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8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短篇】湯屋的偶遇

     時序雖然已進入春季,季節交替之際仍然不乏乍暖還寒的詭異天氣,不只人類和其他萬物,連諸神都難免感到吃不消。接連幾日的料峭春雨,將空氣浸潤得濕冷寒涼,彷彿冬日的陰影還潛伏在春分後漸長的日光之下,不甘被驅離。似乎也因為這樣,神界的湯屋或溫泉會館的生意並未因為時節入春而有明顯下滑,不少神祇仍樂於造訪各地有名的泡湯區,暖暖筋骨。一次偶然公事後的閒聊中,毗濕奴向梅塔特隆推薦了這家位在郊區的溫泉旅館,說是供應的溫泉消解疲勞、恢復元氣的療效還算不錯;比起其他較有名氣而時常人滿為患的湯屋,兩相權衡下反而更能維持泡湯的品質。
 
    就在天使長和蠅王安靜地享受溫泉時,熱呼呼、霧氣蒸騰的浴池一角傳來了些許細碎的潑濺聲,和掙扎的水花聲響,而且愈來愈急促。
 
    他們都警覺了起來,「那是什麼聲音?」梅塔特隆問道。
 
    別西卜豎耳聽了片刻,「好像……」他皺眉,「有什麼東西在水裡掙扎?」
 
    「闖進露天浴池的小動物嗎?如果是不小心溺水的話就糟了。」梅塔特隆說著,準備移動前往聲音來源處時,一只小小的木盆從霧氣中現出,滴溜溜地飄到他身旁,而這很明顯不是他或別西卜的東西。天使長將木盆擱到一旁,疑惑地移動到浴池靠竹籬矮牆的角落,最後迅速從水裡撈出一個小小的、已經被溫泉泡得通體脹紅的身軀。
 
    「您不要緊吧?振作點!」天使長一手捧著那極其迷你的小人兒,另一手輕輕搖晃那不省人事的小小身體。仍懶洋洋地斜倚在池邊的蠅王不禁揚起一邊眉毛,每次聽到室友用敬語稱呼別人,他都覺得頗不自在;尤其對方還是……他看著愈覺得眼熟,那樣迷你身材的神祇,不就是──
 
    「這不是幫我做西裝的那個少彥名命嗎!」別西卜大叫,姿態笨拙地划到梅塔特隆身邊跟著湊近去瞧。只見披頭散髮、渾身濕透的小小國津神呻吟著在天使長掌間蠕動,最後終於勉強睜開眼睛。
 
    他茫然地瞪著眼前的兩個巨人臉龐,半晌,突地睜大眼睛罵道:「哪個渾蛋進來下水搞得像遊樂園人造海浪一樣啊!?連聲招呼也不打,害我差點被淹死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少彥名激動到一半,又被剛才溺水時灌進的水嗆得咳岔了氣,天使長趕緊小心翼翼地輕拍國津神的背,幫他把水咳出來。
 
    「恐怕是你剛才下浴池的時候讓水溢出去,比我們先在浴池泡湯的少彥名命反應不及,才差點溺水了吧。」梅塔特隆觀察著國津神的狀況,語氣雖然很平和,蠅王還是聽出了話語中些許傷腦筋的意味,他不服氣地雙臂抱胸。
 
    「我下水的時候可是已經放慢動作了,」他咕噥道:「要是我真的那麼白目,這傢伙老早就被沖回常世之國去了,還輪得到你撈他起來急救嗎?」
 
    「……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天使長無奈地說:「只是我們彼此都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難得和別西卜出門來趟小旅行,原本的輕鬆心情多少都被影響到。梅塔特隆只希望少彥名不要有事才好,更不希望因為這樣而得罪他。
 
    小小的國津神咳了半天,終於稍微喘過氣來,呼吸也逐漸恢復正常。梅塔特隆鋪好浴巾,輕輕地將少彥名放在浴池邊給他裹上。他接過別西卜遞過來的那只小木盆,問道:「請問這是您的東西嗎?」
 
    少彥名命扯著對他來說過大的浴巾一角抹抹臉,微微點了點頭。「
……是啊,這是我平常泡湯用的澡盆,我個兒太小,進不了浴池,只能權且這樣用。」他將濕漉漉的長髮往後撥,「還有講話不用這麼客氣,喊個您呀您的我可消受不起,叫我少彥名就好了。」他瞥了眼一旁的別西卜,雙眼瞬間睜得老大,「乖乖我的八百萬眾神啊!那個差點害我滅頂的傢伙,竟然是曾經跟我訂做衣服的客人!這世道間的緣分法則是怎麼啦?」
 
    蠅王狠狠地瞪著國津神,最後冷笑一聲,道:「還能正常的耍嘴皮,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真抱歉啊,我身上的肉太多體積太大,剛才進浴池的時候沒注意,害你多喝了幾口溫泉湯。」
 
    「……下回我應該穿上救生衣再進浴池才對,」少彥名搖頭喃喃說著,又拉回正常音量道:「嗨~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類似的事兒了,而你的同伴態度又這麼有誠意,這次我就不計較啦──對了,」他轉頭向梅塔特隆,「還不知道閣下你如何稱呼呢?」
 
    天使長向他禮貌性地致意,「初次見面,我是梅塔特隆,神靈雅威的書記和代理者。」
 
    「……真沒想到,」國津神的深褐眼眸因驚訝而瞪得大大的,「我竟然有這個機緣能夠認識雅威最得力的代理人。不過……」他的視線輪流在梅塔特隆和別西卜身上打量,「你們是一起約出來泡溫泉嗎?」原來暴食魔王和天庭書記之間的關係這麼好啊?少彥名在心裡思忖著,他從來沒去注意這點。
 
    蠅王嗤地一笑,「我們兩個住一起很久啦!這次是度假來趟放鬆的溫泉之旅。哪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這嘴賤國津神。」
 
    天使長咳嗽一聲,道:「呃……我和別西卜認識很長一段時間了,基本上,我們各自所屬的勢力關係並沒有像人類所理解的那樣緊繃。」
 
    「喔,我指的不是那個啦!」小小的國津神歪著頭,「都什麼年代了,就算當年路西法負氣從天堂出走鬧得整個神界沸沸揚揚,現在三不五時還不是和你上面那位合作得挺好的嗎?我只是不知道你們兩個的同居關係而已。」想到這裡,少彥名命不禁開始懷念起以前和大國主一起開發日本國土的美好過往。
 
    接著他站起身,道:「你知道我是誰,不過初次見面,我還是來正式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呢,是來自常世之國的少彥名命,神皇產靈尊之子……或者說也許是高皇產靈神之子,反正那不重要。」少彥名嘿嘿笑著,「專長的事情很多,裁縫啦,醫藥啦,行政啦……還有品評溫泉,這也是你們會在這裡遇到我的原因之一,
泡溫泉是我的眾多樂趣的其中一個。」
 
    別西卜一臉無聊地撥著浴池的水花,「是啦是啦,看你那副蓄勢待發的表情,八成有一整套長長的溫泉經要講吧!很不巧的,剛才折騰下來,我連泡溫泉的興致都沒了。好不好讓我們先去吃個晚飯再說?」
 
    小小的國津神聞言,馬上在他們面前雙手扠腰,挺直了身子;也不顧浴巾都從身上滑下來了,理直氣壯道:「當然行,不過~你們可以請我這頓晚餐,當作差點淹死我的賠禮,這──」他笑嘻嘻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巨人,「還划算吧?」
 
    蠅王唰地從浴池裡站起來,擺出和少彥名一樣的姿勢,身上落下的水珠如暴雨般灑在國津神身旁。「……切,」他咬牙不甘心道:「雖然是我理虧沒錯,不過聽你這樣講話的口氣,還是讓人很不爽。」
 
    「不要緊,難得在這裡相遇,也算是有緣分吧?」梅塔特隆自然而然地站出來打圓場,他現在很想多認識這位見識和經驗豐富的國津神。「我一直很有興趣了解葦原中國當初的開發歷史,不知道是否有這個榮幸和當初的開國元老一起共進晚餐,請他分享當年的豐功偉業呢?」
 
    「哎呀呀!不愧是天庭的首席天使長,你真的太客氣了。」小小的國津神開心得手舞足蹈:「那麼我推薦這間旅館的綜合生魚片和天丼!他們供應的海鮮品質非常好!但是鍋物就不行了,湯頭味道太重!完全無法呈現食物的天然滋味!但味増鍋還可以,嘗嘗倒是無所謂。」
 
    別西卜生氣地瞪了室友一眼。瞧你的,他在梅塔特隆心裡怒道,這傢伙是神祇白目中的白目!現在可好,得寸進尺了!你沒和這小皮條打過交道,哪裡曉得他的可恨之處?雖然撇去這點不談,從蠅王上次向他訂做的那件西裝品質而言,少彥名命的能力的確好得沒話說,但和個性相較,簡直是呈反比的反差。
 
    天使長在他心裡回道:少彥名命的脾氣確實不太好相處,但機會難得,我也需要從他那裡打聽一些不同於天津神立場的資訊。互相互相,只是要麻煩委屈你了。
 
    ……行啊,條件是晚餐完打發走這傢伙後,剩下的時間都得跟我一起,哪兒也不准去!我們是來度假,不是為了搞外交!蠅王撂完這句心聲,隨即向少彥名冷哼道:「那就請你幫我們推薦晚餐的菜單啦!不過~要比品嘗美食,我可不會輸給你啊,咱們倒是可以來切磋切磋,分個高下。」
 
    「哈哈哈~愉快愉快,當然沒問題!」小小的國津神仰頭笑得很豪放,「既然這次巧遇生意的貴客和天之書記,我也是深感榮幸吶……雖然遭逢差點滅頂的生命危險。」這次是別西卜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眼神轉開了。
 
    他們在門邊的櫃子裡找出浴袍穿上,拿著各自的盥洗用具一起走出露天浴池。「下次我就招待你們去我最珍愛的道後溫泉吧!那裡啊,」少彥名命以沉浸在美好回憶裡的語調說道:「可以說是我這輩子和大國主認識以來,最值得留念的地方了。溫泉的品質也是數一數二,優質到連頂尖的療癒魔法都顯得多餘呢。」自從當年大國主將國土讓與瓊瓊杵尊,退隱到杵竹之地,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後,少彥名命就幾乎很少和他聯絡了。一部分是氣憤大國主竟然這麼輕易就將兩人共同打造的國土拱手送給天津神,一方面也是他身為常世國之神,即便心心念念於日本國的一切,終究無權過問和干涉太多,乾脆來個相應不理。儘管至今日本仍有幾座神社將他和大國主共同供奉,但兩神的生活早已少有交集。
 
    然而如今見到別西卜和梅塔特隆這般親密的關係,反倒勾起少彥名命心底對大國主還留存著的情感。小小的國津神暗自決定,接下來一定要親自到杵竹之地再見大國主一面。
 
    天使長像是猜到少彥名命的心思似的,以邀請的口吻笑道:「那麼,到時候是不是可以麻煩你約大國主命一起來呢?我也很想和他認識認識。」
 
    小小的國津神驚訝地停步,然後用未曾有過的靦腆微笑回道:「……嗯,是可以考慮啦,我再找時間問他看看吧。」
 
    少彥名命踩著輕快的步伐和天使長與蠅王一同朝餐廳走去。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