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el's Cube

關於部落格
食記與半原創神魔故事填塞處
  • 47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調戲有】午休騷擾

 最近發生很多讓人發神經的事,心情很複雜又感到沒必要。不過~還是~
任性的出了這篇。

追星就追星吧,沒人規定要怎麼樣相信或喜歡神話角色才是正確的方式。
我只能用這種蠢蠢的方式愛著祂們。







午休騷擾


 
    
   剛從午睡中醒來,別西卜發現自己的肚子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著。抬頭一瞧,只見仰躺的肚腹上多了一團暖暖的灰白條紋的毛球,蜷起的小身體還起伏著熟睡的呼吸。
 
    「這啥?」蠅王嘟噥著定睛細看,不懂哪來的大膽野貓,竟敢堂而皇之的把暴食魔王別西卜的肚子當成床睡得這麼舒服。他轉頭張望房間四周,該不會又是芙蕾雅的哪隻寶貝貓溜出來,從陽臺闖進他們的公寓吧?鄰居的貓擅自進來,不是第一次發生,但多半只在陽臺上逛個兩圈,沒多久又踅回去。這回跑來房間睡他肚皮,卻是破天荒頭一遭。別西卜晃了晃身體,肚子上的貓咪跟著搖晃兩下,照睡不誤。

    「起床!午休時間結束啦!」蠅王生氣地伸爪戳戳那團毛球,牠才總算微微蠕動,慢吞吞的抬起頭,慢吞吞的轉向這邊──緊瞇的眼睛幾乎沒睜開,一臉迷迷糊糊,好像隨時會再倒回夢鄉。
 
    別西卜伸爪又戳了貓一下,「給我起來!笨貓!好大的膽子,沒經過本魔王同意就擅自拿我的肚皮當睡床!還不快給我滾!」
 
    貓打了個呵欠,慵懶地張開雙眼,淺黃的眼眸看不出有沒有對焦,這樣看著眼前不爽又不耐煩的大蒼蠅臉一會兒,然後──重新倒回別西卜肚皮上,彷彿對這張肉體睡床很滿意似地,還使勁地蹭了又蹭。
 
    蠅王一骨碌從床上蹦起來,順勢揪住貓的脖子往床邊一放,終於把這不速之客從混沌的睡意中揪醒。牠站在床邊,先是一臉不知所措,接著馬上圓睜怒眼瞪著別西卜那對比自己的頭還大上好幾倍的血紅複眼,帶咆嘯的喵喵叫表達被打擾午睡的不滿。
 
    「誰理你,」別西卜毫不客氣的瞪回去,眼前的貓毫無懼色。「不愧是芙蕾雅那個任性女人養出來的毛小鬼齁,有夠大牌!沒把你直接從窗外扔出去就要感激我大恩大德了!」
 
    貓咪怒喵了一聲,還在生氣對峙時,就被一雙泛著銀白金屬光澤的手臂從背後抱起來,揣在懷裡。
 
    「以前好像沒看過你呢……」梅塔特隆自顧自對懷裡抱著正在不死心掙扎的貓說道:「第一次來我們家嗎?」
 
    「何必管這隻白目貓是不是初光臨咱家?」蠅王爬下床,繼續不甘示弱地狠瞪那隻灰白貓,「跟芙蕾雅講過多少次了,管管她的毛小鬼!上次她那隻寶貝紅貓偷溜出門闖去奧賽利斯的審判廳還被阿米特吃掉,是沒有學到教訓嗎?不負責任的任性女人!要是這隻貓在咱家出個什麼三長兩短,不被她死纏爛打到崩潰才怪!」
 
    還在氣頭上的貓咪張口狠咬梅塔特隆抓著牠的手,啃了幾下發現自己在自取其辱,才滿心不甘願地就範,不再掙扎,只有一張臭臉還瞪著別西卜不放。天使長聳聳肩,道:「你繼續睡吧,我帶牠回去找芙蕾雅,再順便向她提醒一下。」說完抱著貓轉身出了室友的房間。
 
    「睡不著啦!」蠅王深深地哼了聲,仰躺倒回床上,被方才一陣折騰,睡意不再,就這樣默默地瞪著頭頂的天花板發呆,直到梅塔特隆回來的開門聲響起,才側身換個姿勢,繼續同樣的發呆狀態。
 
    他靜靜等著,聽見室友走進房間的腳步聲,馬上翻回原本的仰臥姿態,從床上斜眼瞧向默然站在床邊看著自己的對方。
 
    「如何?她說什麼?」
 
    「和上次差不多,」梅塔特隆說,直接在床邊坐下,高聳銀翼的羽毛古怪而不自然地垂鋪在皺巴巴的床單上。「她跟我保證同樣的事不會再發生,嗯……再上一次也是這樣說。」他停頓,接著道:「算了吧,我們都知道關於貓的事情上,芙蕾雅有多隨性和雙重標準,解釋再多次也……以後盡量防著別讓她的貓再跑進來就是了。」
 
    「真消極,」蠅王嘟噥著,視線仍仰望天花板,「應該要跟公寓管委會反映這件事才對。」
 
    「別西卜,不只我們,其他住戶也反映過很多次了,」天使長輕聲嘆氣,「她收斂沒多久又會故態復萌。」
 
    「嗚啊啊啊啊啊啊~不管了,反正我的午休已經泡湯了,講那些都沒用,換個好玩一點的。」別西卜在床上滾了一圈,又滾回來,浮著骷髏頭圖案的翅膀都被壓皺了。這回,他的血紅複眼充滿期待地望向梅塔特隆,爪子意有所指地在肚皮上邀請性的拍了拍。
 
    天使長嗤地輕笑,「真是的,不能忍受貓睡在你肚子上,卻還……」他伸手放上蠅王圓凸的肚腹,銀白金屬手指輕柔地來回撫觸。室友的肚子看似圓滾,摸起來其實頗有彈性和韌性,腹間的環節整齊而精美,有一種讓人安心的可愛。別西卜滿足地長嘆一聲,「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嘛,給人摸肚子比被人睡肚子舒服太多了,嘿嘿。」
 
    梅塔特隆不禁揚了揚眉,「到底是誰比較像貓呢……不陪你玩了,我還有事要忙。」他抽回手,才要站起來,另一隻扶在床邊的手就被別西卜拉住。
 
    蠅王吃吃笑道:「急什麼,你幫我摸肚子,我還沒給你回禮呢。」
 
    「這種事還需要什麼回禮,別──」天使長懶得再和室友攪和,才要抽開手,從身後翅膀突然襲上的被觸感刺激得他不由得悚然一震。
 
    「你──」梅塔特隆竭力忍著顫抖的衝動,幾乎是惱怒地一字一句從齒間吐出:「不要趁機做這種事──嘖!」
 
    別西卜伸長了爪子,開心但也小心翼翼地輕撫室友那泛著珍珠白色澤的羽翼,「平常都不給我碰你的羽毛,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偷襲了,怎麼能錯過呢?」他停住,爪子只是輕輕放在梅塔特隆的翅膀上,不再動作,好讓對方有平復感覺的空檔。天使長深深吸了口氣,總算控制住那強烈的忐忑,沉默片刻後,只丟了簡短一句:「……所以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沒怎樣,別緊張。」蠅王的語調輕盈得像在哼歌,「以前一直很好奇,你的羽毛摸起來是什麼感覺……以為是尖銳又鋒利的,會割傷人,所以總是不肯給人碰。」
當然一方面那裡也是室友身體的敏感雷區,平常根本沒機會偷渡。
 
    對方沒答腔。別西卜自顧自笑了笑,繼續說:「可是呢,實際上,你的羽毛又輕又柔,又好溫暖,跟外表的樣子差好多啊。」
 
    梅塔特隆冷著臉回盯室友,「……你的肚子看起來和摸起來倒是差不多。」
 
    蠅王又笑了,把爪子從對方翅膀上抽回去。「那……喜歡嗎?」
 
    「不討厭。」天使長暗自鬆口氣,拍了拍別西卜的肚子,站起身。「待會有事要出門一趟,有什麼晚餐材料需要順便去超市買的嗎?」
 
    蠅王翻身想了想。
 
    「冰箱還有菜,夠吃。」他像想起什麼,不懷好意的邪笑:「買兩盒Pocky棒回來就好。」
 
    「……」梅塔特隆很認真地評估別西卜要求的內容,道:「我以為你說過不會想再拉我去玩Pocky Game了。」
 
    「那時候是那時候,現在我改變主意了。」蠅王又翻個身,終於從床上蹦起來。「生活總要多點樂趣,就當作是開發彼此的不可思議潛能吧!就玩一下嘛~」
 
    恥力遊戲算什麼開發潛能……天使長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那這次買草莓口味的吧,」他一臉認真地說:「超市現在有做特價。」
 
    「蛤……蛤?只是因為特價!?」
 
    「不然呢?」
 
    「呃……」別西卜搔搔頭,「沒事,那就買草莓的吧。」算了,反正明天Pocky日派得上用場就好,他這樣想道。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