡,包君滿意。」
 
   
你對顧客的態度再放客氣點一定會更滿意的啦!」蠅王沒好氣道,害他都開始在意起自己的肥肚皮了。
 
    「哎呀~等你以後習慣就沒事啦!要求一個神改變,不就像要求太陽換從西邊升起,不切實際嗎?」小小的國津神嘻嘻笑著,「不管穿上什麼表徵,脫下它,你還是那個肥肥的蒼蠅王。我們向來比人類更必須做自己。」
 
    別西卜聳聳肩,這點他倒不否認。在改變與維持現狀之間,神面臨比人類更難纏的掙扎,但只要順其本性而活,一切都不難。
 
    少彥名命滿意地目送蠅王走進店門外向晚的夕陽餘暉中,趕緊又將工作拉回原本的布料核對單上。時間總是不夠用,要忙的事情太多,而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快點幫這有趣又好玩的顧客裁出最適合他的完美衣裝。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