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5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愚人節應景】April Fish

     「……不敢相信,千百年來我竟然第一次睡過頭!」梅塔特隆懊惱地打理身上的衣服,抬眼瞥了下時鐘。「別西卜……雖然我沒有設鬧鐘的習慣,時間到了就不能幫忙提醒我起床嗎?」
 
    「還說咧,」蠅王把煎蛋捲往室友面前一推,轉身開冰箱拿柳橙汁出來。「自己昨天忙到那麼晚,不多睡點補眠行嗎?所以我才不想那麼早把你挖起來。」
 
    「和睡眠不足比起來,遲到的問題嚴重多了。」梅塔特隆無奈地整理被睡亂的頭髮,這當然不能怪他室友不肯Morning Call,只是沒想到從不需要被動叫起床的自己竟然會睡得這麼晚。
 
    「來不及的話,幫你打包帶去辦公室吃可以吧?」蠅王亮出一個小小的保鮮盒將煎蛋捲直接裝進去關好蓋子,再從天使長那還沒闔上的公事包裡抽出保溫瓶,確認裡面乾淨無虞後,倒了滿瓶的柳橙汁。「好的早餐是一天好的開始,」他自顧自說著,
又走進廚房,拿出一個便當盒,「好的午餐則讓一天變得更精彩可期。」別西卜將便當包好,一併塞進公事包裡。
 
    「那是……?」還在忙於收拾上班物品的天使長顯得不解。
 
    「便當。」還沒脫下圍裙的蠅王手一扠腰,擺出說教和得意的神色。「從你忙的程度來看,我猜你今天中午也沒空出去吃飯吧?瞧我多有先見之明。」
 
    「可是,什麼時候你另外做了便當?」他記得昨天晚餐時,別西卜並沒有額外多準備其他的東西。
 
    蠅王聳肩,「當然是趁早起來做的啊,別管那麼多,」他湊近天使長身邊,在他背上大力拍了一下,「誰叫你是日理萬機的大忙天使啊?真讓人傷腦筋。」
 
    「……謝謝。」感受到室友如此體貼,梅塔特隆覺得很難為情。
 
    「少肉麻,去忙你的啦!掰,晚上見。」別西卜咕噥著把他室友推出門,隔著窗目送天使長離去的背影,蠅王臉上的笑容顯得比以往還燦爛。他轉身回餐廳,慢吞吞地收拾餐具,準備出門。
 
※※※※
 
    從上地鐵車廂的那一刻開始,梅塔特隆就覺得身邊的氣氛似乎有些詭異。
 
    好不容易搭上剛剛好趕得上時間的那班列車,在終於鬆口氣後,才逐漸察覺那份不尋常。
 
    可以感受到明顯的視線感。
 
    而且不是坐在角落的少數一兩對目光。要說的話,幾乎站或坐在他身邊的乘客都有一種刻意閃避與他四目交接,卻又不住偷偷打量的眼神。四周的氛圍混合著納悶、詫異,甚至不乏幸災樂禍或莞爾的氣息。
 
    梅塔特隆甚至確定自己可能聽見了細碎的竊笑聲。
 
    他不禁擔心,是否出門太匆忙,身上的衣著哪裡出了差錯;還是頭髮沒梳好、或是臉上沾到什麼東西(雖然他連一口早餐都還沒吃)。朝漆黑的車窗玻璃瞧一眼,除了看起來沒睡飽以外,其他一切都正常,領帶結也沒打錯。
 
    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呢?天使長困惑了片刻,旋即決定不再多想。畢竟眼下最重要是早上例行的週會,他抽出平板電腦,聚精會神於複習簡報的內容。
  
    好不容易列車到站了,梅塔特隆走出車廂,幾乎擦撞到一個等在門外要上車的年輕維維爾。他趕緊道了歉,隨即又匆忙往月臺方向快步走去。
 
    年輕的女龍王那一半布滿龍鱗、一半是女子粉嫩肌膚的臉龐面露不悅,低聲抱怨自己的壞運氣,不自覺瞥了下那個差點撞到她的冒失鬼。這一瞧,她臉上的惱怒表情全被趕跑,脹滿著的,是忍著不笑出聲的噗哧。
 
    「怎麼了?」維維爾的同伴問道,她是個妖精里‧南希。
 
    「我真不敢相信……Poisson d'Avril」對方只這樣說道,接著吃吃笑了起來。
 
※※※※※
 
    「快點!拉斐爾,快進來!」烏里耶按著電梯的延長鍵,笑嘻嘻地看著他同事以跑百米的衝刺速度全力朝門戶大開的電梯奔來。拉斐爾唰地竄進電梯,手扶著牆上的鏡面,上氣不接下氣地大口喘息。
 
    
「呼……真是好險,」拉斐爾撫了撫自己的胸口,「超倒楣啊……呼……星期一就差點遲到……真不是個好兆頭,希望待會……不要被米迦勒和梅塔特隆大人碎碎念才好。」
 
    「別太擔心,」烏里耶說著,按了關門鍵。「他們都滿早到的,應該不會──」
 
    即將關上的電梯門被擋了下來,又重新開啟。
 
    兩個年輕的天使長同時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早安啊……兩位。」梅塔特隆走進電梯,同樣氣喘吁吁。「雖然這件事不太可能發生,不過……你們的主管也是有差點遲到的時候。拉斐爾,請別太驚訝。」
 
    還沒從震驚中恢復的拉斐爾趕緊把張大的嘴闔上。
 
    烏里耶則鎮定地按下他們的辦公室樓層,回道:「早安,梅塔特隆大人,最近也這麼忙碌啊?」
 
    「是啊……」他們的主管說著,轉過身去面對電梯門。「這次的簡報議題比較繁雜,一直到昨天很晚才處理完……早上就有點睡過頭了。」
 
    他沒有注意到烏里耶和拉斐爾再次不可置信得瞪大眼眸的
極度驚愕表情。
 
    「……是啊,那真的是很辛苦呢。」烏里耶機械性地應答著,眼神則瞟向身邊再度陷入震驚的拉斐爾。
 
    嘿,你覺得怎樣?他在對方心裡這麼問。
 
    拉斐爾回瞪,什麼怎麼樣?
 
    呃,就是那個,你知道的……烏里耶發現自己得竭盡全力才能不在還不知情的長官面前失態。
 
    我、我可以確定──拉斐爾斷斷續續地在他同事心裡回道,似乎也是非常努力把持著:那是今天才有的特產……
 
    梅塔特隆突然略微回頭,「怎麼了?兩位突然變這麼安靜?」
 
    兩個年輕的天使長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譬如表面上正常應答「喔,沒事」或在心底吶喊梅塔特隆大人轉過來就會看到了啊啊啊啊啊諸如此類的剎那,電梯頓地停止。

    然後,門緩緩地開了。

 
    「我先走了,別忘了十點鐘的例會。」他們的長官說著,頭也沒回地匆匆往自己的辦公間走去。
 
    留下兩個差點沒被嚇死的下屬還杵在電梯裡試圖回魂。
 
    「所以……那到底算是什麼?」在拉斐爾輕輕扯著他同事出電梯時,烏里耶終於問道。
 
    拉斐爾很認真地想了一下。
 
    「好像有聽過,說是什麼來著……Poi……?」他搔搔頭,「反正,是法國那邊特有的惡搞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烏里耶有些擔心地望向他們主管的辦公室,「而且……怪閃一把的,不曉得梅塔特隆大人發現到那個,會有什麼感想?」
 
    「他應該不會遷怒啦,」拉斐爾托著下巴作思考狀,接著又嘆口氣,攤手。「但一定會很尷尬就是了……」
 
    他們三步併兩步地溜進各自的辦公間裡。
 
※※※※
 
    梅塔特隆邊回覆郵件,邊吃著別西卜幫他做的早餐,雖然已經涼掉了,還是沒減損太多美味。但他很確定,以後絕對不要用這種一心二用的方式處理工作,太容易分神了。
 
   
天使長站起身來,走到桌旁靠牆的檔案櫃拿東西。他的視線不經意掃向掛著外套的衣帽架。
 
    那裡掛著他的外套。而外套的背心上,貼了一個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一張用膠帶黏著,剪成魚形狀的紙片。
 
    梅塔特隆困惑地盯著那張還被寫了內容的魚形紙。他走近掛著的外套前,仔細讀著紙上的文字。

images.jpg
 
 
這是為了詔告天下:
 
我親愛的室友──
別西卜親手做的愛心便當
超級無敵好吃好吃好吃!!!
全世界最頂級的仰望星空派!!!
美味得讓你high翻天!!!
哟呼~!!!
 
 
 
    
整個辦公間裡的空氣一瞬間都凝固了。
 
    「……」天使長無言地瞪著它,表情是個囧字。
 
   他終於明白從早上出門到現在,在車上察覺到的奇怪視線,還有……在電梯裡,烏里耶與拉斐爾為什麼舉動顯得有些異樣了。一直都沒發現的他,還單純到以為是下屬對於他開天闢地以來頭一遭
處在遲到邊緣這件事震驚得不知所措,原來更大尾的,其實是這個……。稍微回想,大概就是早上室友在他背上那一拍的時候順勢貼上去的吧。這……
 
    這算什麼?向大眾公然炫耀他們之間的關係有多親暱有多甜蜜?把自己當成自吹自擂廚藝的活廣告?不滿自己太忙於工作,有意無意地被照顧而不自知嗎?
 
    非常要命的,梅塔特隆覺得自己的面龐開始發燙。不用照鏡子也知道,他的臉一定紅了。
 
    Poisson d'Avril……這個詞在天使長腦海浮現。他被別西卜開玩笑成四月的傻魚!說穿了,只是簡單而不致於傷人的無聊小把戲,甚至跟他在去年愚人節對別西卜搞的惡作劇比起來,四月魚的玩笑紙條顯得輕鬆溫和多了。
但重點是,他在紙上寫的內容……
 
    去年他假扮成變形金剛的狂派首領,把室友唬得一愣一愣,卻沒讓別西卜當眾難堪。今年對方回敬的程度很客氣,卻結結實實讓他在陌生路人和下屬面前被
丟人現眼了一番。真的是……或許這就是魔王和天使本質的差別吧。
 
    失魂落魄之際,梅塔特隆的理智還是回復過來,提醒他該把心思放回公事上。他嘆口氣,懷著困窘與些許內疚的心情重新坐回位子。
 
    他看著桌上還未吃完的煎蛋捲,目光又轉到放著那只「愛心便當」的小冰箱。然後,狠下心繼續埋首忙著工作。
 
※※※※※
 
    中午時間,別西卜吃著檸檬烤鱸魚,注意力順便放在網路上的連續劇影片時,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
 
    他伸出一隻爪子接起話筒。「哈囉?現在是本魔王別西卜的午餐時間,有事請一點半過後再撥OK?」
 
    「……不OK。」對方這樣冷冷回道。蠅王一愣,接著哈哈笑起來。
 
    Poisson d'Avril如何?四月魚好玩嗎?」他粗聲笑著,「我還特地搭配最經典的魚料理來安排便當菜單哩!很應景吧?雖然不是法國菜哈哈哈~!」
 
    「好玩?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跟你是有多要命地想公然放閃,」梅塔特隆看著眼前已經吃到一半的仰望星空派,還有兩顆從派皮探出的魚頭正直直瞪著他,覺得自己簡直快昏倒。雖然大部分是因為忙工作過度的疲累,然而室友送的這個愚人節大禮也不遑多讓。「我猜晚上上網搜尋一下,搞不好就可以看到路上或是地鐵上我那傻呼呼模樣的偷拍影片了吧。你耍起狠來很不好惹啊,別西卜。」
 
    蠅王笑得更開心了,「別這樣,我只是看你最近壓力大,想找點樂子給你玩玩。希望這沒有讓你老闆很不爽啊?」
 
    「……事實上,」天使長很不願意承認這一點:「祂覺得這惡作劇還挺有趣的。」
 
    「真的假的!?」別西卜簡直不敢相信。
 
    「對,而且因為這樣,天堂這裡的氣氛也稍微沒那麼緊繃,就這點來說,確實是托你的福。」天使長不禁扶額,「我成了大笑話,換來的是天堂多數同仁的暫時喘口氣。但我得認真說──」
 
    「嗯?」
 
    「你在紙片上寫的東西真的很讓我丟臉,」梅塔特隆的口氣顯得不滿,嘴角卻忍不住微笑。「……不過寫的也的確是事實。你準備的派真的很棒。」
 
    蠅王不懷好意地笑著,「再多點關切和甜言蜜語,我可以考慮打破紀錄。」
 
    「……那倒不是問題。可是,麻煩你的用字遣詞可以再成熟一點嗎?我不能想像『High翻天』和連續三個『好吃』是怎麼回事?
更不用說那個裝可愛的『哟呼』!下次我可以幫你寫個美得像詩一樣的版本。」
 
    別西卜再度大笑。「等明年你逮得到機會再說吧!」
 
    「愚人節快樂。」
    「愚人節快樂!」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