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6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On a Windy Afternoon

     「……我真的不懂這些凡人在想什麼,」蠅王抱怨道,邊對準小路旁的湖面扔了一顆路邊撿到的松果,水花在本就不平靜的水面飛濺,勉強激起一陣漣漪。「他們到底把召喚儀式當什麼東西!?不好意思開開玩笑啦的惡作劇?小學生突發奇想的實驗作業?隨便獻個超市買來的冷藏黑羊肉還黑雞肉什麼的就想叫我從馬戲團的觀賞獸欄後現身?連召喚詞都唸得亂七八糟毫無誠意,除了極少數真正走偏鋒的傢伙,絕大部分都是他見鬼詛咒的鬧好玩!偏偏!那樣竟然也算是有效訊號,不能說關就關,不想理它也聽得快給煩死!」
 
    「時代不同以往了啊,別西卜。」天使長說著,一臉無奈地再次細讀信箱裡的其中一封郵件。「凡人現在有各式各樣理解或詮釋我們的模式,時代在變,你很難強求他們非得……嚴肅以對不可。」語畢,他很快地關掉手機螢幕,避開已經因好奇而忍不住湊上來探個究竟的別西卜。
 
    蠅王不高興地手一插腰,在間歇的強風中大聲道:「從剛才就一直盯著手機螢幕,正眼都不瞧我一下,什麼時候你開始在意起那些網路的東西,變得比關心我還重要啦?」
 
    「我一直有在聽你說啊,只是有些公事的郵件內容不得不讓我多花時間讀仔細。」他室友回望的神情顯得有些真誠而無辜,然而看得出塞在外套口袋裡的手,握著手機的力道可是緊緊的。「你提到的那些問題,在天使之間也很普遍。人心已經變了,我們多少都得適應這個現實。」
 
    「……」蠅王在心底開始懷疑梅塔特隆剛才檢查的郵件是否有些蹊蹺,但假若真是天堂的公事,他的確也不便過問。「對對,你說的都對,」別西卜揮揮手,想驅逐那種不痛快的感覺。「但是人類最起碼也該好好檢視一下自己所處的環境吧?他們以為眼睛看到的就是世界的全貌了嗎?他們知道圍繞在他們自以為很穩固的安全保壘周圍,都是些什麼未知難測、隨時等著吞沒他們的無窮混沌嗎?我不反對人類應該保有自信,但很多時候,」他停頓,特別強調接下來的這一句:「他們的自信只像是因盲目而導致的自大。」
 
    天使長沉默地將視線轉向湖畔。遠遠地,一隻母鴨帶著她的雛鴨們正蹣跚向湖邊的淺灘走去。「……這不能完全怪他們。畢竟,和神祇相比,人類所能看到的實在太有限了。正因為這樣,即使處在黑暗中,他們還是只能靠自己知道的方式走下去──有時候那種可笑和膚淺,我倒認為也是一種苦中作樂。」
 
    蠅王聳肩,不自覺地看向湖畔淺灘上叢生的蘆葦。「或許吧,我們的官方立場不同,看到的眾生相自然也不一樣。至少我最近遇到的凡人,不正經的是愈來愈多。」
 
    一陣突如的猛烈強風襲來,霎時蘆葦都被逼得壓低了身子,湖水皺摺得更激烈了。就連蠅王和天使長都得稍加使力,才能站穩腳步。原本試圖穩定朝湖邊前進的鴨群也被這陣強風干擾得暫停步伐,體型嬌小的雛鴨被風颳得連腳蹼都站不穩,短短數秒內便被吹得滿地亂滾;牠們竭力揮著小小的、僅附著黃褐絨毛的翅膀,依然無法控制地任憑猛烈的陣風颳離母鴨身旁。母鴨慌張地振翅快步上前想援助孩子,不過一來雛鴨被風吹得四散,一時間也顧此失彼;二來連她自身都未能擋得住風勢,只能徒勞無功、半滾半爬地勉強在強風中維持平衡,更別說顧到持續被強風颳遠的雛鴨了。
 
    「這媽媽犯傻啦?這鬼天氣還帶小孩出門幹啥?」別西卜嘟噥道。梅塔特隆則謹慎地在母鴨和雛鴨的所在位置周圍張起防護性的結界,阻擋風勢。為了避免嚇著牠們,天使長和蠅王仍維持人類的模樣,小心翼翼走下淺坡,朝鴨群接近。
 
    羽毛凌亂、驚魂未定的母鴨忙著呼喚雛鴨到她身邊,除了一些皮肉擦傷和受到驚嚇外,雛鴨們大致上都沒事。牠們三三兩兩擠在母親身旁,用不安和疑惑的眼神看著眼前兩個魁梧高大、正俯身檢視牠們的陌生人。
 
    「今天的風太大了,實在不適合出來,這樣對妳和孩子都很危險。」天使長告誡的語氣裡帶有些許責備的意味。
 
    母鴨多少明白眼前擁有人類外形的存在並非人類,而是類似牠們所生活的自然環境中存在的巨大力量。她有些無奈地解釋,打從前兩天她就想帶著孩子前往位於湖另一邊的覓食地,但這幾天都起大風,一陣一陣,難以拿捏適當的移動時機。為了不讓孩子們挨餓,今天才冒險趁風稍小的時候出發,結果仍然是被強風困住了。
 
    「妳們要去的地方離這裡大概有多遠?」別西卜問。
 
    母鴨歪頭想了想,以雛鴨們的腳程,大約太陽降到山頂位置的時候可以抵達。
 
    「基於這個世界運作的原則,我們不能直接提供妳太多幫助,不過我可以請這區域的風精幫忙,讓她們緩和風勢,好讓妳們比較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梅塔特隆心底暗自苦笑,以他這樣身分的存在介入區區一隻雌鴨照顧幼雛的事務,如果傳出去了,大概會被其他神說是本末倒置、小題大作吧。不過遇到就是遇到了,要他和別西卜就這樣視而不見也不可能,只能盡量選擇最適合的方式處理。
 
    「一次帶這麼多小孩很辛苦吧?這湖附近有很多掠食者,妳可要好好注意啊。」蠅王出於好心叮嚀道,每次看到類似的情況,他總慶幸自己當初是被選在陽性原則這一邊。雖然女神有時確實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但雌性生物就不是那回事,要受的限制實在太多了。
 
    母鴨稍微垂下脖子,又毅然抬起頭來。在這之前,她就已經從野狗那裡失去兩個孩子了。常有的事,難過完日子還是要照樣過的。
 
    在此地的風精接受召喚而現身之前,天使長和蠅王所能做的,也只是祝福她的孩子能夠平安茁壯、延續牠們這個物種的命脈。當然,法則依舊是法則。
 
    ※※※※※
 
    「老實說,」當他們坐在湖邊小徑的長凳上休息時,別西卜坦承道:「看到那隻媽媽跟小孩一起滾得七葷八素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念頭是……真好笑。」
 
    「很合理。」梅塔特隆說。
 
    「不過,也顯得很無助。」蠅王若有所思地望著已顯得平靜許多的湖面,「真有趣,即使是那樣渺小的生物,生命力依然有種純粹的,唔,美感?總之,很難忘記它就是了。」
 
   天使長毫不掩飾地投來一個匪夷所思的眼神,「別西卜……你今天好像變得比以往更感性了?怎麼了嗎?」自從剛才遇見那群鴨母子後,他室友似乎就一直有所感觸的樣子,以往,別西卜並不大會在意這種事。
 
    「哼哼,這句話應該是留給我才對吧!」蠅王的視線不懷好意地瞥向梅塔特隆放手機的外套口袋,「你說你在看重要的公事郵件,嘿!跟你同個屋簷下這麼久,我左看右看,怎麼覺得這說法背後好像還有別的什麼咧?」
 
    「……真的是公事沒錯,你想太多了。」沉默半晌後,梅塔特隆鎮定道,然而他的眼眸卻老實地別了開來。這難以偽裝的小小舉動讓別西卜更樂了,他愈發想知道那封神祕兮兮的郵件內容究竟是什麼。
 
    「別唬我了,梅塔特隆。」蠅王認真道,「我現在沒有你想的那麼好騙。那是什麼很機密的東西嗎?」
 
    「……不是。」天使長嘆口氣。
 
    「很棘手嗎?」
 
    「……我不確定『棘手』是不是適合形容它。不過……」他停頓,「多少就是了。而且我剛才說的仍然是事實,它算是公事沒錯。但──」
 
    「好好好長話短說,」別西卜很快地切入:「不介意讓我瞧一下那玩意寫什麼吧?如果有困擾,也許我可以幫點忙?」
  
    梅塔特隆的左手深深插在外套口袋裡,但他掙扎的時間並沒有比別西卜所預想的來得長。他默默地開啟那封郵件,遞給他室友。
 
    蠅王接過手機,開始讀起信件的內容:
 
呃,哈囉。親愛的梅塔特隆天使先生您好:
 
    我是泰德田的萊拉。昨天,我跟班尼,就是我們班上最欠揍的男生大打一架,還因為這樣,被彌爾頓老師罰站了兩節課。為什麼呢?那隻笨豬根本什麼都不懂。唔,好吧,他先是蠢到把您跟密卡登搞混就算了,但在我費盡唇舌、甚至拿出從圖書館借來的《天使辭典》想解釋祢究竟是誰的時候,那個腦袋有洞的班尼竟然說什麼呢,「我管你他X(對不起,人類的髒話真的太糟糕了,雖然大多數情況下都滿好用的)的『沒卡登』是什麼東西!叫他被宇宙大帝密卡登操成廢渣吧!」
 
    唔,事情就是那樣,有夠糟的。呃,請不要誤會,我不是很虔誠的教徒,教會總是告訴我們要專注敬愛上帝,而不是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祂的使者上。可是……我覺得研究祢們還滿有趣的,而且既然上帝存在,祢們也一定是存在的。我寫了這封不確定收件人是不是真能收到的信,只是想告訴您,拜託給像班尼那種不肯認真看待天使的笨蛋一點顏色瞧瞧!幾乎班上所有的同學覺得我才是腦袋有洞、愛做白日夢的怪胎,我的死黨,瑪莎和史黛拉是會挺我啦,不過有時候就連她們也覺得我是「想太多了」。這一切很難一言而盡。
 
    希望這封信不會給祢造成太大困擾,如果它真的有寄送成功的話。而如果祢真的收到了,噢……呃……請認真考慮一下教訓班尼那個笨蛋,拜託您了!
 
                                                    誠摯的
                                                       萊拉
 
 
    別西卜微抖著手讀完郵件,強忍著笑把視線移回他室友身上,後者──腰彎得低低的,把臉整個埋在手掌裡,一動也不動。
 
    「嘿──你是在害羞嗎?」蠅王笑著伸手搖了搖梅塔特隆的肩膀,最後終於忍不住爆笑出聲:「──噗哈哈哈哈哈~~~~我好嫉妒你喔!竟然有這麼可愛的人類粉絲寫信給你幫你抱不平欸!!!這丫頭好認真啊哈哈哈哈哈哈~~~~」別西卜笑得前俯後仰,肚子都痛得快爆掉了,還是止不住地狂笑。「幹嘛不講話?是因為你羞於向這個可愛的丫頭啟齒,你,梅塔特隆,天地間至高唯一神雅威的代理者,就曾經在某次愚人節親自假裝成密卡登來欺騙他那惡名昭彰卻對他忠實的室友蒼蠅王別西卜唬得團團轉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何不乾脆順便告訴她你現在的同居人是誰哈哈哈哈哈哈~~~~這是多好一個打響你在人間界知名度的八卦唷噗哈哈哈哈哈哈~~~~」
 
    別西卜終於笑得累了,他擦去眼角擠出來的淚水,瞥見天使長仍然沒有把臉從掌間移開,但從身體微抖的樣子來看……很顯然是在跟著偷笑。
 
    「喂!要去面對啊!大天使先生!別裝死!」蠅王又大力拍了拍室友的肩膀,梅塔特隆才坐直身子,眼瞳裡的笑意混合了難為情和一點……別西卜幾乎可以確定那是欣慰的喜悅?
 
   「我……」天使長吸了口氣,剛開口又忍不住笑出聲來。「第一次收到這麼有趣的信。我知道這個女孩,也知道她對天使向來頗有興趣,只是……沒想到……她為我做了這些事……沒想到……」他往後一靠在長凳的椅背上,深深呼了口氣。「……被相信的感覺是這樣。」梅塔特隆向來習於依照神界各種規矩行事,對於世間的萬物和人類,亦主要抱持著一般關切的態度待之。但收到凡間主動尋求回應的音信,所帶來的感覺卻是如此不同。
 
    蠅王伸了個懶腰,「頂好玩的不是嗎?我想我也該認真看看這個凡俗世界了,誰知道那裡會不會有一個能夠跟你相呼應的有趣傢伙?來吧,我想去享用午茶點心了,請我這頓,我就幫你一起想回信的腹稿如何?包括怎麼恰到好處地讓那個班尼嚇得屁滾尿流之類的。這事我最在行了。」
 
    「是啊,這下可有得傷腦筋了。」天使長微笑,還好他最後還是向別西卜坦承這件事了,不然自己恐怕也無法獨自坦然接受這個狀況吧。
 
    遠遠的,另一邊,在顯得柔和許多的風勢吹拂下,一小群鴨子的身影正迎著逐漸西斜的陽光,賣力地游向湖的彼端。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