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過勞的趁人之危(?)

  
    梅塔特隆充滿疲憊的臉龐露出否認的神色,「還有會議報告要寫。」
 
    蠅王打量著天使長幾乎是有氣無力地放下公事包、脫下深灰西裝外套,最後慢慢地坐在他旁邊的沙發上。別西卜關掉電視,從梅塔特隆這副精疲力盡的樣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雅威一定親自出席了今天臨時召開的諸神會議。這個捨棄任何有形形體、追求更高存在境界的神祇在諸神面前現身,總是使用梅塔特隆的身體作為顯現。即使他室友的能量頻率和他上司極其接近,這種狀態若持續太久,長久下來對身心都是極大負擔。加上前兩週就開始的慣常性加班……蠅王很確定不是梅塔特隆不耐操,而是最近世間的局勢趨於不穩定,天堂高層的工作量加重也是沒辦法的事。
 
    「晚餐在桌上,先幫你加熱?」別西卜說,起身走去餐桌邊。
 
    「……先不用,讓我歇一下,待會我自己處理。」天使長閉上雙眼,將頭靠在沙發椅背上。「一下就好。」
 
    蠅王聳聳肩,「嗯,我今天做的義大利白醬很好吃噢,還是趁新鮮品嘗比較好。先幫你熱行嗎?」
 
    沒有回應。
 
    「梅塔特隆?」
 
    還是沒有回應,但聽見了細微而深沉的呼吸聲。蠅王轉頭,發現他室友癱在沙發上,還沒解下領帶的胸膛微微起伏著熟睡的韻律。
 
    「……竟然睡著了!?」別西卜大吃一驚之餘,想想似乎也不意外。畢竟這陣子梅塔特隆是真的忙壞了,其實地獄的事務也比過去變得更多,但還沒慘到連續兩週包括週末在內都犧牲的程度。
 
    蠅王搖搖頭,「真是的……」他輕聲咕噥道,俯身湊到沙發前。「連衣服都沒換就已經睡成這樣也太誇張了吧……」他小心翼翼鬆開梅塔特隆的深藍色領帶,解下生命之花圖樣的銀製領帶夾,深怕驚醒對方。不過天使長似乎已深陷熟睡之中,沒有顯出任何被驚動的跡象。
 
    「睡這麼死呀?」別西卜愈發感到驚訝,這種程度已經快跟昏迷差不多了,真的不要緊嗎?他屏息傾聽室友的呼吸聲,很正常,應該不至於發生過勞暴斃的慘劇。不過要讓這麼一個唯一神的首席天使長過勞暴斃,不管是什麼事都夠恐怖了……蠅王決定不去多想,視線接著移到梅塔特隆襯衫領口的釦子上。
 
    「搞什麼,連領口釦子都沒解開就昏了,到底是誰讓自己喘不過氣來啊?」別西卜一邊抱怨,一邊幫室友鬆開釦子。解開一個,又覺得不夠,於是再解開一顆釦子。
 
    「……」蠅王發現自己正盯著那已經露到胸口的襯衫,當然底下還有一件內衣,這個嘛……他猶豫地品嘗這個開始從心底萌生的帶點小小邪惡、又含了點興奮刺激的念頭,不甚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照理說,最合理的做法應該是硬把梅塔特隆挖起來,逼他換好家居服以後要昏死要吃飯還是其他什麼的都隨他去。反正白醬義大利麵冰過一個晚上,隔天熱了還是能吃,總比放他一直處在這種狀態好。但如果這傢伙的身體和意識橫豎就是暫時罷工拒絕醒來的話……
 
    別西卜終於忍著促狹的笑意,慢慢地湊近梅塔特隆熟睡的面龐,繼續解開剩下的襯衫釦子。當然,他也並沒特別打算做什麼,只是發現這樣的狀態還挺有趣的,像偷做壞事的小孩那樣享受游走在得逞和被抓包邊緣的快感。同時,蠅王也仔細地觀察著天使長沉睡的模樣……平常在家沒事誰會做這種光明正大偷看室友睡覺的勾當。以前不是沒有過這樣類似的場合,不過偏偏那是別西卜最不想遇到的狀況,而且那也並非是他們能保有隱私的地方。
 
    別西卜輕輕將手放在梅塔特隆胸口,感覺到那規律心跳的同時也稍稍有點放心,然而他可沒忘記自己原本的邪惡小企圖。他解完所有的襯衫釦子,不曉得下一步要做什麼,直接幫他把襯衫脫掉動作未免太大,而且也不太可行。那……?蠅王的視線四處打量,最後停在天使長的長褲釦子上。
 
    幾乎在這一刻,梅塔特隆突然睜開雙眼,把別西卜嚇得差點跳起來。他盯著他室友的碧綠眼瞳仍然透著疲憊,但語氣卻認真得再清晰不過:「
……拜託,別西卜,那裡就不用了,謝謝。」
 
     「──你你你你──」蠅王處在行為被抓包和心思被察覺的雙重震驚之中,話說得都結巴起來。「──到底是睡著了還怎樣!!!」
 
    天使長看看自己被解下的領帶、領帶夾,還有被解光釦子的襯衫,
恍惚了半晌,最後好像終於回過神來,深深嘆了口氣。「我真的太累了,剛才是睡著了沒錯。不過……」他以困窘和困擾的表情看著蠅王,「剛才一瞬間突然感覺到你有什麼奇怪的意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總覺得不有所反應不行……唔……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應該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梅塔特隆頓了頓,視線仍然沒從別西卜偷瞄往別處的臉龐移開。「……嗯,還有,謝謝你幫我解領帶……襯衫釦子有點過頭了,但還在容許範圍內。」
 
    別西卜依舊處在又窘又驚的狀態下。當時那想法還只是稍微觸及他的意識,甚至還沒完整成形並被自己斷然否定之前,就已經被沉睡中的梅塔特隆察覺到還因此驚醒,讓他不禁懷疑雅威其實根本就在祂的下屬身上偷裝了極敏感的警報系統。不過在這之前都沒怎麼樣,再比對梅塔特隆剛才的說法,重點或許還是當事人的意願吧?想到這裡,又是一陣五味雜陳的情緒。
 
   「我去幫你熱晚餐吧。」與其想或搞這些有的沒的,趕他室友早點去休息才是最要緊。蠅王
懷著可惜、罪惡和心有不甘的遺憾心情,再度起身走向餐桌。
 
    天使長拉住他的手。
 
    「……現在是怎樣?」別西卜翻了翻白眼。
 
    「我說過我會自己處理了,」梅塔特隆堅持道,「還有,我不曉得你剛才是不是可能踩到我能接受的底線,但……」他沉默了下,接著道:「不管怎麼樣,至少也要讓我有心理準備才行。」
 
    「……」我還沒趁人之危到那種程度好嗎?雖然有時也頗接近了。蠅王心裡無言地想著,最後只道:「你還是去換衣服吧!我幫你熱晚餐,這樣比較有效率,趕快弄弄早點睡覺!」
 
    他讓天使長輕輕地放開自己的手,然後走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