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極短篇】痕


    問題不在於蠅王的鼾聲。他很快就知道被驚醒的原因,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好緩解那總是出其不意襲來的強烈感覺。
 
    一樣是熟悉的、燒炙般的灼熱感,伴隨如針尖鑽入背心的刺痛。
 
    他維持躺在床上的姿勢,沒有動作。痛的感覺的確是刺在背上,然而無論是躺臥或換成趴臥,並沒有差別。嚴格來說,痛源其實來自於他的內在深處。
 
    天使長在床上翻身側躺,這種疼痛感總是只在他卸下天庭事務、不在工作崗位上的場合出現,彷彿一個不容許淡出其意識之外的嚴苛提醒。除了默默忍受那間歇不定時發作的痛楚,他別無選擇。心裡非常清楚,任何方法都無法阻止、緩解或減少這無法預測的突發疼痛。那是在許久已前就深深烙印──鞭笞在他的本質上,永遠不會痊癒的印記。如同當時的記憶,鮮明而深刻。
 
    悠久的歲月流逝,梅塔特隆仍然無法確實地形容那時候的想法或情緒。當時的他,不被允許有任何表示。即使雅威要當著眾天使和那個被剝奪姓名與資格、僅被稱為「阿赫」──「他者」的人類的面徹底毀了他,他也沒有反對或辯駁的權力。
 
    別西卜的鼾聲依舊穩定地敲擊著深夜的靜謐,這擾人耳根卻熟悉的聲響既讓他感到稍稍平靜,卻也多了點孤獨感。儘管他們可以信任彼此,卻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毫無罣礙的坦承以告。在這件事上,只能是梅塔特隆必須獨自面對的問題。
 
    那次的刑罰,和往後無數次不預期浮現的痛楚都在傳達一個不容質疑的旨意。神的聲音,等於他的聲音。神的意志,也就是他的意志。天無二主。
 
    從他還是人類之身被選上的那一刻起,他的故事可能性差不多就已經被封印底定了,只因自己被安放的位置就是如此。天使長無聲地嘆了口氣,木然凝視眼前的黑暗。終於,疼痛感逐漸消褪,
烙鐵般的灼熱趨於冷卻,容許他不需要再咬牙強忍;試著稍稍放鬆,無力的疲乏感也隨之襲上。每次經歷過這種痛楚的發作,體內的能量都像被消耗大半;痛苦啃噬著他,卻從不至於將他侵蝕殆盡。梅塔特隆閉上雙眼,這一切不會有所謂的結果。無奈悵然或其他任何情感,都是沒有意義的。他所侍奉的那一位並不需要這些東西。
 
    本以為思緒會糾纏著他直到天明,幸運地,睡意的睏倦依舊決定接管他此時此刻的身心狀態。在天使長即將再度沉入無意識的睡眠之際,一個小小的、無聲的、甚至可能不屬於他自己的聲音,在心底似乎訴說了什麼,然而那很快就被從四面八方襲上的闃暗所吞沒,不復聽聞。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