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Jealousy, perhaps

  
    「真是不好意思啊……」女子眨了眨有著黃金般色澤的眼眸,帶著淺笑走向男人對面的座位坐下,隨手將小牛皮製的高雅提包放在靠著落地玻璃的桌邊。「說好約六點,卻被一點小事情給耽擱了。沒等太久吧,別西卜?」
 
    蠅王笑著搖頭,她的外表還是像以前一樣,沒什麼特別不同。「才看完第二遍菜單而已,還不太久咧。」說著從擺在桌下的提袋裡掏出一小束淡紫色的百合,「據說這個品種插在水瓶裡可以維持個一星期,送花是老套……不過難得和妳出來吃飯,總要殷勤一下囉。」
 
    女子輕聲笑開,接過那束百合。「真沒誠意啊,老蒼蠅,」她調侃道,眼神帶有明顯的挑逗意味:「你應該知道我偏好的見面禮是什麼類型,區區花朵算得了什麼。」
 
    這次輪到別西卜大笑,「喔~我的莉莉絲甜心,妳還是這麼期待我親自為妳獻上一個火熱激情的夜晚嗎?說起來有點傷感情,但是妳也知道吧?我現在的生活──已經不同以往了,再想要是真的沒可能像以前那樣啦!」他的豔紅眼瞳以審視的目光打量眼前共進晚餐的女伴,她還是維持著那充滿老練風韻的性感氣質。儘管莉莉絲身穿包得頗嚴實的深黑套裝,依然無法遮掩身體曲線之下所散發出的肉慾,如磁吸般挑動他內在許久未再引動的,對女性的渴望。
 
    ──然而,這並不表示他就能再完全回到以前的那個狀態,那樣的喜好。有些事情加諸在他自己、和身邊認識的神祇身上的影響,是如此幽微而難以捉摸,以致於即使察覺到了,也再不可能回頭。
 
    女夜魔的臉色略為一沉,她拿起菜單翻閱,回應的語氣裡透出故作的漠然:「……這麼不乾不脆,還約我出來吃飯做什麼?」她抬起視線,金黃的眼眸帶有深意地微瞇,「前兩天我打過去,聽你在電話裡的興奮勁兒,我還以為你終於想重新回歸以前的美好時光呢……沒想到,」她感到惋惜地嘆了口氣,「你真的只是打算純吃飯聊聊天而已就滿足了嗎?」
 
    蠅王略傾身靠近莉莉絲面前,輕柔地抬起她的下巴。「別這樣,」他說,「我約妳單獨出來見面,就是想讓妳瞭解……我並沒有忘記妳,也不會忘記我們過去曾擁有的一切。而且,妳自己最清楚不過,」別西卜狡黠的微笑露出了那對森然的虎牙,「妳才不缺我這麼一個上床的,誰不曉得妳到處睡遍男人、男神、男惡魔,像收集戰利品一樣在他們身上宣示妳的主權?得了,我的確仍然在乎妳,但我
已經不想再成為被妳上標籤歸類為『我的東西』的佔有物,那跟我的作風不符。」
 
    莉莉絲輕聲一笑,手指從容觸上蠅王托著她下巴的手背。「你重新找上一個貪婪的、總是不滿足的女夜魔,竟然還期待能全身而退嗎?曾幾何時,地獄的堂堂魔王別西卜竟變得如此天真了?」
 
    她抽回手,把頭別開,高聲呼喚服務生過來接受點餐。別西卜也就沒再說什麼,直到服務生離開後,莉莉絲才又重新挑起話題。
 
    「……你上次寄給我的那個牛肉凍菜單,」她拿起杯子啜了口水,「做出來的味道真是好極了,你真該看看莉莉姆剛吃下第一口擺出來的那個誇張表情,『媽,告訴我這不是妳做的!等級整個差太多了!』瞧這野丫頭用什麼口氣跟她媽媽說話,難得我親自下廚做飯給她呢!」莉莉絲說著,自顧笑了起來。
 
    「妳們母女倆都自由慣啦,成天在外面找對象,要妳跟莉莉姆同時有時間坐下來吃頓飯也太難,更不用說什麼鑽研下廚技藝了。」蠅王呵呵笑著回道,心裡多少感到得意。
 
    「是啊,難得想表現得像個母親的樣子,女兒還不見得領情,也可以說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吧?」莉莉絲自嘲道,這時服務生前來送上濃湯、麵包、一瓶紅酒和兩只高腳杯,他們拿麵包沾著湯吃,席間隔了段短暫的沉默。
 
    「莉莉絲……」片刻,別西卜開口,似乎斟酌這個問題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妳可曾考慮過,想過固定下來?」
 
    女夜魔的眼神燃起訝異的光,彷彿這個問題在這之前從不曾存在於她思緒中似的。「為什麼……我要做違背自己本性的事?」她道,語氣裡揚起一絲銳利。「為什麼當初我決定離開亞當、離開伊甸、離開雅威那個自私偏心的老渾蛋?」她刻意地強調最後一句話,聲調讓人聯想到挑起獵物的魚叉。莉莉絲挑眉瞧著別西卜的面龐,繼續道:「被限制在一個地方,看同一個男人的臉色,當個聽話的賢妻良母,這角色應該更適合那個乖巧溫馴、但腦袋不太聰明的夏娃吧?任我予取予求、不會讓我失望的有趣男人在世上多的是,包括你在內。」她冷然一笑,「我大概知道你想說什麼,老蒼蠅。不,自從我和亞當同時被創造出來到現在,我很滿意當初的決定,滿意現在的這個我,也很享受繼續這種四處勾搭男人的生活。至於只選擇一個對象?那等於侷限了自己的眼界,太悲慘了。」
 
    「嗨~經過這麼長久的歲月,」蠅王低聲笑道,拿過紅酒開了封,替他和莉莉絲各斟了半杯。「妳真的完全沒變呢,還是那麼不受拘束。」
 
    女夜魔回以帶著傲氣的笑容,持起酒杯輕啜一口那紅寶石色的甘美液體。「那麼,反過來說,你又想驗證什麼呢?老實說,」她擺出哀愁的神色,「許久以前,你決定和雅威的書記同居的時候,我真的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雖然,」她再度挑眉,紅唇復又揚起難以捉摸的微笑。「討厭被拘束的我,應該對等尊重舊情人的決定。但那段時期,我簡直是悵然若失啊。不只我,其他曾經和你交往過的女惡魔也無法置信。你選擇同居者的性別偏好不是讓我們最訝異的部分,而在於……為什麼你竟會選擇──」她翻了翻白眼,「──那麼無趣……而且幾乎等同於那個高傲糟老頭複製品的傀儡天使?」
 
    兩盤沙拉送到桌上,蠅王想也沒想就挑了異常大盤的那份。
 
    「我想我得澄清一下,」別西卜聳肩,咬下一大口生菜。他很清楚許久沒再見面的莉莉絲一定會問這個問題,向她解釋這些是必要的過程。「我和梅塔特隆之間,還沒有到妳們認為的那種程度好嗎?還有對,他的確是個滿無趣的傢伙,不過不是像妳們所認知的那樣,他不完全是什麼唯命是從的傻翅膀仔。」他咧嘴笑著,露出黏滿菜渣的牙齒。「沒錯,自從路西法和雅威鬧翻後,留在祂身邊的天使差不多都是乖乖牌了,更不用說梅塔特隆還是雅威親自從凡人拔擢上來、取代路西法位置的優秀空降部隊。不過,這傢伙的作風比他老闆還溫和些,雖然~更多時候只有扮黑臉的份兒。但我想說,」別西卜清了清牙縫,挑出一根苜蓿芽。「現在天堂的作風逐漸變得沒有以前極端了,也是事實。」
 
    莉莉絲一臉不相信地將一顆番茄送入口中,「天堂想怎樣粉飾他們在人間擴張版圖的所作所為,我沒興趣了解。就算你說的是事實,我還是看不出他哪裡值得你賣掉原本在地獄的房子,跟他一起去擠中間區的公寓?撇去立場什麼的不談,單純就個性上,真的很難想像你究竟看上梅塔特隆哪一點?」
 
    「這個嘛,」蠅王揮了揮叉子,「這樣說好了,也許我只是厭倦了在不同人感情之間周旋的生活,想找一個可以真誠相待的朋友吧?這傢伙在工作場合或許還有點手腕,私領域呢,」他像在品嚐什麼值得回味再三的箇中滋味似的,狡黠一笑,「就是個好玩的直線條笨蛋啊,跟他在一起,是比以前平淡無趣,卻也從這段關係裡得到以前不曾有過的東西。他會……」別西卜思索著適合的說法,「讓我有個目標想去發展自己的不同面向。以前我也覺得那種個性的神魔不會是我的菜,誰知道呢?」
 
    「……所以,」女夜魔將空沙拉盤往桌旁一推,評估這個回答能讓她滿意到什麼程度。「你真的不再考慮……過去那樣的日子?甘願守著一個天使到天長地久,只因為他的個性特質某種程度能給你帶來生活上的樂趣?和值得奮鬥的新願景?」
 
    「不是只有那樣,」蠅王將同樣清空的沙拉盤推到一旁,「我們……算是有點互補吧,各取所需也互相支持。妳該知道,感情這種事不是靠幾句看似分析的高言闊論就能講明白的。」他盯著眼前的女伴,「現在,莉莉絲,我比較想問……」
 
    一個似笑非笑的回望,「什麼?」
 
    「……妳在吃醋嗎?」
 
    「自己猜。」不承認也不否認的回答。
 
    三個服務生端來了主菜,其中兩個吃力地搬上一大盤堆成小山的德國豬腳,挪到別西卜面前。莉莉絲接過她的奶油蘆筍鮭魚排,若無其事地吃著。
 
    「唔……」明知她絕不會正面回答,為什麼還問這傻問題呢?蠅王暗罵自己討了個尷尬。「反正,我的心意並不會改變,至少目前都沒打算變過。」他說,叉起一塊烤得熟嫩的豬腳啃將起來。「既然我們都出來見上一面了,好不好跟我聊聊妳這陣子的近況?」
 
    莉莉絲嘆口氣,塗著暗紅色蔻丹的指尖在落地玻璃凝結的淺薄水氣上輕劃出一長串凌亂的線條,像恣意遊走的思緒。「……想在神界多開發幾個新對象。人類壽命有限,數量也多,過個一兩百年就不愁找到好貨,但幾百年難得碰到一個印象深刻的。惡魔嘛,絕大多數都不會拒絕我……到現在已經有點膩了。」
 
    「喔?我以為路西法不會讓妳失望呢。」這樣一個痞痞的腹黑帥哥胚子,標準讓女性難有招架之力的壞男人,總不算在「膩」的範圍內吧?
 
    「他?甭提了,」女夜魔不耐地揮著叉子,「自以為同樣一套始終如一就能吃定我?他還在原地踏步,我可不。」
 
    「這樣啊……」別西卜從來都不知道事實原來是那樣子
 
    「所以,我後來把方向轉到神祇那裡去了。」她切著盤裡的魚排,姣好面龐浮現帶點陶醉的笑容。「困難度是比較高,但我想我的魅力還是能對他們起作用的。」她停下刀子,扠起魚肉細細嚼嚥。「最近是認識了一個,耍壞的程度比路西法低級多了,但……」她神祕地笑著,「這傢伙完全懂得怎麼取悅女人,我真的不能再滿意了啊。」
 
    「恭喜妳物色到好對象囉!莉莉姆呢?她最近還好吧?」別西卜已經解決掉將近一半的豬腳。
 
    「唔,她多半和其他女夢魔一起出去,」女夜魔聳聳肩,「我不太管,也不太擔心。那丫頭還是隻小野貓,不懂得挑。對年輕的人類男子情有獨鍾,成天穿得像辣妹一樣到處引誘那些
傻不愣登的小夥子。」
 
    「嘛,孩子總有自己的喜好。沒準哪天她會拎個凡人來見妳,嚷著說要跟他結婚哩!」蠅王調侃道。
 
    「那倒無所謂,反正人類的壽命不過就幾十年,就當作是迷戀期稍微長一點。」莉莉絲拿餐巾擦了擦嘴。「她說要跟個天使結婚什麼的我才傷腦筋。」
 
    「小心真的被妳說中!」別西卜大笑,毫不在意對方話裡帶有挖苦的意味。
 
※※※※※
 
    莉莉絲喝完杯裡的最後一點紅酒時,已經有點微醺了。她看了下腕上如蛇身般纏繞的錶,「哎呀~讓我撥個電話。」她拿手機撥了號,等著。
 
    別西卜把瓶中剩下的酒斟進杯裡,視線凝望窗外模糊的街道夜景,不經意地讓莉莉絲在電話中交談的聲音流洩進耳中。
 
    「嗨甜心,是我……嗯,跟你說一下,待會十點見,一樣老地方……對。」她以嬌懶的喉音誘道:「……拜託,這次換個好一點的地方啊,雖然前幾次都頂刺激的,但我可厭倦了躲躲藏藏。嗯?掰囉。」
 
    「怎麼?這傢伙聽起來像個小偷似的,這麼低調?」
 
    「沒辦法呀,」莉莉絲將手機放回桌上,無奈地嘆了口氣。「畢竟這傢伙在很久以前做了件頂見不得人的事,他現在可是隻過街老鼠呢!不,或者說比過街老鼠還慘吧。」
 
    「既然這樣,何必委屈自己跟那種傢伙在一起呢?」蠅王感到不解。
 
    「他就是我剛才跟你提到、最近認識的痞傢伙囉,」女夜魔莞爾道:「麻煩歸麻煩,還是很值得的。」
 
    看著別西卜一臉疑惑的模樣,莉莉絲燦然一笑,只問:
 
    「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嗎?」
 
    蠅王猶豫了下,最後道:「……不保證。」
 
    「噯~你一旦死心眼起來,倒是比以前更可愛呢。」她說著,湊近蠅王面前,擁著他的脖頸在他唇上深深一吻。莉莉絲瞥見鄰桌的客人都尷尬地掉頭轉開,但她並不在意。別西卜盡情地享受那個吻,過往的情感和回憶又逐漸鮮明起來;然而他忍著,終究沒抱住舊戀人主動迎上來的身體。
 
    巴力西卜,」她喚著別西卜以前的名字,「如果你真的在乎那個天使,」莉莉絲的金黃眼眸透出難測的光芒,「那麼就找機會,用像我剛才給你的一吻來證明吧……要好好守著你所重視的人啊,老蒼蠅。」
 
    莉莉絲拿起那束淡紫色的百合,在蠅王面前笑著揮了揮。她拎起包包離座而去,身影很快便消失在用餐室的門後。
 
    別西卜木然瞪著眼前桌上用完的空碗盤,空氣中仍依稀殘留她的香水味。
 
    他輕輕搖晃著杯裡僅存的一點紅酒,拿起手機開始撥號,「嘿,是我。」蠅王道:「你到家了嗎……?還沒?剛離開辦公室?……那好,我也才剛在外面吃過晚餐,去接你如何?……欸,有什麼關係?計較那麼多幹嘛,等我就是了,掰。」
 
    別西卜切掉手機的通話鍵。什麼啊,他想。要到那個階段……還早得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